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在設計圈,你也許有可能沒聽過『兩個八月』,可是你一定聽過愛馬仕(Hermes),愛馬仕素來就注重鼓勵當地文化設計發展,今年春夏櫥窗,愛馬仕便邀請兩個八月團隊設計,他們對於細節的專注跟講究引人矚目,其對於環保的堅持,也屢屢出現在他們的設計作品中。我們這次也特別專訪到其中一個八月---莊瑞豪(Owen),跟我們分享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左為盧袗雲(Cloud),右為莊瑞豪(Owen)。攝於兩個八月的工作室。


一聽到『兩個八月』這個設計團隊的名字,很自然的就會聯想到八月炙熱的夏天。充滿熱情,充滿能量。當我們親自訪問他們,也覺得這個名字取的太好。不僅兩個創辦人莊瑞豪(Owen)和盧袗雲(Cloud)都是八月出生的大男孩,『兩個八月』也在文字上隱約讓人感受到某種雙倍放大的豐沛能量跟火花。

一切都是一種選擇

 

成立『兩個八月』對他們來說原來竟是一次一次的意外。Owen跟Cloud 在設計產業工作一段時間之後,赴日繼續攻讀。日本留學五年的經驗,不僅讓他們接受不同文化的洗禮跟刺激,更給了他們機會去思考自己到底喜歡什麼。一開始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會回台灣成立一間設計工作室,當時畢業後也有進入日本設計公司工作的機會,但是Owen因為考慮到家人都在台灣,所以他最後選擇回台灣,放棄進入日本當地設計公司。而另外一位同去日本念設計的朋友,畢業後則留在日本包裝設計公司,從此他們就有不一樣的人生軌跡了。『其實我做了要回台灣的選擇,我並不確定。但是人生其實都是一種選擇,每種可能都是一種選項。不會有人知道每個選項最後的結果。』Owen 堅定地說著,所以做好每個選擇之後,就好好做,就是了。

在去日本之前,Owen一直是個讓老師頭痛的學生,愛玩也有點懶,從來不準時交作業。直到他聽到上課中油畫老師跟他語重心長的說:『如果你再不努力,有一天,你的才華會被埋沒掉。』這句話對他來說,就是當頭棒喝。『那時候的感覺很複雜。因為好像真的有人肯定了解我的才華,也發現自己其實有多浪費時間。也才知道,我的作品是被期待的。』他的眼睛亮亮的閃爍著感謝地說。從此,他就是選擇衝,選擇拼,選擇不認輸。



著名的旋轉咖啡杯和反戰系列。 『兩個八月』的作品素以細膩和豐沛的人文關懷著稱。咖啡杯上利用鏡射效果,投影出夢幻的旋轉木馬,每個人看到都會忍不住驚呼並感覺到遊樂園的歡樂。反戰系列,則緣起於一張中東戰爭照片的深刻反思。


跨界,原來也是種專業
 

看到『兩個八月』純熟精緻的作品,很難讓人想像原來他們都是平面設計出身,而其實沒有任何其他工業設計背景。現在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也是來自平面設計,再利用自己的能力去發展其他創作,除了每年固定會發表創作作品,更跨足於工業設計、空間設計。前一陣子,他們受邀參加大陸的70s80s新生代設計師展覽,也讓當地媒體、同業設計師驚訝--沒想到平面設計師也可以這樣跨領域發展。Owen說:『但也因為學的是平面設計,所以有時候觀點反而會不太一樣,我們努力讓我們的劣勢變成優勢。』

他們從來沒想過有他們會這樣跨界於產品設計與開發。一開始只是參加日本的創意設計展覽,他們的作品一鳴驚人,不僅獲獎連連,更奠立他們的系列商品基礎。2006年,日本精工舉辦的重量級藝術展,更邀請兩個八月為海外唯一的代表,其代表作『旋轉咖啡杯』便催生於這次展覽。他們運用日本精工的『軸承』產品,挖掘隱藏在生活中的旋轉設計。

跨界,是辛苦的。這個咖啡杯轟動一時,但來自各國的訂單,反而讓『兩個八月』為了量產這個咖啡杯,費盡苦心。他們至少花了三年嘗試錯誤(try error),他說:『參展只需要做出少量的作品,但當需要把作品量產,才真正發現這有多難。』

因為講究所有細節,瓷杯面要利用白金花紙製造出鏡面效果,杯盤之間需要精密軸承,才能有旋轉的效果,三年多來,他們就是不願放棄嘗試任何可能。面對這些年的挑戰,他笑笑著說:『我們沒有工業設計的背景,所以很多東西、材料,都要做了之後才知道。也不是沒想要放棄,可是就總想要再試一次。』跨界,有很多門檻,但是看見兩個八月,才知道跨界其實也是一種專業,需要不放棄、不害怕的能力。



Owen 認真端詳我們的名片,發掘設計背後的種種意義。

 

創作的背後
 

這些年來最開心的經驗,就是看到每個作品完成的時候。兩個八月的設計團隊很不一樣,當他們接到案子的時候,不是一人分不同的案子,而是工作室裡的每個人都要參與所有討論發想的過程。Owen謙虛的說:『我們重視的是討論發想的過程,而且我們從來就不是天才型的設計師,所以更要彼此激盪出新觀點來創作,花心力與團隊的每個人討論,就像與客戶討論那樣,反而可以更全面思考所有細節。』重要的是,團隊裡每個人都有機會讓自己的作品被大家看見聽見,他們就是不扼殺任何創意的可能。

問起兩個八月團隊最大的特質是什麼,他不假思索的說『熱情跟正直。』熱情對他們來說是創作的唯一可能,所有設計的核心就是要帶給更多人生命的感動。他們從沒有生命的動物園去反省人與自然與環保的議題、旋轉咖啡杯帶給人們童趣的喜悅和以某種安靜的力量回應的反戰系列,每一個作品都希望能夠引起更多人的共鳴。『我覺得設計師的工作,就是必須關心社會、關心這個世界正再發生的事。』Owen 很堅定的說,『並透過作品說話,可以跟人、社會進行某種感動感化的過程。』

曾經他們剛從日本回來的時候,默默無名,沒有人信任他們的實力能力。這幾年來,他們沒有放棄,反而因為那些挫折的經驗,讓自己更努力。靠的是口碑,靠的是努力,靠的是兩個八月加乘的熱情跟超越。Owen說他很喜歡保羅柯爾賀說的那句話:『當你真心渴望一件事情的時候,全世界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的。』就是這樣的真心渴望,讓我們看到現在的他們,很不一樣,很有感覺,很兩個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