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過許芳宜的舞蹈嗎?這個被譽為「瑪莎葛姆蘭」的台灣舞者,她的舞蹈是這麼純粹而富有生命力,讓許多人看完她的舞蹈都留下了眼淚。或許也正是因為許芳宜體現了所有她人生的起落,在她曼妙的舞姿裡,所以也這麼動人。請和我們一起來聽聽她的故事、她背後顯為人知的彷徨、她正視自己脆弱的碰撞。(womany 人物專訪:舞蹈家 為夢想和希望用力地活著 許芳宜


攝影:曹凱評

我要成為太陽!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許芳宜。

我的生命過程中有許多精彩的故事,老天爺很照顧我,無論走到哪兒總讓我有機會體驗不同的人生功課。有些課題看似簡單,卻十年都過不了關;有時站在懸崖的邊端,卻因念一轉而開啟了人生另類樂章。好多的挑戰、挫敗、歡笑和幸福,好多的生命滋味,只有一個人時才能認真體會。這是我夢想的幸福與代價。

「舞蹈」是我生命中第一個夢想,二十年過去了,它不曾改變,從表演、教學、創作到製作節目,舞蹈帶我環遊世界、體驗人生、懂得感恩;追求舞蹈讓我相信夢想可以被完成,未來可以被改變!

《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出版於二○○七年,這些年來,許多朋友、讀者,與我分享了閱讀之後的感動,他們說我散發出的正面能量,就如太陽般強大,簡直不可思議。但是,這本書只是我生命故事的「第一集」。 二○一○年,我三十九歲,我的生命再次轉變,曾經我所相信與執著的一切,一夜之間全變了。結束十九年的戀情、停止「拉芳」的運作、終止無法完成的合約、賠上信用與違約金、面對現實與極度孤寂……一天之內,曾經我以為擁有的,全部、全部、結束!

我哭了,哭得好傷心;我怒吼,喊得很用力,世界卻很平靜。我找不到出口,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如何站起來。花二個月時間結束台灣所有的一切,一個行李箱、一本《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我又一個人出發了。

回到紐約,和李安導演見面話家常,終於訴說藏不住的迷惘:「導演,現在的我,這樣年紀的我,真的不知道可以做什麼。」

導演安靜了一會兒:「你最會什麼?」

「跳舞。」

「那你今年幾歲?」

「三十九。」

「那你知道四十而不惑嗎?」

我當場羞愧得想找洞鑽。但這一當頭棒喝,可真敲出一些真實。回家後,我不斷地問自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嗎?」對了!「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和「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是兩件事,兩種思維!「可不可以」不是重點,「要什麼」才是重點。「想要」就有機會,「想要」就會盡全力,「想要」就會做到。 當晚,我明白了,完完全全地明白。

環境、現實的許多紛擾與忙碌,讓自己迷失了,迷失在一條想要得到眾人認可的路上,漸漸忘記了自己的聲音,和單純的快樂與堅持。 當晚,我知道我要什麼了,那不是突發奇想,而是藏在心中不敢面對的願望:「希望與世界頂級同台,希望將最好帶回台灣!」(寫給迷惘的你:別忘了追尋最想要的生活

於是我又重來,又回到菜鳥新生的虛心學習,不怕苦難,跌倒叫應該,站著是運氣,可以繼續向前邁步,是一輩子要感恩的福氣。 這過程中,我在電影「逆光飛翔」中友情客串,扮演自己「許老師」。很多觀眾很喜歡許老師說話的內容與溫度,而實情是,這字字句句的溫度,都來自生命燃燒的溫度,熱度不夠高,決心也難堅定。 「也許我一直照著別人的方向飛,可是這次,我想要用自己的方式飛翔一次。」

就在自以為找到出路時,遇見 Eliot Feld 老師,我開心且略帶虛榮的訴說著,未來計劃與哪些世界級明星同台。Eliot 老師安靜抬頭,認真嚴肅地看著我:「芳宜,你知道有多少人喜歡看你跳舞,想看你跳舞嗎?你知道你也是明星嗎?找這麼多明星與你同台,無非是希望他們的光芒可以照亮你,但你可曾想過,把自己變成太陽?讓其他的星星主動靠近你,借你發光?」

這一回,這一回真的是無言又無顏了。除了虛榮心被看穿,更被一語道破,其實我像是個會游泳卻溺水的小孩,因為沒有安全感而慌張,想四處亂抓浮木喘口氣,卻不想試試自己是否有能力可以自救。 這是我的福氣,一件事、一句話、一堂課! 

我知道我要做什麼!「希望與世界頂級同台,希望將最好帶回台灣!」 於是我更專心更自省,更學習將所有的力氣投資在自己身上,我要成為太陽!我不知道可不可以,但我知道「我要」!

2010年6月起,我再度背起行囊繼續做夢。怕不怕?很怕!所以我再次學習假裝勇敢,一點一點面對,一天一天學習。幾年來因為國際製作演出,飛機成了我的主要交通工具,無數張登機證飯店房卡,無止境的重複開合行李 check in check out,化妝卸妝暖身排練演出冰敷止痛……早已成為日子的平常。

一路上遇見許多同好,音樂、舞蹈、劇場、美術、設計……個個都是頂級好手,個個都瘋狂,瘋狂做夢、瘋狂表演、瘋狂創作,不可思議地燃燒生命,只為創造屬於自己的夢想。 終於再次回到單純的相信與堅持的美好,一輩子用心做好一件事,一件值得投注生命全部的事,我依然選擇了舞蹈。 我想用生命寫日記,用身體說故事;舞蹈為我的人生上了一課,生命教我如何舞出溫度與深度。

理應不惑的四十,對許多女人而言是恐怖的數字,卻是我最美麗的禮物。不惑之年教我放下、放心,不惑之年讓我學習到,當時以為的失去,其實是最大的福氣,因為老天爺讓我只留下「我」,一個最值得珍惜的「我」,沒有雜音沒有繁瑣,專注、放心地用自己的方式飛翔一次。

舞蹈與生命,致命的矛盾與美麗,面對生命狂熱的美麗滋味,是幸福最大的回饋! 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我的名字叫做許芳宜。 Dare to be different, my name is Fang-Yi Sheu. (你呢?你的人生想用什麼方式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