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什麼都做得到。」這遊戲的宣傳標語,正中難以依照自己的心去選擇的我們。

《集合啦!動物森友會》(日文:あつまれ どうぶつの森,英文:Animal Crossing)任天堂發行在 Switch上的生活模擬遊戲,當全球正為大流行的武漢肺炎新冠狀病毒(COVID-19)心慌,這款遊戲於 3 月 20 日登場,為玩家們帶來一個光明正向的新世界,在日本遊戲發售 3 天就突破百萬賣出超過 188 萬套,而在英國、瑞士、台灣與韓國的週銷售排行榜衝上冠軍寶座,更帶動 Switch 銷售一空。

起初可能認為,當疫情讓生活習慣改變,遊戲、影劇成為主要娛樂活動,《動物森友會》此時推出正好搭上熱潮緩解枯燥的生活,然而同是 Switch 在上推出的《健身環大冒險》不只是遊戲還能運動,但這款《動物森友會》卻在此時更吸引我們,究竟它有哪些魔力,讓我們從心理學角度剖析一番!


圖片|來源

不只打發時間 動物森友會映照著理想自我

在遊戲中,我們不是王者不是英雄,我們就是一介村民。按照如同世界的規則,就連經濟生產活動也都是,擴建進行貸款,製作傢俱從蒐集木材、礦石開始,甚至連生產工具釣具、捕蟲網都要自己製作,然而我們可以決定它的發展,在這裡沒有強制的任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就是建立自己獨一無二的島。

親愛的你,至今對自己的生活滿意嗎,還是持續在掙扎與焦慮中迎接每一天呢?

心理學上自我差距理論(self-discrepancy theory)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有三個「我」,「真實我」(actual self)是你現在的樣子、「應該我」(ought self)是他人期許我們的樣子,「理想我」(ideal self)是你想成為的樣子,「真實我」與另外兩者的差距稱為心理差距,心理差距越大我們越容易感到焦慮、失望、挫折感,甚至是羞恥等負面情緒。

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每個人,都在追逐心目中理想的自己

從小到大,教育體系讓我們遵照階段性完成一次次大小考、升學考,出社會以後按照公司的年度、季度目標執行任務,無形之中,看似有很多選擇的我們其實早因為外在環境的束縛,讓自我不斷縮限,你會說當個創業家、自己當老闆開業,難道當一個平凡人安安穩穩過生活,就無法活出理想的自我嗎?動物森友會在即便是一個村民,我們都可以擁有高度決定權,打造島嶼理想樣貌,使我們堅信只要努力就會有收穫,同時讓「真實我」與「理想我」逐漸貼近。

這世界上可能有太多事情讓我們感到徒勞無功,通常我們會避免自我效能低的任務,而承擔自我效能高的任務,但在遊戲制度裡,我們能為自己選擇如何按部就班實現目標。

在心理學自我決定理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SDT) 中,強調個人以自我知覺做出選擇與行動,滿足勝任(Competence)、歸屬(Relatedness)、自主 (Autonomy) 三大心理需求,在動森會沒有時間限制,完全按照自己的節奏演奏的能力遊戲更有勝任感,在島上除了有個性的動物、與朋友連線則獲得歸屬感,遊戲高度自由開放,讓玩家發揮創意,打造憧憬的島嶼樣貌滿足自主性。


圖片|來源

疫情社交疏遠 動森正滿足社交、自我實現需求

在遊戲中還有一項有趣的機制,時間與現實同步,相同的日夜與四季變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根據季節也有不同的生態對應節日的主題,甚至連南北半球的邏輯都建立於此,疫情嚴峻,自主隔離、維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衍生心理焦慮,然而足不出戶的我們終於能在遊戲世界能回到正軌上,繼續從事經濟活動與具有個性的擬人化動物,與森林、角色交友,滿足我們的社交需求。

分析社群行為的心理治療師認為,讓人類感到有保障、有安全感的要素就是擁有一個居住的地方,確保自己與家人物資充足,並能出門與外在環境互動,然而,受到疫情威脅與他人隔絕增加群眾的憂鬱、焦慮與壓力水平。

而正好在《動物森友會》中就能緩解,遊戲中從「無人島移居套餐計劃」開始,玩家扮演「村民」的人類角色,居住在擬人化動物村莊,蓊蓊鬱鬱、富饒滿載。定居於此從事生產、展開社交,擁有居住地、動物鄰居們,從事生產自給自足物資。

不論是教育家、著名的馬斯洛金字塔都告訴我們,人類有自我實現的需求,主張追求理想目標、持續發揮潛能者就不容易受到焦慮和恐懼的影響。

推薦閱讀:「能完整自己,才能愛人」那些一個人住才有的獨立生活體驗

也許在跨到 2020 那刻,我們也在心中為自己立下不少目標,希望完成一次美好的旅行、希望找到下一份熱愛的工作、希望能夠持續學習探索自己。如今面對被世界被病毒蹂躪著,無薪假、失業潮,只求滿足溫飽、健康的低階的生理與安全需求,遊戲卻實現不同的面貌,《動物森友會》中高度自由開放,可以放上喜歡的掛畫、廣告招牌,還有因為疫情婚禮受阻的玩家,在海灘擺上鮮花、點起煙火,便號召朋友來參加島上婚禮。

正當我們通往自我實現之路,疫情如同受坍方的巨石阻擋被迫停駛,躲在車裡我們焦慮與不安等待救援,沒想到做了場夢,成了陶淵明探訪到桃花源,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美好到讓人無法自拔,但比起窺探他人的桃花源還不讓人滿足,我們竟然還能決定他的樣貌,而那就是動物森友會所帶給我們的,現實需求被滿足而受到撫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