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女人迷人氣作家茄子皮,去當大頭兵了!在替代役的日子裡,他將和我們分享心中的思緒點滴, 像連載般的繼續分享,繼續做生命的旅人、生活的藝術家。這次,從他有趣的名字開始,進而談到夢想,原來,我們都只是缺乏了期待自己的勇氣。給自己一點力量,每一個人都有改變世界的可能!(推薦閱讀:我們需要的,是「不怕」的力量

我是茄子皮,是 womany 的專欄作家,也是正在「監獄」服役的替代役男、國軍 online,為了想要知道人與人之間如何「不帶成見」的去互相理解,我自己選擇了到監獄服替代役,每天和這群被社會上貼上大大標籤的「受刑人」相處,也選擇了監禁全台灣「最難被管教之犯人」的「監獄」,開始了被監禁的生活。

在這個台灣監獄體系的「最後一道防線」裡,我練習體會生命、思索生命,從這一周開始希望可以透過 womany 這個很棒的平台,把我在「圍牆內」的體會與反思紀錄,分享給「圍牆外」的讀者們,某一些涉及監所安全的資訊我會模糊帶過,也請讀者聚焦在我的感受與延伸思考,首先要和大家談談「為什麼(Why)」,為什麼要開始這一段旅程,先從我自己的故事說起吧!(推薦閱讀:尋找讓你生命發亮生命的事

第一章、突破心牢

描寫下定決心到監獄服役以前的自己,因為創業失敗及種種因素將自己困在躁鬱症的「心牢」裡,最後靠自己的力量解開枷鎖、突破心牢。

1.1 茄子

我叫茄子,是土生土長的澎湖人,在臺北唸了快六年大學,大六時休了學,因為我唸的師大廢除了二一制度,所以習慣「自動請假(翹課)」的我,並不會被退學,記得我們親愛的校長說:「學分不該是學習的目標,只是底限。」 所以他的好意我就心領了,基本上我幾乎「零出席」,完全沒去上課,所以大四之後我拿到的「零分」和小七的茶葉蛋一樣多,但這顯然不是一項應該拿出來炫耀的紀錄。(珍惜學生身份的日子:亞洲女子高等教育權的開始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叫茄子?其實是有一天我之前開的公司裡頭的夥伴因為想要和家人分享團隊的故事,她說因為我很愛吃茄子,所以在媽媽面前,我的代號就成了「茄子老大」,哈哈,我無言!

但是她提醒了我一點:「我很喜歡吃茄子!」為什麼在我的印象中,從小學開始我是很討厭吃茄子的,怎麼可能竟然會讓「旁邊」的人感覺到,我喜歡吃茄子?其實一個小朋友討厭吃茄子並不奇怪,研究顯示,小朋友最討厭吃的食物前三名,分別是苦瓜,茄子,青椒,還有有時候會「哭哭」落榜的山藥,所以小時侯討厭吃它,不意外,至少比國會裡的「香蕉」還要好理解。(太陽花學運「太陽蕉」事件)(延伸閱讀:寫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年輕世代的下一步,結束才是開始

我很認真的思考,我到底什麼時候開始討厭吃它的,左思右想找不著線索,所以我得到了一個結論,原來只是「我以為」我很討厭吃它,至少現在的我很愛,但是拜託不要像成功嶺(國軍替代役男受訓地點)上面的餐廳,把它浸泡在蕃茄汁裡烹煮,一山不容二虎,一盤也不容二茄,有時候,簡單就好,記得有次問一位同梯服役的廚師朋友,我都亂叫他阿源師阿源師的,「你的拿手菜是什麼?」 好險他沒有回答蕃茄炒蛋(電影《總舖師》情節)他淡定的回我「簡單就好,我喜歡家常菜。」

 

 

在簡單的生活裡,我們很多人常常被「我以為」的理所當然綁架,覺得自己能力不足,喜好固定。覺得以前人怎麼樣,以後的人就該怎麼樣,比方我以前討厭吃茄子,就覺得以後也要討厭它,其實我只是因為不反思,所以讓過去綁架了未來,至於像我們這些活在「以後」的年輕人們,每天和「綁架犯」相處,久了以後也變成綁架犯,在生活中處處看著這些「無期徒刑」的「受刑人」們,被規定沒有決定權,負責「輔助性」勤務的我們矯正役男(在監獄,看守所等矯正機關單位服役的替代役男)也只能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袖手旁觀囉。(延伸閱讀:別讓人生被未來綁架!「活在當下」的三個運動

為了不要成為「綁架犯」,限縮自己也控制他人,我沿用了「茄子」這個名字,提醒自己:「生活中的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可以視為理所當然」。至於為什麼叫茄子皮,就是編輯要我想筆名的那天剛好在桌上看到一個香蕉皮,隨便湊湊,信不信由你囉!
 

