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價值是什麼、我為什麼而在這裡勞心勞力?你是否也曾這麼想。人生總有困頓的時候、那些連我們都對自己陌生的時候該如何面對?聽聽女人迷新加入的海外特派記者 黃雨傘 與我們分享在孤身立命的國外,如何更堅定自己的意志、往理想前進。(同場加映:國際志工教我的事:怎麼走,都不該錯過自己的人生


圖片來源:來源

「到底我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我這麼不喜歡這個地方?明明之前去這麼多地方一個人自助旅行都沒有問題,來這裡住卻會有問題?」我邊哭著邊凹著嘴跟 D 訴苦。(同場加映:

「這件事本來就不容易,每個人都經歷過自己偷偷哭的時期,不是只有妳會難過。」他雙臂展開,示意要給我一個擁抱,我的眼淚和鼻水現在都黏在他的橘色上衣上。

「可是為什麼我認識的這些搬來矽谷的男生都不會難過?」

「他們一定都有啊!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為什麼男生做得到,我做不到?」我繼續哭喪著臉說著,鼻水像尼加拉瓜大瀑布一樣流個不停。

我這才體認到,原來搬來矽谷工作不是兒戲,不是一場說走就走的輕旅行,不是向爸爸媽媽報備「爸媽我自己會注意安全,很快就回來唷!」就可以解決的三言兩語。我是真真正正在這裡。(推薦你看:

放眼望去這裡盡是工業區、商辦廣場、集合住宅、公寓大廈還有讓車子可以開到70、80公里的快速道路。沒有必須靠右的捷運電梯、沒有彰化肉圓、沒有24小時的誠品書店、沒有辣妹都穿短裙露腰露胸的 Club Mist 或是 Luxy、沒有隨招隨停的小黃,沒有我必須要排隊才能買到的 Kreme Crispy,沒有即興演出闖紅燈戲碼的汽機車。這裡是美國,只有兩百到三百年歷史的美國。有很多印度人,卻沒有印度廟;有很多華人,卻沒有觀音寺;有很多歐洲移民,卻沒有哥德式大教堂。(同場加映:

我覺得這裡的人活得好寂寞,寂寞到空氣都是苦的。


圖片來源:來源

「這裡真的好無聊!」我開始放聲大哭,臉上的妝全部都花了,鼻頭被我哭得又紅又腫,現在的我看起來活像一頭聖誕節麋鹿。

禮拜五的晚上,妳可以去庫比提諾吃小肥羊或是台式熱炒,可以幫自己貼附濃密的假睫毛、扮成台北東區辣妹去舊金山市區的夜店小酌,也可以不施脂粉穿著邋塌去聖荷西市中心的酒吧和朋友敘舊,可是不論妳再怎麼努力,妳都不會屬於這裡。對我而言,2014年在這裡生活的移民,和100多年前懷抱著淘金夢飄洋過海的移工一樣,都是為了讓原生家庭的經濟基礎獲得改善,或抱著不回去舊社會的決心努力將自己在異地安頓下來。(同場加映:

我也不例外,擁抱一個務實的淘金夢,只為了以後能買得起一間給自己住的房子,和妹妹一起經營一個事業。

「為什麼這麼難?明明我可以高空彈跳、可以高空跳傘、可以玩水肺潛水、可以在陌生的國度自助旅行,一個人搭船從這個島到下個島、可以不穿救生衣就在海上浮潛被鯊魚追、可以孤身一人被叫進海關室質詢都不害怕?為什麼只是生活在這裡,每天好好睡覺、好好工作、記得吃早餐、照顧好自己不要感冒、開車注意安全這麼簡單的事我卻做不到?」這裡的生活一度讓我快要窒息。(推薦閱讀:

