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在 Whatsapp、Line、FB 盛行的年代,你有沒有想過,有多久你沒有好好打一通電話了呢?儘管科技進步,還是有些事情無法被取代,像是人情的溫暖。讓我打通電話給你,讓我約你見個面,讓我們看著彼此敘敘舊,只是想真誠的跟你說,我很在乎你。(同場加映:科技讓我們更孤獨嗎?研究顯示...


 
 
這次回台灣過年,因為是借他人的sim卡,暫用所謂的「智障型」手機,所以沒有任何網路功能,若想和任何人連絡,都得直接打電話。老天,自從智慧型手機出現後,和人連絡的方式瞬間從口語轉變成 E-mail、FB、Whatsapp 或任何不用開口的app。

好處是省通話費,若不想即時回應還可以假裝沒看到,等過了三百年才和對方說,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到現在才看到訊息 :)(最後一定得加上笑臉,表示善意)壞處是習慣使用智慧型手機後,真的會讓使用者變白癡,忘了該如何開口說話。

我承認一開始的確還戰戰兢兢,也不知道在害羞什麼,只覺得要跨出那扇門就是說不出的彆扭,但也因為別無它法,一個個號碼接著按下,聽著播號聲「嘟…嘟…嘟……」時,心跳竟然也越來越快,沒想到都幾歲了,竟然還有辦法因為原本是如此平凡的行為而感到砰然心動。

等對方接通,我終於開口時,心臟都差點要跳出來了。

這次回台灣三個禮拜,播出電話搞不好比我去年一整年還多。我直到這次意外,才又「重新」發現,原來聽到對方的聲音竟然是件這麼讓人開心的事。(同場加映:衝破人際關係的高牆

每次打電話,對方一接通,我就直接說「是我啦!」

竟然90%的人一聽就知道我是誰,驚叫「妳回台灣啦!」,好像中間未曾聽過彼此聲音的一年半載時間從未發生過。

讓人驚覺我們對聲音的保存度原來並沒有想像中的短,只不過因為生鏽了,只要拿出來,呼個氣,擦一擦,馬上又會亮到不行。當然也有出現我打過去,說「我是語柔」時,對方警戒的詢問,「誰?哪個語柔?」,好笑的是明明前天晚上才用 FB 連絡過!

不可否認,智慧型手機和網路功能普及後,的確「拉近」了許多人的距離,連長年失散的人都一個一個蹦出來,但這種近距離卻也成了另外一種遠距離。所謂「流水有意,落花無情」,大概也可以用在這兒,無論你打字打的再激動,送出之後也只是平面上的黑線,對方有沒有感受到你的情又是另一回事了。

開口說出來的話就有溫度多了,不管是開心到極點或是難過到哭出來,情緒都可以立即傳達給對方。

相不相信,就算對方看不見你說話的表情,但光從聲音就能聽出來你在微笑了。

你還會打電話嗎?你上一次聽到心愛之人的聲音是什麼時候的事了?要不要試一下,按下撥號鍵,聽聽對方的聲音,也讓對方聽聽你的聲音。

「喂?是我啦!」

 

有點笨笨的、拙拙的愛
〉〉為愛笨拙
〉〉那支爺爺給的10元紅筆
〉〉我有一支名為 Theo 的狗,我很愛牠
〉〉在愛裡,保持孩子的天真  查理布朗
〉〉是誰先說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