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過許芳宜的舞蹈故事,看過她的成功,不過妳聽過她的失敗嗎?39 歲那一年,她發現自己突然變得一無所有,該怎麼往前走?先來回顧一下許芳宜怎麼走過低潮,回想起自己最初的夢想。接下來這一篇文章,她想寫給所有心中還有夢的人,她想說不管幾歲,永遠不要害怕做夢,也不只要勇敢「做夢」,更要勇敢去「做」。(勇敢做夢:哈佛女孩的烘培夢 張柔安 Joanne Chang


照片提供:許芳宜

要「夢想」,不要「想夢」 如果真有心,你不會將自己的付出當做是犧牲是代價, 而是對夢想的投資,一個只賺不賠的投資。所有的投注,沒有一分一毫會外流,一切只會真真實實地回饋到自己身上。

我很喜歡和年輕朋友在一起,與他們聊天,分享我的成長經驗。二○○六年九月起,我主動走遍全台灣設有舞蹈班的高中,為同學示範教學,與他們座談,給他們打氣。

我很想讓這些孩子知道,許芳宜和他們一樣,是台灣土生土長出來的;我很想讓他們相信,這輩子真的是有希望的。好運是「做」出來的 與年輕朋友的交流當中,最讓我感慨的是經常聽到他們說:「妳好幸運唷!我好羨慕妳!」羨慕我擁有舞者的先天條件,羨慕我能夠出國,羨慕我能有國際知名度…… 會這麼說的,很多是學舞蹈、音樂或美術的學生。

但我一直有個疑問:剛好就只有我幸運嗎?剛好就只有我有機會出國嗎?為什麼他們總是羨慕我?每當這種時候,我最想對這些孩子說的是:「我行,為什麼你不行?」

沒錯,我是個很有福氣的人,我的運氣也很好;但回首來時路,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並且用盡全力想辦法達成目標。身為一個舞者,我的先天條件並不是十全十美,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漸漸喜歡自己的高額頭和寬肩膀;費了許多苦功才慢慢打開自己的骨盤。爸媽給我的身體就是這樣,我必須學習去喜歡自己,並且在能力範圍之內調整自己。(你的選擇,比天賦更重要

大一立下心願,畢業後要出國加入職業舞團,我就默默地朝這方向做準備。我沒有什麼娛樂休閒,不花時間談說別人的八卦,對周遭不相干的事情不那麼注意,甚至也不在意別人喜不喜歡我,寧願把時間留在教室裡練舞,累積自己。

由於父母親並不贊成我出國,我必須自己把所有事情打點好,後來我如願申請到了文建會以及葛蘭姆學校的獎學金,有了基本的經濟能力到紐約發展。當時如果我拿不到獎學金,一定會去打工攢錢。錢若是問題,就找方法解決問題。

如果你確確實實想出國追求夢想,必須想清楚,有哪些障礙和困難?然後採取具體步驟去解決問題,去執行計畫。這些不是運氣好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做」來的。(同場加映:成功者不是運氣比較好

逐夢永遠不會太遲

我發現有些年輕朋友花很多時間在嘴上說,但很少實際去做;似乎別人的機運都比較好,別人的腿也比較長,這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現象。我心裡有夢,我有機會完成;你心裡也有夢,為什麼卻沒有機會完成?答案很清楚:至少我試了,你卻連試都不試,只一味羨慕別人的運氣好。不要把夢想建築在別人身上,明明你才是自己人生舞台的主角,為什麼拿我當主角?也不要給自己找藉口,藉口是給沒有能力完成夢想的人,或是給並不那麼想完成夢想的人。(有時候,你需要的是一個勇敢追求的理由

夢想未必要很大。小時候我曾經暗暗希望自己能像某某同學,也許是功課很棒,也許是活潑瀟灑口才好,這些也是我的夢想;但直到大一我才第一次立志為自己做一件事情:當一個職業舞者。

同樣地,一個上班族可以說,我希望有一天能當上課長,那也是一個夢想。所以,你要如何在可能的範圍內做到最好,有一天能實現夢想?你也可以夢想有個房子,那要怎麼樣攢夠錢才買得起房子?這當中是要有個過程的。 很多人只是「想夢」,而不是「夢想」,兩者差別在於有沒有採取實際行動。

我是個有神明觀念的人,當我非常期待完成某件事情時,也會去廟裡拜拜,但我向菩薩說完心願之後,一定會承諾:「我絕對會盡最大的力量來努力。」很多人可能只會說:「神哪,我希望如何如何……。」神明太可憐太辛苦了,每天要應付這麼多要求;而這些只知道動口的人,是不是也太不長進了一點?

