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21世紀資本論 》一書的法國經濟學家作者皮凱提 Piketty 訪台曾對台灣的低薪感到相當吃驚,忍不住問 GDP 成長都到哪裡去了。這一點,台灣人感觸很深,現在我們處於「資本所得大於勞動所得」的時代,似乎對於未來少了很多努力的目標,而這樣的現象也反映在目前臺北市長選戰,我們「厭惡權貴」的現象。來聽聽財經主播呂若潔怎麼看!(推薦閱讀:為什麼台灣留不住人才?

晚上九點鐘,播完「財經八點檔」下棚,照例重新打開電腦,瀏覽一下最新新聞,也準備明日的節目內容就在此時,一個有趣的標題跳出來吸引了我:「勝文餓壞了!買麵包吃胡椒餅補體力!」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連勝文吃胡椒餅」勾起了我的好奇...點開影片,原來是連公子不顧形象的大啃胡椒餅,因為從早到晚的拜票讓他連午餐都沒吃!

其 實,像這樣忙到沒時間吃午餐的場景,一定發生過在你我的人生裡,很餓很忙的時候,我還曾經在回公司的採訪車上,一邊吃便當一邊趕稿子!但為什麼,連公子吃胡椒餅的景象,居然可以變成新聞點呢?我在猜,「因為太餓在路邊吃胡椒餅」這樣的行為,實在太不權貴了,因此莫名的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反差感,勾起了大家想看熱鬧的心

更妙的是,一直對於選舉相當冷感的我,居然也開始關注起這一次的台北市長大選最關注的是,這一次台北市長大選的氣氛和焦點,和以往的每一次,都截然不同!以往主要拚藍綠的色彩,這一次如此的褪色,越到選舉後期,反而越演變成一股「中產階級對抗天生權貴的氛圍,真妙!

連勝文陣營想要把墨綠的標籤,貼在柯文哲身上,但是被柯P一句話轟回去;但是貼在連勝文身上「權貴」的印記,卻彷如刺青一樣,怎麼都擺脫不掉,甚至有越描越黑的趨勢以年輕人為主體的網路世界中,奚落連勝文的聲浪一面倒。(推薦閱讀:女人大聲問!連勝文和柯文哲政見都沒提到的五件事

為什麼?大家真的這麼恨連勝文嗎?還是恨他背後代表的權貴世界?我忍不住思考,為什麼不過過了四年,中產階級對於權貴,會如此的憤怒?

我在《21世紀資本論》這本書中,有了體會原來我們這個時代的相對論,就是資本所得大於勞動所得,簡單的說,就是你投資一間房子賺的錢,可能會比你辛苦工作十年賺得還要多!《21世紀資本論》的作者皮凱提 Tomas Piketty 說,全球貧富差距的戰爭,實際上就在於資本所得經濟(勞動)所得的差距,不斷加大;透過資本所得的財富不斷上升,但是透過勞動所得的收入不斷下降,這也正是台灣社會的現況尤其台灣的低薪和高房價,讓這位紅遍全球的經濟學家非常訝異。(同場加映:台灣人,為什麼這麼忙?

但是皮凱提的《21世紀資本論》中也提出警告:如果政府放任市場自由運作,或是採用像現在許多國家的「小政府」施政,那麼三、四十年後社會上將近九成的資本都會集中在最富有的百分之十富豪手中。長此以往,社會終將因為財富與所得分配太過不而產生動亂。

回頭看看台灣上班族的薪水之低,倒退回14年前的水準,網路上「如果你年輕又有才華,千萬不要留在台北」成為熱門文章;台灣的年輕人不敢期待機會,不敢期待加薪,生活中的小小快樂只剩下小確幸,這不是台灣年輕人不思長進,而是大時代環境的不公平我曾經到上海採訪關於「人才外流」的專題,訪問了一位剛畢業上班的上海姑娘,我問她,你期待五年後的你,薪水能夠增加多少?她眼睛裡發著光,想都不想回答的我,至少翻倍吧!同樣是年輕人的你,敢這樣期望嗎?(推薦閱讀:親愛的爸爸媽媽,我們眼中的幸福跟你們想得不一樣

同一時間,台灣的房價之高,即使是年薪百萬的人,在台北市也買不起 30 坪的公寓!台北的房價所得比,超越了日本東京、南韓首爾,還一度超越了香港,成為全世界最誇張的貴,台北人要不吃不喝將近15年,才買得起一間房有一段對話讓我印象深刻:我曾經和一位在高科技公司任職的七年級工程師朋友聊過,他感慨的說,他年薪兩百多萬,但是連他都沒辦法靠自己在台北市買個像樣的房,其他人該怎麼辦?如今這位朋友已經遠走美國創業

以上,都是我們的父母的世代,不曾發生過的事,不是我們不努力,而是在變本加厲的資本主義之下,拚搏不如拚爹

也因此,這一次連勝文出來選,要延續連家的政治香火,剛好成為沸騰的民怨出口,似乎也不令人意外了在如今的資本體制之下,無論是資本財富或是人脈,都可以世襲,但是選民的選票不行我想,很多年輕人怨嘆生錯時代,但對於連勝文來說,我覺得他並不壞,可能選錯時代了吧?(同場加映:台灣最被浪費的貴重資源:富二代

(ps. 以上個人意見只是對於本次選戰觀察,不涉及藍綠立場,也不代表電視台立場。)


作者若潔攝於非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