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我們常常低估了愛情的能耐,往往在愛情裡,我們都曾試過變成那個自己從來不知道的人:我們為了愛奔跑、為了愛改變、為了愛做盡從沒想過的一切。但是愛,沒有辦法計算、又把我們變得像是傻瓜一樣,更沒有所謂「剛好」。「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是在愛裡最卑微的請求,但親愛的,你的愛並不卑微,你永遠都要這樣記住。(同場加映:其實妳一直在找的,並不是最愛妳的那個人


一個男人的告白:「女人會因為一個人好,最後愛上他。當然男人也會,但這通常是在別無選擇情況下的決定。」

從來,愛情最難的都不是年紀、身分地位、金錢財富,或是外型長相,而是「互相喜歡」。要一個點頭、一個應允了,愛情才有機會可以成立,才有緣分能夠往下走,「互相喜歡」是愛情的最源頭,所有的戀愛都是這樣才得以開始,然後繼續。因為,一個人的喜歡,再怎麼努力也只能是單戀,主詞永遠都會是「我」,而不是「我們」。(也來看看:擁有愛,我們很幸福

也因此你才懂了,單戀與相戀的最大差別是什麼?前者是單數,後者是複數,愛情是要兩個喜歡加在一起。

有人說,暗戀是一種美,但那種美好是建立在不求回報上頭,因為你心知肚明自己的心甘情願,因為你清清楚楚這是一種單向的愛戀,所以也才能夠由衷地開心。這種幸福是架構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愛情上頭,所以會有一種輕巧。你擁有絕對的自主權,你可以決定它的開始與結束,毫無負擔,在愛情裡跟著伴隨而來的拉扯與掙扎你也都沒有,多麼美好。但你卻忘了,你所擁有的,也都只是自己,而不是愛。

單戀,從來都不是一種戀愛的方式。不捨與掙扎都是某種愛情象徵,再豁達也都非得要先經過這一步。

可是,就因為愛情會讓兩個人在一起的幸福加乘,所以才叫人嚮往,於是才會在裡頭千方百計、偷拐搶騙。因此,你才會甘願冒著可能心碎的傷害、被拒絕的危險,也要一試。愛情是一種毒品,因為美好的不切實際,所以才很容易就叫人上癮、欲罷不能,也因此才會叫許多人即使受了傷咬著牙也要再得到,也所以才有更多人縮著肩弓著背不敢再試。(為什麼我們的心,這麼容易碎

然而,任何東西只要再加上另一個人就會變得更難。一個人時,愛是你的,你可以獨自決定要喜歡誰、要把好給誰,沒有人可以阻止。但無論自己再怎麼付出、再怎麼努力,你都無法去強迫別人來愛你。

愛情是你無法去要求,只能請求,然後希望自己多一點好運。然而同時你心裡其實也清楚知道,在大多數時候,愛情都只有要或不要,而不是可以或不可以。

「可不可以」是愛情裡的最卑微,你把自己退到最後,再不打算問對與不對,只希望他說一個好。

但到了最後終究是,喜歡一個人可以自己選擇要或不要,同理,要別人的喜歡,也必須把決定權交給他自己,這是愛情少數公平的地方。而最重要的其實是,你尊重了自己決議,同樣也要接受他的才行。

因此,在問「你喜不喜歡我?」的時候,同時你也要問問自己「要給自己多少時間去等待他的決定」,然後,尊重這個決定,就像尊重自己剛開始決定去喜歡他一樣。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是你在愛裡最卑微的請求,但你的愛並不卑微,你永遠都要這樣記住。

我們,都值得更好的愛。

 

 

還記得當初愛的勇氣嗎?給還想愛的你【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推薦給你,寫給愛的喃喃情話
〉〉好像理所當然應該幸福的三十歲
〉〉你說這就是愛:別再追究愛情的死因
〉〉關於那些年的八個假設
〉〉能不能帶我一起走?
〉〉我再也不要談那樣的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