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今天比較文青編按:
「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但我已飛過」---泰戈爾。
人類對於天空之美,大概有種與生俱來的嚮往,宮崎駿新作《風起》的主角二郎夢想著打造美麗的飛機,有人用攝影之眼記錄下天空美麗的瞬間。今天人氣作家 Charles tsai 想跟你分享在天際翱翔的故事....


記得我第一次坐飛機,是前往澳洲的航班,年紀還很小,覺得什麼事情都十分新奇有趣,但印象很深的是,那個時候耳朵因為壓力變化關係痛得快要爆炸,年紀還小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一直哭一直哭,好在漂亮溫柔的空姐,微笑着拿著小禮物與糖果給我,摸了摸我的頭,隨著糖果的甜味吞了幾口口水,痛覺也頓時緩和許多,那時候真的覺得空服員姐姐真是仙女來著,那是我對她們的第一印象。

Hola! Guten Tag! 你好! Hello!

隨著旅行的次數增加,搭乘過的航空公司也愈來愈多,分屬於不同航空公司的空服員通常也會說著各式各樣的語言,往往上了飛機之後,第一眼看見的總是會帶著親切甜美的笑容,點著頭與乘客打招呼,並且指引我們的座位該怎麼走,讓剛上飛機的我們總是會多了份安心感,在飛行期間偶爾會遇到態度很差很無禮的乘客,覺得花錢就是要當大爺的人們也是大有人在,每每到了連我都想生氣的時刻,他們總能微笑以對加以轉圜,在頂著混亂時差,繁忙的業務之下卻也總是盡力地耐心地完成每個乘客的要求。

於是想起了前陣子看見了一則韓亞航空的空難新聞,新聞裡述說著那次空難全靠著一名空姐在出事後,奮不顧身地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冷靜專業地幫助乘客逃生,才不致大量傷亡。他們能幫助我們的事情不僅僅是在你口渴時,遞給你一杯茶;睡著的時候為你鋪上一條毛毯,或是在你需要購買免稅商品的時候,悉心為你服務,他們也許還是在是在危急時刻最能幫助我們的人。

於是回想起在旅經杜拜時,在離開前的幾小時也意外的與阿酋航空的空姐們見了面吃了頓飯,她們都是台灣人,卻因為工作的關係長期住在杜拜,飯局裡聽著他們聊著天,這一秒才碎嘴抱怨著遇過的各式各樣的乘客,以及時差從來不會有調好的一天,下一秒卻又談論著下次可以到哪個國家停留個幾天度個假,或是上一次地旅行遇見了什麼可愛的事情,那晚我們就這麼說著聊着,我也就這麼靜靜地在一旁聽著笑著。那頓飯局後,她們嬉笑地幫我查著我的航班上是不是同樣有著台灣的空服員要請他好好照顧我,貼心地幫我攬了計程車,還在車窗旁俏皮地不斷大叫著再見,叫到計程車司機在車上問“Did they just host a farewell party for you ?”我笑了笑,就當做是吧!

她們總是心地善良,也總是和善地對待著周遭的人,到過了世界各地,也遇過了各種不同文化的人們,更何況同樣身為台灣人的我,更能在異鄉感受到這份溫暖,偶爾會聽到有人說,空姐這個職業其實不太能累積什麼工作經驗,三五年後找工作就得從頭開始,但我卻覺得他們學到的更多的是待人處事與危機應變能力,看到的是整個世界對於他們自己的衝擊與影響,更獨立也更瞭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許有的人會選擇再深造,也有的人投身他們真正想做的社會企業或是非政府組織

這世界本來就沒有絕對的準則,只有我們自己對於人生的選擇。

 

想飛,不用理由
〉〉在機場,別過頭之後
〉〉為自己設計一趟「心」旅行
〉〉女孩,去旅行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