曾經有個舞蹈班的同學很憂愁地對我說:「我很想做夢,但台灣的環境不好,聽說有很多現實的障礙。」當我反問:「妳碰到了哪些現實的障礙?」她卻又回答不出來。我就告訴她:「等妳真正碰到了,再寫信給我,我會回答妳。」 我想,這樣的孩子太早在「聽說」當中失去了做夢的勇氣,自己連第一步都還沒有踏出去呢。沒錯,台灣的舞蹈環境比起許多西方國家的確比較不利,但凡事都有個過程,台灣因為起步較晚,所以更要急起直追。而且我們應該用更正面的角度看事情,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有些國家甚至還有很多人吃不飽呢。

有些年輕人很徬徨:「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怎麼辦?」我在大學之前,也只是隨波逐流,懵懂茫然,直到大一遇見羅斯老師才確定了自己的方向。有人很早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確很幸運。有人到了二十五歲才知道,也不晚。有人可能到了三十幾歲才下決心,不想再捧老闆給的飯碗,要自己投資創業,也許會失敗,大不了再回來找工作。也有人可能遲至四十幾歲才發現自己真正要的,但因為已有豐富的人生閱歷,或許可以成就更多。所以,做夢真的永遠不嫌遲。

有個高三女孩問我,她很想學跳舞,會不會太遲了?我說,只要手腳還能動,沒有太遲這回事。但要問跳舞的目的是什麼?純為興趣?想做職業舞者?或想當明星?這些目的都可以,但不同目的需要有不同做法。如果希望成名得利,走職業舞者的路就很難,可能要往演藝圈明星的方向發展,日後的舞台不是在國家戲劇院,而是在攝影棚,有一天大海報會掛在台北東區。只要明確知道自己要什麼,就往那個方向去,而不要說,「我要藝術,也要當明星」。當然,你也可以「要藝術,也要當明星」,那就努力站在世界的頂端。(看看許芳宜的故事:為夢想和希望用力地活著 許芳宜

尋找最適合自己的那片天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嗎?或者,你只是不敢去要什麼?相信自己,只要勇敢踏出去,就會有收穫;不做,怎麼知道自己的潛能?就像我當年,只要敢提起行李箱走出去,就會見識到新事物,學到怎麼買早餐、怎麼搭地鐵、怎麼找到一間間舞蹈教室,這些都是成長。不要怕丟臉,怕丟臉是給自己找最大的麻煩。我講英語也常丟臉,但丟臉就會學到東西。面試被淘汰也是丟臉,但如果因為這樣就不敢去嘗試,對自己是最大的損失。你可以選擇不試,我卻選擇了很笨很好笑地試,然後達到了我的目的。犯錯沒有關係,但不可以怕錯,怕錯就永遠沒有機會修正。

各人頭上一片天,一定要找到適合自己的那片天。我很想對年輕舞者說,其實大舞團不見得適合每一個人,我也在中小型的舞團待過。應該選擇一個能讓你開心、有存在價值、有成就感的舞台,那才是真正屬於你的。 有些人在大舞團待得很辛苦,甚至覺得「即使我消失了,也沒人會發現」,何苦這樣?大舞團講究資歷、等級、輩分,有很多規矩;一百多個舞者,人人都在等著升級;首席舞者就有十幾個,都是從各國來的菁英,個個漂亮個個好,新人很難出頭。反觀中小型舞團,每個人都要有能力跳群舞和獨舞,每個舞者都要能挑大樑,其實是很好的磨練機會。

勇敢做夢,也勇敢去「做」,但不要太過委屈自己、壓抑自己,一定要讓自己過得好、過得像樣。

我在紐約碰到一些從台灣來尋夢的人,過得很不如意,但他們無論如何還是要留下來,因為自認沒有什麼成績,所以不敢回家。我總是默默告訴自己,絕對不要這樣,旅行結束了,想回家就回家,回家不需要任何理由。

「衣錦才能還鄉」的觀念,殺傷力很大,會把一個人的自信心磨損殆盡,「你為什麼而來」這件事會模糊掉,漸漸失去自己、忘記自己。很多原本滿腔熱血的年輕人就這樣沉埋在紐約,實在令人扼腕。如果知道「回家不需要任何理由」,心理壓力會小很多,更能用平常心來做夢尋夢。

有次我接到一個中學生的簡訊,他說很崇拜我,希望有一天能跟我一樣。我回覆:「不要只是跟我一樣,一定要比我更好!」我也要對年輕朋友說句真心話,有願就有力,下次我們見面,請不要再說「我好羨慕妳」;而要相信,這絕對不是我的專利,我行,你一定也行!(相信自己可以:第一次完成夢想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