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夜依舊繁忙。鬧區穿梭來去的人潮如織,即使已是下班時間,襯衫漿直套裝整齊的上班族,快速的腳步沒有任何疑惑,離去迅速與趕打卡上班似乎並無不同,城市的步調那麼快,急促得彷彿容不下一絲猶疑,如果有一個地方可以讓人坐下來好好吃點東西、說些話,享受片刻的悠閒、或者與朋友相聚的時光,那該有多好。

 

在一整天上班累積的疲憊中,晚飯後日本人總習慣三三兩兩來到熟悉的居酒屋,與朋友喝點小酒,聊聊近況,甚至縱聲大笑──把壓力啊疲倦啊一次通通用力釋放。近年來,日式居酒屋紛紛在台北亮起招牌,讓這份放鬆的感覺漸漸瀰漫開來,試圖感染這個太過忙碌的城市。


 

像家的感覺

 

樂利路一隅,溫暖的黃光照亮了北村家くるみ小料理屋的店門,喧鬧的小店裡,日文與中文夾雜著出現,店員親切地引客人進門,戴著草帽、蓄著小鬍子、圍著圍裙的北村老闆造型十足日式風味,嘴裡一口流利的中 文卻令人驚豔,或許你會覺得似乎在哪看過他,這可不是巧合,北村老闆其實是個演員,曾出現在許多偶像劇與廣告中,2009 年更執導劇情長片《愛你一萬年》,來往廚房、吧台、外場,一樓、地下室不停忙進忙出的他,每天親自在外場服務,殷勤的態度,為的就是一份像家的感覺。

 

營造家的感覺對老闆北村豐晴而言可不僅僅是口號而已,來自日本的他,可真的是幾乎把整個家都搬過 來了,居住台北十三年,北村老闆在此娶妻生子、落地生根,北村家更是顧名思義,是由北村爸爸、北村媽媽和兒子北村豐晴三個人共同撐起的一片天,在日本滋賀 縣高爾夫俱樂部工作四十年的廚師北村爸爸,負責北村家大大小小的菜餚,北村媽媽每天的四樣愛心小缽更是每位客人桌上少不了的家常小菜,兩位六十幾歲的老人 家從日本迢迢來台,與兒子一起經營這家小居酒屋,店裡頭一會兒忙接電話、一會兒招呼客人的北村豐晴,忙碌的身影更讓人心頭泛起一股暖意。


 

跋山涉水來開店

 

和日本的爸媽提起來台灣開店的事情是好幾年前北村老闆結婚時的事了,當時顯得意興闌珊的爸媽,沒想到半年後卻認真盤算了起來,彼時北村老闆早已把這件事拋在腦後,聽到時著實嚇了一跳,從日本到台灣的跨海搬家工程確是一件難事,放下過去熟悉的一切,來到全新的未知國度,把知賀縣的舊宅出租,移居來台的北村爸爸媽媽等於沒有家了,決心背後藏著莫大的勇氣, 想著就令人肅然起敬。

 

2009 年底《愛你一萬年》才剛殺青,一月爸爸媽媽就來到台灣,還找不到店面時,家裡每天是爸爸、媽媽、北村老闆與老婆四個大人對坐,應該要帶爸媽到處吃喝,四個 人卻都沒有工作,好像也不太能盡情玩樂,一下子壓力全落到北村老闆身上,幸好找到了現在這個地方,開啟了北村努力將想像化為現實的籌備時光。


 

雖然對父親的料理有著深厚的信心,但準備期間北村老闆也曾擔心反應不如預期,幸好開幕後客人的喜愛證明了這只是無謂的煩惱。為了做出美味的料理,北村爸爸即 使一天忙碌十二小時也從不喊累,或許,對已屆退休年齡的他而言,做菜不只是一份賴以維生的工作,早已融入生活之中,成為生命的一部分。每逢星期二公休時, 北村爸爸依然沒有休息,總是早早來到北村家的廚房,開火準備接著幾天要端上桌的菜餚,對於丈夫一頭埋進廚房的投入,北村媽媽笑著說:「不理他沒關係。」北 村老闆說,廚房就是爸爸的城堡,有他坐鎮其中,一切都沒問題。

