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你對「第一夫人」的想像是什麼呢?溫柔體貼、氣質出眾、擅於交際、不能掩蓋丈夫風采?女人迷在帶大家看過了歐美女性政治現況韓國首位女總統之後,我們想介紹一位很不一樣的第一夫人給你!這位第一夫人也從事政治工作,擔任了國會的議員,而且問政風格辛辣,要求媒體稱自己為「第一公民」而不是「第一夫人」,而且她極度熱愛打扮!即使政治工作再怎麼辛苦,也對外表絕不妥協,最後她甚至接替了丈夫,自己擔任了總統,她是阿根廷第一位民選女總統---克里斯蒂娜,跟女人迷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同場加映:柯夢波丹主編:女生可以談論睫毛膏,當然也可以談論中東情勢

這是一位注定沐浴在鎂光燈下的女性:她的裝扮,耀眼如同好萊塢明星,幾乎不穿灰黑白套裝,愛穿設計師品牌服飾,偏愛色彩鮮艷的短裙和高跟鞋,再搭配上奢華的首飾與閃亮的棕色長髮,還堅持天天更換鞋款、不同場合要化不同的妝,她的年紀已經超過六十歲,歲月的痕跡卻沒有抹去她喜愛打扮的心。但在政治上,她卻與外表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印象,政治手段以強硬聞名,即使面對全國反對聲浪不斷,也依舊堅持大刀闊斧實行改革,稱「妥協」字眼不存在於她的執政方針中。

《富比士》雜誌「全球百大最具影響力的女性」排名中,她位居第十三、英國《衛報》將她列入全球「最具時尚感」領導人前十、美國《時代》周刊稱她是「二十一世紀的貝隆夫人」。

她就是克里斯蒂娜·費南德茲·德基什內爾,阿根廷第一位民選女性總統。

企鵝夫婦一起創造阿根廷經濟奇蹟


(圖片來源:來源

 2007年阿根廷總統大選,代表執政黨聯盟參選的現任總統基什內爾夫人克里斯蒂娜以44%的得票率在首輪投票中輕鬆勝出,成為阿根廷歷史上首位民選女總統,接替丈夫基什內爾成為阿根廷新一任總統。而她的丈夫,則在任期結束之後由總統變成克里斯蒂娜的「第一先生」。 

克里斯蒂娜的政治生涯與丈夫基什內爾緊緊綁在一起,兩人互相扶持,走過風風雨雨,因而被稱為「企鵝夫婦」。克里斯蒂娜於1953年出生在阿根廷的一個普通平民家庭,受父母熱衷政治的影響,她從小就對政治感興趣。她與基什內爾相識於拉普拉塔大學,兩人同樣主修法律,因為當年克里斯蒂娜喜歡與男同學辯論政治問題,引來基什內爾的傾慕,兩人相識六個月後便結婚。婚後克里斯蒂娜與丈夫一同從事法律工作 ,但對國家仍難忘抱負的兩人仍在三十歲時先後走入政治生涯,而克里斯蒂娜四十二歲時以60%得票率,高票當選聯邦議會參議員,邁向全國政壇,比丈夫還早一步介入全國性政治事務,在丈夫登上總統寶座前,她早就是叱吒政壇的風雲人物。(你也會喜歡:他們二十幾歲在做什麼?偷看世界九大領導人的年輕歲月

2003年隨著基什內爾在阿根廷經濟危機的緊要關頭就任總統,克里斯蒂娜成為第一夫人。但她並不願意僅以第一夫人的形象支持基什內爾,而選擇以原先國會參議員的身份成為丈夫最忠實的擁護者,每當有人對基什內爾政府橫加指責時,她總是第一個站出來維護被她稱為「我這一生最重要伴侶」的丈夫。

她打擊反對勢力時總是條理清晰、氣勢驚人,犀利的言詞總使諸多男議員甘拜下風,外界很快就意識到,她已經成為玫瑰宮裡重要的幕後力量,克里斯蒂娜不必靠枕邊的溫言軟語來影響總統,而是直接坐在總統的會議室裡,出席最高層的決策討論。

基什內爾執政期間,阿根廷經濟逐漸走出自2001年爆發經濟危機以來的低谷,經濟增長率連續4年超過8%,成為西半球經濟成長最快速的國家。很多人將經濟復甦歸功於基什內爾的「首席顧問」克里斯蒂娜,因此在基什內爾宣布不準備連任,改由克里斯蒂娜參選總統後,這位與丈夫共同創造了阿根廷「中國般發展速度」的第一夫人獲得了廣大的支持,尤其是各省貧困階層和工人階級的選民,更是對克里斯蒂娜抱持著強烈的好感,期待新總統能持續穩定地使失業率下降、控制通貨膨脹,讓人民的幸福感更為提升。