下一頁,關於夢想與勇氣

1.2 馬丁路德金恩:「我沒有一個夢想!」

 

 

高中的時候,有一堂歷史課上到了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 - 馬丁路德金恩的那個橋段,他有一句很有名的話說:「我有一個夢想(I have a dream.)」老師放影片給我們看,他的氣勢磅礡、雷霆萬鈞,猶如一隻大榔頭當頭棒喝敲擊我的腦袋,因為:「我好像沒有一個夢想!」(推薦你看:奧斯卡女配角 Lupita Nyong'o 真情告白:別讓外表決定你的價值

高中生活談不上無趣,當然也不怎麼有趣,讀書、考試、上大學,把妹、約會、過情人節,曾經為了追一個女生,聽說她喜歡「虐待小動物」,特別想試試看「牛蛙」,為了追她,我就買了十來隻牛蛙的蝌蚪,每隻蝌蚪如一節拇指般巨大,接著透過網路和百科全書的自學,嘗試錯誤後終於養成了「一隻」。校慶前的那一個晚上,我約了她在班上門口,在黑色的夜空底下提著兩個小盒子,一個裝著牛蛙,另一個裝著一群正在蠕動的麵包蟲(牠的食物,為了愛我和麵包蟲們在同一個房間一起睡了一個星期),希望可以表白成功、取得芳心(怎麼會有人覺得一個女生會因為收到「牛蛙」而答應和他在一起?) 其實在表白以前她早就知道我的陰謀了,因為那時在校刊社擔任編輯的我早已將養蝌蚪的歷程在校刊上連載成「蝌蚪日記」,還沒上演就先轟動了一下!(加油:一起結束單身!成功告白的五個小心機

 

 

不管啦~反正我就是要表白,這或許是我的第一次被打槍、人生的第一個大挫折,管他的,我深信的是,這是我的初戀,況且也沒有人規定初戀的滋味一定要是甜的吧,或許我的就是又酸又苦,於是我鼓起勇氣:「這(牛蛙)是送給妳的禮物,我喜歡妳,可不可以和我...在一起?」「謝謝你,那個...我覺得...你人很好 :) 」

我心裡一陣冰涼:「X~我被發卡了!」通常好人卡就是一種委婉的拒絕,我想這個常識連小學生都知道,但那晚凌晨時分她卻傳了一封簡訊:「我答應和你在一起!」哇~所以說我的人生總是充滿奇蹟,我的初戀就這樣伴隨著奇蹟開始,接著卻如同很多面對「大學前分手潮」的無奈情侶一樣,被一句:「我想要看看更多的男生,所以我們分手吧」打倒,黯然退場。(推薦閱讀:相愛容易分手難!練習面對分手的藝術

本以為我的高中生活就是讀書和「牛蛙妹」的循環,我的未來就是考好大學,然後考好研究所,然後找好工作,最後當一個好老公、好爸爸,沒想到馬丁路德一句話點醒我:「原來我們這些渾渾噩噩的高中生,對自己的生命壓根兒一點期待也沒有,每天我們在做的事,就是滿足別人的期待,然後那些人的期待也是來自於滿足別人的期待,最後沒有人知道那「詭異的期待」從哪裡來,沒有人知道自己對自己的期待是什麼,沒有人知道自己是誰?」(延伸閱讀:結婚就能滿足社會期待?多元成家的東方困惑

 

 

「寫下你(妳)的夢想吧!」我一個念頭,既然我們每一個人都沒有夢想的習慣,不會創造對自己的期待,那就來練習一下吧!我拿起了兩張四孔活頁紙,上面寫下:「歡迎大家寫下自己的夢想,夢想是風、行動是翅膀,只有當我們舞動翅膀,才能乘風而行!」我走到圖書館,一句話也不說就傳了下去,沒想到奇蹟再次出現了,在圖書館引起了一陣小騷動,大家都不想讀書了,「飢渴」地圍著那一張紙,我覺得實在是太有趣了,於是把兩張白紙翻面,走到班上布告欄,再次貼了上去,一天之內在沒有任何宣傳的狀況下,全校每個一班級都有人跑過來,在紙上寫下他們的夢想。(推薦閱讀:寧可為夢想使壞,也不要窮忙一輩子

原來我們大家只是缺乏一個出口,缺乏一個「期待自己」的勇氣,很多的時候我們因為害怕而被別人的期待綁架,然後這樣的綁架就陷入無限的循環,記得曾經聽過一句話:「姑息只會讓侵略者更加的猖狂。(Appeasement only makes the aggressor more aggressive.)面對我們自己的感受、對自己的想像,我們絕對不可以姑息,妥協可能創造短暫的表面和諧,但是接踵而來的是一個心中的牢籠,緊緊地把自己關住,要靠自己的力量掙脫,就像是一個犯人要拚了命把手伸出牢房外解鎖,用盡吃奶的力氣之後卻發現,缺了那一把鑰匙。(延伸閱讀:每天十分鐘,找回面對生活的勇氣

那把鑰匙就是夢想的力量與期待的勇氣,從那一刻開始,我不僅有了勇氣做夢,更發現了,原來可以和旁邊的人一起做夢,是一件這麼美好的事,我也在自己發起的兩張白紙上寫下了我的夢想:

「我希望可以做一個很有影響力的人,雖然可能不能改變世界,但是想要每天和世界裡的人們一起變好!」
 

一起改變世界吧
〉〉如何改變世界:選擇權操之在己
〉〉改變世界,從我開始
〉〉如何改變世界:你我都有能力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