我的朋友只是靜靜地聽著我哭,大概是我太難過了,情緒在無意間感染到他,他的表情也露出一絲憂愁,趁著我吸鼻子的空檔,他娓娓地跟我道來美國的歷史。

「妳覺得這裡沒有歷史、沒有文化,是因為妳待在這裡的時間還不夠長。」

我愣了一下,想了幾秒後說:「好像是這樣沒錯,畢竟我飛來飛去的。」

「對啊,妳停留的時間都不夠久,友誼也很難好好建立。」

他的直白讓我哭得更慘了,年初到現在因為種種原因,導致我不能夠順利安頓下來,和人之間好不容易剛建立起來的連結,也因為空間、時間不斷錯置以及自己的死愛面子和無聊自尊而輕易消逝。身分的飄移和對未來的不確定感,讓我更害怕對他人產生感情,染上「依附恐懼症」,經常冷淡處理他人的好意和關心,無形之間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別人。(延伸閱讀:

我的工作、感情、論文在這一刻全都敗得一蹋塗地。我的人生從來沒有這麼混亂過。

「你看看現在的我,什麼都做不好。工作處理不好、論文寫不完、又交不到男朋友...嗚...」我的挫折感讓我情緒徹底崩潰,再哭下去我的臥蠶就要變成一顆蠶豆了。

他拍拍我的肩。「妳只需要承認這件事並不簡單,而妳已經很勇敢了,一個人來這裡,從有到無,這件事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做。」我的朋友在三年前也是隻身從加拿大到台灣求學,他承認那時的他也有些脆弱的時刻。「妳為什麼非得要這麼堅強呢?」

認識我很久的人都知道,我的牛脾氣是不允許自己脆弱的,可是現在這個時候,我不得不和自己的脆弱認輸,讓它知道我的渺小。(延伸閱讀:

「我牆這麼高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倒吸了一口氣,準備把自己滿腹的委屈傾洩而出。

我朋友點點頭,「這我很早就跟妳說過了,妳牆究竟為什麼要這麼高呢?」

「從小到大我的功課就很好,又是整個家族裡最年長的,每個人都在盯著我看,看我有什麼表現,能當怎麼樣的模範,我的工作、我的學歷、我的感情,每個人都在看我,我不能失敗!」

說完的瞬間我突然豁然開朗,原來之所以難過,不是因為對未來的不確定感,不是因為感情交白卷,而是自己深深「怕輸」的心理。但是又有誰可以有權決定他人的「不能失敗」呢?(延伸閱讀:

從來為難我的都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在這個要求快速成功的社會裡——教妳30歲前如何累積到第一桶金、25歲以後該學會的20件事、35歲當上財富500大企業的 CEO。當今社會裡,我們已經不容許「匱乏」,只允許「更好」。為什麼我就不能給自己多一點的時間呢?[1]

不管失敗或成功,人生一定沒有白走的路,就像影集 How I met your mother 裡有一句台詞是這樣說的:

妳生命中的重大時刻並不總是源自於妳所做的事,也有可能妳不做什麼,它們也就這樣發生在妳身上了。不是說妳無法採取行動來影響妳生命裡的結果,妳必須有所動作,妳也會這麼做。千萬不要忘記,在任何時刻,妳可以踏出妳家那道前門,將生活徹底改變一番。妳瞧,宇宙它有一個計劃,且這個計畫正在進行當中。一隻蝴蝶振翅,天就開始下雨。這個想法聽起來很可怕但卻有它的美妙之處。這個機制裡的每個環節都持續運作著,以確定妳最終會在妳應該身處的地方。(同場加映:選擇與承擔,你的人生想要爬樓梯還是爬樹?

The great moments of your life won’t necessarily be the things you do; they’ll also be the things that happen to you. Now, I’m not saying you can’t take action to affect the outcome of your life, you have to take action, and you will. But never forget that on any day, you can step out the front door and your whole life can change forever. You see, the universe has a plan kids, and that plan is always in motion. A butterfly flaps its wings, and it starts to rain. It’s a scary thought but it’s also kind of wonderful. All these little parts of the machine constantly working, making sure that you end up exactly where you’re supposed to be, exactly when you’re supposed to be there.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在對的地方、對的時刻,妳會在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