不甘只做第一夫人,堅持做自己的主角

當代著名女權主義者傑曼·格雷爾曾寫過:「第一夫人,就是站在西裝革履的領導人身邊,穿著裙裝,足蹬高跟鞋,唇上抹著口紅的那類人。」

但在基什內爾成功贏得總統大選,克里斯蒂娜成為阿根廷「第一夫人」後,她顯然並不甘於侷限在第一夫人的框架裡,成為站在丈夫身旁漂亮的小女人,在丈夫當選後的第一次採訪時,她就告訴所有阿根廷人:「不要叫我第一夫人,叫我第一公民!」明確定位了自己仍然堅持著政治家的道路,不想拋棄長久以來的政治理想,而去扮演「總統妻子」的附屬角色,接下來發生的事,也超出了許多阿根廷人的預期。

人們費盡唇舌才說服克里斯蒂娜搬進總統官邸,扮演基什內爾第一夫人的賢內助角色,然而在總統就職典禮上,她卻沒有站到丈夫身邊,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出席典禮,而是以參議員的身份,坐在聽眾席第一排的正中間直視著丈夫。

而克里斯蒂娜推離第一夫人身份,自總統上任以來,她創造了「CFK 風潮」,CFK 為克里斯蒂娜姓名的縮寫,也成為阿根廷女性時尚的代名詞。克里斯蒂娜高超的時尚品味受到諸多女性仰慕者推崇,但也因此飽受反對派人士抨擊。注重外表的特質使得讚揚與批判同時出現在克里斯蒂娜身上:阿根廷時尚媒體驕傲地說,阿根廷擁有全美洲、甚至全世界最具魅力的女性領導人,而批評者則指責她奢華的表象極具諷刺性的落差,違背了她「維護中下階級利益、反對貧困和不平等」的誓言。

在一次接受黑珍珠名模娜歐蜜·坎貝兒的採訪時,克里斯蒂娜反擊,注重外表和女人味與當總統可並行不悖。

不論是在公共還是私下場合,出現在媒體視線裡的克里斯蒂娜永遠亮麗動人:柔亮的棕色長捲髮與健康的小麥膚色相互輝映,她也從不吝展示傲人的身材曲線,合身的短裙是她最喜歡的服飾,再搭配上強調眼神的妝容,就是克里斯蒂娜最有自信的裝扮對於外表的讚揚,她欣然接受,而對於她過於喜愛打扮的批評,她以「壓制女性發展」、「大男人主義」等評論予以回擊,堅持自己的穿著從不會是執政的阻礙。(推薦閱讀:愛上鏡子裡的自己,誰說打扮就等於膚淺!

「為什麼就沒有人問那些男性領導人有多少件西裝、多少條領帶呢?與其關心外表,不如關心我的政績!」在被問及「究竟有多少雙鞋子」時,克里斯蒂娜對媒體反唇相譏道,並堅持表現出比號稱「鐵腕」的丈夫更加強悍的執政風格。克里斯蒂娜主張國家在經濟發展中應發揮主導的作用,才能降低經濟自由主義的風險。從上任開始,克里斯蒂娜政府就提高了農產品出口關稅,在阿根廷全國引發長達數月的大規模抗議示威,甚至連副總統和議會都反對她的作法,但即使面臨重重壓力,克里斯蒂娜也依然堅持「對國家有利」的政策,而不向反對勢力妥協。

除了經濟議題之外,克里斯蒂娜對於性別平權的維護也不遺餘力,阿根廷為天主教國家,有91%的人民為天主教徒,但克里斯蒂娜仍不畏與教宗方濟意見相左,多次為墮胎與同性婚姻議題發聲。阿根廷的合法墮胎改革極為困難,在克里斯蒂娜任內,通過法律准許強姦受害人或孕婦生命受威脅時可以墮胎,被許多反對者高呼這是殺人犯的行為,但克里斯蒂娜堅持在合理範圍內,要把身體的主權還給女人

除此之外,克里斯蒂娜也讓阿根廷成為南美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的國家。在阿根廷2010年通過同性婚姻法時,天主教和克里斯蒂娜之間爆發了長久以來的最大爭執,她被怒斥為「存心破壞上帝的計劃」以及遭受同性配偶領養兒童是「向上帝宣戰」的指責。但克里斯蒂娜強硬回應:「如果他們否認少數人的權利,這將是民主一個可怕的失真。」對克里斯蒂娜而言,因為法律是反映人民渴望的產物,她不願政治進程跟不上社會改革的進程,在克里斯蒂娜的堅持下,阿根廷現在已是南美洲性別平等指數最高的國家

