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親愛的,如果你是剛進入職場的新鮮人,看看你眼前的辦公桌有點凌亂,有點手忙腳亂的起點;如果你已經工作多年,在工作領域上早已駕輕就熟,還記得你第一張的辦公桌嗎?上面曾經疊放了你對於自己未來工作的各種夢想以及想像,那一張辦公桌其實是一個起點,引領你就此開展開來的職涯好風景。(推薦閱讀:給社會新鮮人的求職箴言:大公司沒說的秘密


有一張桌子很難忘記。

灰灰的鐵桌面。鋪著一張深綠色帶著灰格紋的桌墊。桌墊上有不少美工刀痕。桌子頂著一個牆角放。所以坐下去抬頭看,真的是面壁。

牆壁上貼得倒是花花綠綠,很熱鬧。都是那家出版社打樣回來的封面剪貼。

因為在門口,不時有人走過背後。門外一些聊天的人,正在談「美麗島」事件的後續發展。有人比較激昂,有人低沉的聲音,可以聽得很清楚。

那是一九七○年代末。我大學畢業第二年。

我讀的是當時很熱門的台大國際貿易。出了校門因為拄拐杖找工作卻一再碰壁,乾脆自己和兩三個朋友一起搞起外銷,又三兩下倒閉。之後為了生活也為了還債,去韓國跑一趟單幫。單幫跑失敗,債上加債,走投無路,就放棄韓國的居留權,回到台北。有點像饒舌歌的快速過程,集中在半年多的時間裡發生。(推薦閱讀:殘酷!但年輕人不可不知道的職場五小事

我過了一段每天數太陽起落的日子,在一位名叫鄭麗淑的二房東的鼓勵下,開始去長橋出版社接一些翻譯工作。三餐算是有了著落。一本書譯完,去出版社接下一本書。帶著有點興奮與緊張的心情,也有些不知有沒有下一本的忐忑。

去出版社編輯部交稿的時候,等編輯核對,就會先坐在門口牆角的一張桌子前面等。那張放著一塊綠桌墊的灰色鐵桌子。

我在那張桌子前面等編輯交給我下一本翻譯的書,等她討論翻譯上的問題,也等結算稿費。然後,過了一陣子,我鼓起勇氣,問我可不可以借那張一直空著的桌子用──我不想一個人在家裡做翻譯,想到他們公司借那張桌子來工作。我跟他們說:桌子有人要用的時候,我再回家裡翻譯。

長橋的二老闆劉君業,很慷慨地答應了。我第一次進一家公司,在一張辦公桌前工作。我一直是個很容易不懂事的人,但那時我卻做了件很懂事的事:雖然只是借用,我卻當成是正式上班地朝九晚五出勤。一方面是覺得應該尊重人家的辦公室氣氛,一方面也想要鞭策自己更積極地多翻譯一些,多賺些稿費。

然後,又過了一陣子,一位編輯離職了,劉君業先生也要出國了,他就跟長橋的大老闆鄧維楨說,要不要就叫郝明義來補這個缺呢?

鄧先生考慮了一下,慷慨地答應了。於是,我不再是一個特約翻譯,而有了生平第一個正式工作,成為一個編輯。那張灰灰的桌子,不再是借用,而成了我的辦公桌了。還是在門口牆角的那張灰桌子,但我看著貼在面前牆上的封面打樣,覺得人生如此繽紛。

你很有可能看過那種桌子。灰色的,鐵做的,抽屜拉久了就會關不太牢。在台灣很多辦公室都使用的。

但我那一張卻帶給我那麼美好的記憶。帶給我那麼美好的運氣。三十三年之後,想到那張桌子都可以回憶起在桌前工作的感覺。

每個人都有自己工作生涯裡的第一張辦公桌。如果你早已遠離了第一張辦公桌的階段,試著在心裡勾畫一下那張辦公桌吧。很溫暖的。

如果你正在使用你的第一張辦公桌,好好看看它,好好記得它的樣子,好好對待它吧。你會發現,這將不只是你第一張辦公桌,這還是一張神奇的辦公桌。

你接下來工作生涯的所有開展、波瀾、景緻,都將起自於這張桌子。

別忘了它。

 

 

關於工作,永遠想了解更多!寫給你的工作祕訣都在《工作 DNA 鳥之卷》

 

寫給對於工作還有疑惑的你
〉〉11個有效提升工作效率的方法
〉〉你累了嗎?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法則
〉〉沒有找不到的工作,只有不夠努力的人
〉〉想在國外找工作,先認清這四點
〉〉拒當憂鬱上班族!十個幸福工作祕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