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文 簡歷

夢想,開始在不經意的地方

從小,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一個音樂 工作者。他哈哈大笑的說『我小時候其實真的有想要開垃圾車過!現在想想其實很有可能是因為垃圾車來的時候,總是會響著一首給愛麗絲。所以一直覺得看到垃圾車就很開心。』其實他也想過念建築,因為建築可以透過空間跟人們互動,但究竟後來為什麼走上音樂這條路,原來背後也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他跟他的父親。

爸爸學生時代喜歡彈吉他,他的 媽媽愛唱民歌。而王希文高中的時候,也興起學吉他,這一學,讓他在高中成為一種傳奇。一旦真正接觸音樂,他就停不下來了。跟長輩起過無數次衝突,只因為想要追逐自己的夢想。他曾經試過去走一條正規的道路,但是靈魂深處卻清楚知道他真正想要做的是音樂。而至今最大的遺憾就是在追逐夢想跟實現夢想的時候,卻是 在他父親走了之後。他說:『我真的很希望爸爸可以看到我的現在,希望他會很高興,我這麼堅持,而且在做真正讓我開心又有熱情的事情。』

配樂,不只是音符的堆積

他形容自己是極度理性又極度感性的完美主義者, 所以應用在音樂工作上,他很能夠熱情的去學習探索各種未知,又科學的分析各種搭配可能。他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如何寫出非吉他以外的樂器,對他來說是一種挑 戰。樂器對他來說,像是有獨特生命一樣,他說:『編曲,是要找到音樂的和諧性。知道不同的樂器自己的個性跟能力。』在紐約求學的經驗,讓他大開眼界,譬如 有一堂課,他必須要去聽各種樂器,知道不同樂器在不同音域能夠做的事情。『所以在創作的時候,很多音樂的色彩會浮現,我會知道要做出什麼氣氛的音樂要用什 麼樂器比較好。』我們露出佩服的神色,他卻謙虛的說:『其實知道那些東西都是最基本的,那些都只是一種技能。』跟他細聊,才知道原來創作的時候非常需要有 分析能力,因為音樂必須要配合劇本,不只是一種靈光乍現,背後其實還隱藏更多的理性規劃。

王希文


因為一直很努力,所以一直很幸運

得過金鐘獎的他,成立工作室的 他,很難想像過去的他在2007年真的開始做配樂之前,其實完全看不懂五線譜,到現在可以譜出管弦樂多樂器分部複雜的樂曲。有一段時間,王希文自己看各式 音樂相關的書籍研究,拉著自己音樂系的朋友研究。即使今天成為線上工作者,也是常常找時間與機會自我充電。

而他在紐約求學遇到的名師 Joseph Church (獅子王音樂劇總監)更曾跟他說過一段讓他永遠記得的話『要永遠把你現在正在做的事情,當成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可能會改變很多人的生命。』這段話,也讓他不斷的提醒自己,所以遇到任何機會都是百分之兩百的投入跟努力。

今年首度做電影配樂,就是備受注目的<翻滾吧,阿信>, 雖然研究所念的是電影配樂,可是真的要實作的時候,才從頭實踐所學。導演、劇組、演員、製片都是台灣電影圈的很有經驗的團隊,問王希文他的壓力大不大,他 說:『壓力當然很大,可是我真的覺得我超幸運,遇到一群相信我的人,而我也不想辜負大家的信任。』有一陣子幾乎沒睡覺的他,可以看著剪接完的片段,一試再 試各種音樂的可能。『音樂劇中,音樂也具有故事性,一首歌可能可以主導一個情緒轉折或是情節推衍。可是電影配樂,卻是要在畫面之下,觀察、分析、挖掘背後 的情緒、並找出能夠幫它加分的音樂。』

很多人看到光鮮亮麗的表面可能 會羨慕地問第一次配樂就可以跟到這麼棒的團隊,太幸運了。的確是太幸運了,可是幸運的背後其實很不簡單,他幾乎是不眠不休的在創作在調整在努力。我們說這 樣不眠不休,也太辛苦了吧?希文卻堅定的說:『我一直覺得幸運跟努力是並行的,出現到我身邊的機會是幸運,但是如果我過去或現在沒有好的作品讓大家相信, 那幸運不可能一直都在。所以一直很努力,所以也就一直很幸運。』

翻滾吧,音樂

王希文

除了舞台劇配樂、電影配樂,他也自己當老闆成立了瘋戲樂工作室。致力於推廣華文音樂劇,日前更與知名的台南人劇團合力製作了登上國 家戲劇院的大戲<木蘭少女>。那時候他就堅持著一定要用現場live的樂團而不用卡拉帶,就因為一種信念:『我想要給觀眾聽到跟國外百老匯一 樣的東西。音樂真的充滿生命,現場live可以跟著現場的觀眾一起呼吸。』

而他成立工作室另外一個目的,就是設立各種工作坊,不藏私的從海外邀請著名學者、音樂家,讓台灣對音樂、對音樂劇有興趣的人可以有不一樣的學習可能。

再請他給更多對音樂創作有興趣的人一些建議,他直接說:『如果你不做音樂會死掉,那你再來做這件事情。因為做音樂真的會有太多想像 不到的挫折,可能是沒有靈感、可能是整個產業環境、可能是同儕與社會的壓力,這一切真的需要很大的熱情來支撐。可是我現在每天跟音樂在一起,我覺得每天我 都為自己活的很痛快!』

看著為音樂翻滾的王希文,真的能夠感受他的熱情和堅持。

如果你不做音樂會死,那就一起翻滾吧!

翻滾你的人生
〉〉插畫家:再苦也要笑開懷 接接
〉〉用想像力妝點人生的記者 羅珮瑜
〉〉業餘人生的奉行者: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