立志帶領阿根廷實現大國夢

除了內政之外,克里斯蒂娜在外交上也著重於重建阿根廷人民的自信心。

雖然阿根廷擺脫了西班牙的殖民統治而成為獨立的民族國家,但阿根廷從過去殖民時代繼承下來的依賴性,卻使它始終難以進入富裕國家之林,在這樣的殖民情節中,人民向來自嘲地阿根廷人是「一群義大利人和西班牙人的後裔,打扮卻效仿法國人,希望別人誤以為自己是英國人。」除此之外,因為阿根廷在南美洲的影響力,一向為屈居於巴西之下的「第二名」,也令阿根廷渴望崛起的大國情結日漸強烈,阿根廷人從內心深處希望提升在國際間的影響力和發言權,也希望本國的領導人在國際舞台上,能夠為阿根廷贏得更多掌聲。

深諳阿根廷人民心理的克里斯蒂娜在這一點上沒有令國民失望,她不光靠入時的打扮吸引外國媒體注意,更積極參與國際政治事務,處處表現出阿根廷放眼全球的大國姿態。在2009年的第五屆美洲高峰會上,克里斯蒂娜作為阿根廷國家元首,在高峰會時開幕致詞中,呼籲美洲團結一心,改變以往衝突分歧不斷的舊局面,創造攜手共贏的新發展,並為此表達了阿根廷加強地區合作的決心,令首度同拉美元首面對面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也極力贊同她的意見。

這位被內閣首長艾柏托笑稱:「非常時髦,喜歡濃妝。等她準備好出門吃飯,要等一小時。」的女元首已經透過堅定的意志,讓全世界人清楚知道,無論外界對她的美麗外表和執政能力之間有再多的質疑,她都會貫徹自己的初衷,毫不猶豫地勇往直前。

從阿根廷女總統故事中看台灣的「第一夫人」情結

學者蘿拉.吉普妮斯在《反對愛情》提到一個新的政治風格:配偶政治(spousal),在崇尚婚姻價值的社會裡,政治人物擁不擁有一個好配偶,變成了選舉中至關重要的問題。台灣每到選舉,節目便開始爭相邀請命理師來分析各候選人的妻子有沒有「幫夫運」,通常被認為具有幫夫運的配偶有溫柔體貼、氣質出眾、不要太精明,而且事業不可掩蓋丈夫風采的特質,在這樣以男性認同為主的政治場域中,女性的價值被窄化,我們仍然要的是一個溫柔賢淑、不要太能幹的女性配偶出現在政治人物的身邊,這樣我們才安心──無論妳是菁英或權威,最後都要成為丈夫仕途中的「夫人牌」,像是個美麗的人形宣傳。

在這樣以男性候選人為選舉主角的傳統上,女性配偶成為配角,必須恰如其分的扮演好主角的分身與延伸,但是當女性成為候選人主角時,其男配角往往會缺席,就像沒有人會去問要選嘉義市長的陳以真夫婿楊偉中有沒有「幫妻運」,在台灣的社會價值中,女性配偶去成就幫襯男性候選人理所當然,只有當候選人的性別是男性時,配偶才有值得讚美和加分的效果

克里斯蒂娜的故事中,我們可以看見巨大的反差,作為第一夫人,她不只是丈夫的配角,她跟丈夫並肩實現政治理想。而面對外界對她過於精明的強勢印象和奢華的外表有所抨擊時,她更是毫不畏懼地為自己辯護,不會試圖去改變自己來迎合批評。台灣的配偶政治把女性刻板價值高舉,不僅掩蓋了候選人應該要被檢視的政見與願景,鞏固了性別分工與刻板印象,更進一步把女性排除於政治場域之外,鞏固父權的既定印象。

克里斯蒂娜也讓我們看見一個在政壇上能力並不輸給任何人的女元首,實現了女性在政治圈的可能性,女人迷政治強調,女人並不一定要成為優秀的政治家,但我們都該開始關心和自己息息相關的人事物,讓政治,不只有男人發聲,也藉由女人的發聲,讓改變發生。

女人迷邀請所有女人,讓我們一起發聲,讓改變發生!(一起來!【問卷調查】女人,迷政治!讓我們用選票改變台灣


【女人,迷政治】萬人問卷活動

文字:Hype Lab / Fant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