womany 編按:
9月28日,香港佔中運動遭受殘酷的煙霧彈、塑膠子彈、水波彈攻擊,CNN、BBC、法新社都報導了,但是多數的台灣傳統媒體沈默了。我們在怕什麼?不聞不聽不看不報導,我們就能相信我們還活在相安無事的世界?女人迷的駐站作者 Charles tsai 想要問問我們,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香港人不要假普選的「袋住先」,那台灣人你從美夢的世界裡醒來了嗎?(推薦閱讀:何韻詩:「香港正亂,而我想回家了」

 

深夜1:44分,看著香港的新聞,卻一點倦意也沒有,記得上一次這樣應該是在上次學運攻進行政院那晚,守著電視一夜難眠。(推薦閱讀:一夜不眠的台灣憤慨:反服貿黑箱的現場直擊

這次想做點什麼,但好像又更無力了一點,於是看著網路上人們的訊息,看見了一個大學好友的狀態,他現在正在美國唸書,因為臉長長的有個小戽斗,所以我們都叫他香蕉,大學的時候他也是個積極參與學生社團活動的人,他是 AIESEC 會長,同時卻也是學生會的權益部長,身兼多職,當初同在學生會的我們來說,他是個好朋友兼好戰友,前幾天他正好路過香港,於是寫下了這段文字。


8/31,我在香港。

那天,北京宣布特首選舉辦法,先篩選候選人再普選,形同「假選舉」。北京自80年代承諾推動「民主治港」,一場假選舉,背叛港人30年來的期待。那天,三子佔中,香港進入「抗命時代」。

那天,我整晚在看新聞。其實,過去一直不在乎香港民主,早就百分百中國管轄了,還能爭什麼。服貿事件時,老有人提「台灣不要成為下一個香港」,我也深表不以為然,港人的不滿在陸人過多造成生活水品下降,服貿議題又不是開放陸客,如何相提並論。

更遑論香港也獲得大陸所帶經濟利益,對吧?而上海崛起衝擊香港,陸資致房價上升,都是市場原理,與大陸何干。何況,沒了大陸,香港經濟還有什麼?何況,同我大陸友人所說,香港就是觀光購物和金融中心而已。

8/31,我在香港,近距離重看佔中、重看香港。港不是只有上中環、蘭桂芳與迪士尼,還有最老街區市場的深水埗、平民夜總會的油麻地廟街、旺角、金魚街、花墟道、古董街、鳥市,還有紅綠交叉的招牌、王家衛電影場景、走街串巷的小販、陳果恐怖片中的橋底打小人、橫竄的 taxi 與紅 van。

港人冷漠,甚至冷傲?但英國統治讓民主法治素養深埋血中,改變、不滿與失望讓冷漠的港人開始發聲,無論是理性與非理性的。而聲音也有正反,站在香港街頭,會發現更多的是和平投票與反對佔中標語,多是工商團體贊助,不意外,企業多因經濟因素親中, 唯一例外的老闆是黎智英,不過他上週被廉政公署約談了

有沒有似曾相識,救民主和救經濟,雙方各持立場。檢調在敏感時刻出手調查,忽然想到奇美許文龍因深綠被陸逼下台的事。還有文化入侵、陸資、經濟讓利拉攏、房價高漲。

然後有一天,如果統一了,對岸也會認為台灣只是一個有101、日月潭和阿里山的觀光小島,當我們出聲時,他們會如對港人所說:「經濟都靠我們,還吵什麼吵。」(推薦閱讀:台灣要更好,大陸不會是唯一的解答

8/31,我在香港。忽然,覺得香港好親暱。

我相信台灣主權獨立,但也認為兩岸或終將統一,只是發生在大陸真正民主化那天,可能百年千年後。其實,無論港民選出哪個特首,早就不可能違背北京的大方向了。如果大陸在處理一個相對簡單的香港問題,都選擇背棄諾言的強硬手段,那麼台灣人,該如何面對大陸。

我在香港看了本獨立雜誌,都不知香港還有獨立雜誌,以為只有壹周刊。移民香港的張鐵志對港人說:「你們知道嗎?你們熱愛的這個台灣,更多台灣年輕人無奈地覺得這是個鬼島。然而,台灣真正美好之處,在於我們正努力著讓這個鬼島成為美麗之島。」(同場加映:台灣不是鬼島,是值得守護的寶島

今天,請大家支持香港,香港正身處抵抗時代墜落的鋒線。如果,香港的民主墜落了,坦克車開進香港了,沒了鋒線的抵防,下一個就是台灣。

by Justin Kuo


嘿!台灣人,我不知道現在的你怎麼想,但我支持香港。看著香港現在發生的一切,突然覺得台灣政府之前的水槍攻擊以及強行架離還真的相對溫和許多,那就是因為我們現在還能捍衛那僅存的一點點民主與法制,而無法讓政府那般的恣意妄為。

 

嘿!台灣人,現在你們想像中美好的,那所謂的一國兩制,血淋淋就在你面前發生,那是漸進的,是一種循序漸進的蠶食。你以為的那種經濟蓬勃發展,用的是自由換來的,而那所謂經濟蓬勃發展的受益者,也不會是你,是掌權者與富者,因為他們反而擁有更多自由,給你希望的種子,但收成的不會是你。(同場加映:殺死台灣的不是絕望,而是希望


圖片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OccupyCentral

嘿!台灣人,你醒了嗎?是還沒醒,還是不想醒,繼續自己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