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這是 womany 的作者 Google 在印度旅行後得到的體悟:來到了印度,他觀察印度人的生活,他們賺得不多,卻總是充滿笑聲。他才發現原來生活中的慾望不用這麼多,先放下欲望,才能看見真正的路上風景,看見了就能自在地放下既有的成見。背起行囊,跟著他一起重新看見印度,也重新認識生活的本質。(也來看看:一個人的旅行,並不總是一個人


不知不覺已經到我服務的第三週,待在南印的日子轉眼就到底了,接著就是我自己前往旅行的時候了。

而今天第一次在印度街頭騎車,前往靠近我這裡較熱鬧的街區採買東西和訂機票,回程踏入我服務單位這個因為下過雨後泥濘不堪的黃土大地的時候,我居然有種回到家的安心感。

只能說人真的是很容易習慣啊,而我也終於習慣了印度。

有時候人的習慣是一種束縛,偏偏卻又是最讓人難以察覺到的束縛,我想或許這也是為何人們總是容易習慣,因為習慣背後代表一種安穩的狀態,一種心安。而人們也往往為了追求這種心安,甘願被束縛。如果一個人能夠覺察、並且超越他的習慣,或許在那一刻,他的心是真正自由的吧?

我自問還做不到這種境界,那就平淡的安穩,平淡的習慣吧。只是總在習慣之後,就即將要分離。這一次跟許多人有過交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不長不短,但也足夠培養一些情誼,也真的感謝這一次遇見的所有人,讓我覺得印度或許破敗,但人心卻是充滿善意和溫情的。

在這裡的教師領著少少的薪水,半志願的來到這個地方教書,只能說他們心中真的是有愛的,而這些孩子野是特野了些,但每天保持童心,沒有太多科技娛樂,只有日復一日地在椰子樹下打球、奔跑,也不見得比較不快樂,至少每天都能用相當高分貝的音量來震傷我的耳膜,證明他們活得健健康康。

他們物資不算充裕,設備也不算頂好,教室說穿了就是四面透風,上頭掛個屋樑和椰子樹葉,鋪上一層防水的帆布,還算堅固,湊合著也就這樣,好處是真的很通風。有電腦教室,但大多時候玩個小畫家也能夠讓他們興奮個半天,沒有獨立的淋浴間,男孩子打赤膊洗冷水澡,女孩子就多個隔間,但還是一團湊在一起用兩個蓮蓬頭,至於蓮蓬頭要怎麼說麻,其實打開開關也就像年邁的老頭小解,水勢稀稀疏疏還能滴到腳。

但即使這樣,我還是能從他們臉上讀到真誠的快樂。雖然我大多時候都在心裡偷偷想掐死他們。

讓我不禁感慨了,以往我認為人的需求是一個總量,你的需求會因為你多擁有了什麼東西而消去一項,然後滿足。但漸懂人事之後發現往往不是這樣,你的需求反而因為你多擁有了什麼東西,而增添了新的需求,迴旋往復,不曾滿足。

這讓我想起另一本我相當喜歡的書所說,錦衣玉食與粗茶淡飯,吃得香、吃得好才稱得上一頓好飯,錦衾玉塌和繩床瓦灶,睡得香、睡得好才叫好覺,而人的幸福就是一頓頓好飯、一個個好覺所構成的,這一切的基礎是什麼?說白了,就兩個字,心安。

世人總說慾望無止盡,其實並不是我們真的本性貪得無厭,而是因為人心往往浮動不已,惶惶而不得心安。原來說穿了,我們所追求的種種,到頭來其實不過就是心的穩定。

但又何其容易?心安兩個字說來容易,但又需要經歷多少歷練、多少時間才看得透、看得開,而就算看開了,又需要多少滄桑、多少心傷才能真正做得到、放得下。

紅塵練心,總要走過、看過、經歷過,才能真正有所體會吧。

離別在即,而我也盡量做到瀟灑,經歷過大大小小多少次的相聚和分離,慢慢也覺得其實人和人之間還是有緣分,有些人即使留過聯繫資料、即使當初萬般不捨地分別、也記掛著要給對方寫信留話,但還是一別之後,再無相聚之時。而有些人你認為這輩子再也不會見面了,卻往往在下個街口、某個轉角無巧不巧地碰上他。

人生這條路,一路上都是有人相伴、有人離開。而有些人即使和你的路程只是短短交會,一起走過這一段路,往後再也不會見面,但也不必太過惋惜,至少曾經一個走過這段,同哭同笑,其實也就夠了,也真心的感謝曾經有他相伴。而也有些人,路途看似與你迥異,卻和你不斷交會、不斷離開。(推薦閱讀:培養三個旅人態度,旅行不再只是移動身體

緣聚緣散,其實也就是這樣。

但說來簡單,但面對離別不管幾次我都還是很難習慣。說來也是慚愧,越長越大,越發現自己的脆弱,萬沒有以前更年少的時候萬般困難不怕、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氣概。或許是越長越大才發現自己的牽掛越多、羈絆越多,不捨的事情,也越多,又怎麼能瀟灑地起來?

哪天我要是真的看透了,或許也就圓滿了,但是那個哪天不知道何時才會到來。

就像那本書說的,有時候我害怕離別,並不是因為未來我再也見不到這個人、或未來我再也不會來到這個地方,而是因為我知道那是不一樣的。就因為你曾經一起跟某個人生活、一起在某個地方生活,然後告別它,即使日後有機會再相見,但是你知道那段日子再也不會回來。

其實,我們告別的,都不僅僅只是一個人、一個地方,而是我們生命當中的一段日子,我們告別了屬於我們自己的一段生活。我們都害怕這樣的離別,所以總是在這個或許溫暖或許冷漠的世間尋求一絲安穩,也或許是這樣人們總在讓自己不斷習慣、並且害怕改變習慣。因為這樣的離別太痛苦,經歷太多,心會傷。(也來看看:她和他說旅行,每一段旅行都不可複製

也還好我在這裡還沒培養太深的情誼,但是又很難說,有些事情總在日後才知道,或許我會懷念這裡也不一定,或許某些人我在日後又會相見,又或許其實這一別就是一輩子的事。

再見了,我在南印開始時慌張離開時安逸的生活。再見了,椰子樹、陽光和每到周末就陰沉下雨的天氣。再見了,帶著善意和溫情的志願教師們。也再見了,你們這些該死又可惡的孩子,雖然我總是在心裡想掐死你們,好好活著,抬頭挺胸,平平安安,快快樂樂。

 

來看看作者 Google 更多好文章
〉〉放下不必要的包袱,迎接輕盈的自己
〉〉人生像旅行,打開心才能看見風景
〉〉黃色的印度,灰色的台北
〉〉台灣,該走還是該留?
〉〉台灣,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