 

豐富多變的菜色

 

這份全心全意專注在料理上的熱情,除了表現於工作的殷勤,更反應在菜單上,北村家在不定期更換菜色的固定菜單外,每天還有隨當日食材變化的本日菜單,而為了讓客人安心,即使是本日菜單也會將價格標示清 楚,點菜時不必擔心超出預算。為了這多變的菜色,廚房的冰箱已比開店時多了四台,每逢星期二店休,北村一家便外出吃飯尋找靈感,菜單版圖亦隨之蔓延擴張, 令來客每來必能嘗鮮。


 

作為「和風洋食」的代表,北村家的正宗日式紅酒燉牛肉半熟歐姆飯醬汁濃郁道地,這日本隨處可見的歐姆蛋飯做起來卻不簡單,除了嚴選新鮮的蛋和軟嫩多汁的牛肉外,醬汁的調配更是費盡心思,連續燉煮好幾天才完成,歐姆蛋的熟度恰如其分,似乎快要融成蛋汁流下來的表面,有著滑嫩的口感,加上顆粒飽滿的白飯,身為北村家菜單上少見的澱粉類主食,是店裡最受歡迎的單品之一。


 

明太子愛上透抽顧名思義便是新鮮的透抽與明太子的組合,明太子本身的鹹味與透抽的鮮甜完美結合,媽媽的愛心小缽多是下飯的小菜,我們吃到的山藥秋葵、醃茄 子、皇宮菜、涼拌蓮藕,口味都清爽得讓人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北村老闆看著我們滿足的表情,還開玩笑地問:「是不是很想來碗白飯呢?」原來北村家是不提供 白飯單點的,想來碗白飯配配可得在裡頭工作才吃得到。


 

還是想「回台灣」

在台灣生活的十多年中,北村老闆對這塊土地的愛是逐漸萌生的,並非一見鍾情的火熱,然而在相處與磨合之中,台灣成了一個「跟我很合的地方」,問及原因,北村老闆也只是搔搔頭:「不知道是我變了,還是台 灣變了,現在即使想去大陸阿、日本拍戲,可是最後說要『回去』,就是想要回去台灣。」

 

有時候緣份太奇妙,誤打誤撞的,也就定了下來,生活在台北,對北村老闆而言最美好的一件事,就是 在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人一起吃飯、喝酒、天南地北地聊天,對他來說,晚餐和酒是分不開的,喝酒的習慣已融合進每日的生活之中,尤其星期二店休,和家人朋友坐下來分享生活的種種,讓他感到放鬆而自在,在每日如工蜂般地穿梭巡弋、辛勤工作中,這個城市已然漸漸屬於自己,變成家鄉。

 

城市的風情總是相似,川流不息的道路上永遠不缺忙碌的身影點綴,比起北村老闆曾待過的大阪與東京,台北是小了點,卻也親切近人了點,東京地鐵電車網繁複如蛛網,待上幾年都還不一定能全摸得清楚,大站如新宿更是一站可比一個微型城市,什麼都有,卻讓 人不免迷失其中,連和朋友相約都可能找不到對方,反倒在台北無論去哪,大多半小時內就能抵達目的地,更常常遇到朋友,讓本來給人疏離印象的都市變得溫暖起來。

 

像是一盞等待遊子回家的小燈,在夜裡每日殷殷點起,因為生活裡留時間與家人朋友一起吃飯聊天是如此重要,北村家為台北築起一方小小的溫煦,與人們分享日式家常的溫馨與愜意。


 

北村家
地址:台北市樂利路17號
電話:0929-200-518

 


文字:曹曼資(BIOS 編輯部)
攝影:趙永寧(BIOS 編輯部)

本文轉載自 BIOS Month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