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攝影,我們通常的第一直覺就是『攝影大哥』。在鏡頭背後,總習慣想像是一雙男人的眼睛。或許我們很少會去思考這個問題,但仔細想想才會驚訝的發現原來攝影師(photographer)是一個有相當大性別懸殊比例的職業。雖然隨著數位相機的普遍,也讓更多女生開始化身在鏡頭之後掌鏡,國外不乏有才華、深受激賞的女性攝影師,但在台灣,職業的女性攝影師比例上實在是相對的少。我們採訪到的林特,就是一個女性攝影師,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London School of Art) 時尚攝影研究所,在倫敦就拍過不少品牌、大型時尚秀,回台灣後,也替許多時尚雜誌拍攝過專題照片,如 Elle、FHM 跟 拓時誌(Partime)。她說自己是幸運的,但這一路上,沒有一些堅持或許也是不能夠。

人生有時候,總是會被某些人某些事某些話所撼動

第一次看到林特,真的會意外於她的纖細外表,白皙的皮膚、一頭粉紅金的頭髮、打扮的有點波西米亞,像是模特兒,跟原以為攝影師就該很犀利酷帥的想像很不一樣。問她怎麼有勇氣以攝影為職業的,她跟我們說了一個很特別的故事。

高中唸的是北一女中,大學念的是法律,畢業後也順利進入大公司擔任法務工作,林特的一生一直以來都很一帆風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逐漸感覺到『生活』好像不該只是這樣,說起來有點玄妙,但是林特用很真摯的眼神看著我們說,『我真的想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以前就喜歡美術的她,毅然辭去法務的工作,轉行到廣告公司當設計、當企劃,就是為了要靠夢想再更近一點。


林特拍攝一個聽不見的舞者,當時拍照的時候模特兒必須戴上助聽器,林特身上要掛著一個麥克風,但照片中豐富的動感,卻讓人感覺到某種聽不見的旋律在照片裡唱著,照片的主題是感官,不是只有耳朵。

隨著當時數位相機跟網路相簿的普遍,林特開始會用相機記錄一些她的世界她的角度,也讓她累積許多粉絲跟網友。她笑笑著說,『那時候才慢慢發現原來我的照片還蠻多人喜歡的。』也因此,她在攝影中發現不一樣的世界。她在網路上認識一個喜愛拍照的女生,兩個人一起做了很多瘋狂的事情,甚至還辦了攝影展,當時林特的座右銘就是『想把每天過得像沒有明天一樣』,她把握每一件想做的事情,就去做。但其實當時的她也沒有真正的想以攝影維生,攝影對她來說始終是個興趣,真正推動林特出國或是以攝影為職業,是因為那個朋友突然有一天失去聯絡,消失了一兩個月後,林特才在新聞上看到那個朋友竟然跑到台東自殺了。『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震驚的一件事情,因為那個朋友是我的精神支柱。』林特說完這個故事,淡淡而堅定的說『攝影也在無形之中變成我覺得一定要完成的一個心願。有一部分是希望可以幫那個朋友實現夢想,也發現人生一定要做一件自己喜歡也可以發揮的事情。』

攝影,對我來說是沒有退路的,我不想再做其他的事情了

去倫敦申請系所原本是時尚行銷(Fashion Marketing),一學期不到,林特就申請轉系到時尚攝影(Fashion Photography),那時候的她沒有受過任何專業攝影訓練,連怎麼調光圈或白平衡都不會,她直接拿自己拍過的照片給系主任看,被系主任稱讚有一雙很不一樣的『攝影眼睛』,天生就該走這一行。我問她剛開始學習的時候,會不會怕?畢竟其他同學很多都已經是歐洲的攝影師了。她眼睛瞪得圓圓的,爽朗的笑著說 『怕?我沒有什麼好怕的!因為那時候已經知道攝影對我來說是沒有退路的,我不想再做其他的事情了。而且那時候我的目標就是我要拍我喜歡的照片,所以遇到任何不會或挫折的事情我都很高興,因為我知道我又可以學這個我不會的東西!』或許就是這樣積極的態度,讓林特機會越來越多,不放棄任何拍照的機會,在學校的時候不斷想各種主題,有時候就在倫敦路上找model (Street Casting),練習看不同人的輪廓角度,練習借衣服道具場景搭配,林特的眼睛不斷的訓練出她自己特別的眼光跟角度。


林特為拓時誌(Partime)所拍攝的台灣系列主題照片。拍的是宜蘭的農田,但是色調特意弄成黑色,概念來自於電影<魯冰花>裡頭的天才小畫家畫的一幅藍色太陽,因為這樣爸爸就不會在農田這麼辛苦了。

好的照片,不只是漂亮而已

看著林特的作品集,很容易入迷,因為一張張的照片,都很有故事性。在倫敦受到的訓練跟文化刺激,林特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說:『最重要就是知道每張照片要有故事。因為漂亮的照片太多人會拍,重點就是照片背後的東西。一張照片的光跟鏡頭有多厲害,只有專家看得出來,但照片是要讓 “大家”看的,所以要有自己的故事。』而林特最厲害的,也就是透過鏡頭說著一個一個不一樣的故事。也是因為這樣對每張照片都要很有感覺的堅持,讓林特很幸運的得到攝影大師林柄存的青睞,成為拓時誌(Partime)的特約攝影師。

問起這個機緣,林特笑笑著說『我真的很幸運,有很多機會。』在這些大師身旁學到的是那些臨場的反應跟怎麼溝通,『在拍照的時候,其實真正的主角是攝影師不是 model,因為攝影師必須要控制現場很多突發狀況,燈光、造型、溝通等等,還要同時對拍的東西有感覺,這些其實是很大的挑戰。』又問林特拍照以來最大的挫折?她一派輕鬆的說『中間當然父母都會擔心,會希望我有個 “正常穩定”一點的生活,所以我會想辦法不讓他們擔心。會在商業跟藝術中間找一個平衡。我是想辦法不要放棄拍照。』輕鬆一句『想辦法不要放棄拍照』,卻讓 人感覺到林特的不斷堅持跟不放棄。

更多挑戰,更多機會,更多更好

林特平常除了品牌商業攝影,雜誌的專案攝影,日前也跟著電影劇組擔任<翻滾吧,阿信>的電影劇照師。這是她第一次跟著一大群人到宜蘭一兩個月拍劇照,也發現原來電影劇照跟平常的攝影很不同,因為電影劇照拍攝不能重來,每一個鏡頭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她要努力跟收音師、燈光師、導演副導場景一堆人搶到一個最好、最接近攝影機的位置,還要克服現場收音的相機快門問題,『但是這種一群人一起完成一件事情的感覺,真的很過癮。』林特邊說著眼睛裡也有什麼東西亮亮的在發光一樣。


倫敦,2009,攝影中的林特,她正用她『天生的攝影眼睛』在看這個世界

『我會一直拍下去。這是我的堅持,也不會妥協。』林特在訪問最後說了這句,請她跟我們分享幾句話,她說好像有點陳腔濫調,可是又真的是這樣覺得:『要做就不要後悔,也不要忘記初衷,當初到底為什麼會想做這件事情。知道了記得了,就會在對自己的生活上有所堅持了。』你找到自己想做的那件事情了嗎?

點這裡看攝影師 林特 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