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看到這類新聞:交往多年的情侶,可能因為金錢糾紛、刑事案件或著其他種種緣故,一夕之間發現對方隱瞞了真實性別,一方面感嘆遇人不淑,一方面恍然大悟伴侶愛慾的習慣好像真的不太一樣。

為什麼要隱瞞自己的真實性別,答案大概因案而異,不過我們至少在明朝找到一個殘忍的案例,夾雜著性、醜聞與金錢,很可以當作玫瑰瞳鈴眼之類的故事以饕讀者。

以前中國明朝的山東地區,有個叫桑茂的美少年,有一天去拜訪親戚,途中到廟裡躲雨,遇上一位女性,兩人毫無意外地天雷勾動地火,就在廟裡辦起事來。一切看來只是普通的艷遇,只有兩點例外:

1. 她是一位老太太。

2. 她是男的!

小弟弟為什麼願意跟老太太發生關係,不得而知,不過考慮到古代所謂的老婦可能也就是四、五十歲的熟女,老少配雖然驚悚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更令人好奇的是,當老人展現男性性徵的時候,桑茂居然沒有排斥,而是在完事之後,才好奇發問。

原來,老太太是名中年男子,男扮女裝,進入大戶人家充當女紅家教,再藉機與婦女發生關係,據嫌犯指稱,大部分情況下婦女都樂意與他發生關係,如果女性不從,他還有藥物可以協助犯案。在每個案例中,婦女都不會報官,剛好相反,還會贈送他大量金錢,希望他不要到處聲張。

桑茂這下親戚也不找了,立即拜老太太為師,改名 “鄭二姐”,除了纏小腳、打扮成女生,也學習女紅,走遍大江南北。在經過幾年快活(或淫亂?)的生活後,到了一處婦女眾多的大戶人家,因為對象實在太多了,鄭二姐一待就超過了三個月,違反了師傅同地不宜久待的教訓。

桑茂是明清時代宜男宜女的花美男,想當然爾打扮成鄭二姐也是一位漂亮的女生。所以有個趙先生被她的美色吸引,有意霸王硬上弓,桑茂抵死不從也就算了,這位誤以為他是女孩的趙某,卻在拉扯之下,觸碰到關鍵部位,揭露原來鄭二姊是個男人這場騙局。桑茂最後被押付法場,斬首示眾。

 

這則駭人聽聞的故事,收錄在明代馮夢龍的小說《醒世恆言》裡。馮老師到底是有所本還是純粹唬爛,今天已經不能查證。但這則故事卻反映出,明清時代對於『跨性別』的種種想像跟可能,美麗的少年可以充當女性,但另一方面繼續保持自己的異性情慾。就像我們在其他專欄談過的,他們雖化身為女子,性別的秩序也沒有嚴重的動搖,但考慮到桑茂最終慘死法場,甚至也可以說,性別的秩序在小說中反而更加強化。

然而撇開這些議題不談,馮龍大概只是想提醒讀者,隱瞞性別無妨,只要是正當的隱瞞,譬如我們以前看過的謝小娥復仇記,反而值得推崇。不過如果牽涉到陰謀犯罪,那還是別想的好。當代這類隱瞞的案例,未必像桑茂一樣居心叵測,不過考慮到這些案子最終都參雜失望、無奈與苦楚,誠實面對自己與伴侶,恐怕還是最好的策略吧?

 

更多相關文章:

只是愛美麗而已

情歌的愛欲世界

豔遇的偶而浪漫與驚悚

轉角遇到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