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和平分手,也應該保持適當的距離,放手讓對方追尋和別人共度的人生。想念,就是最好的道別。

文|3am.talk


圖片|圓神出版 提供

太多人選擇做一個表裡不一的舊愛,說著不在乎卻又在心裡偷偷盼望著對方回頭。但我們是一個怎樣的前任,本就不該由那個不愛你的人說了算。所以如果我們最後無法成為對方滿分的戀人,那在你我道別之後,我希望自己起碼可以做一個及格的前任。

不管是否放得下,用力深愛過的前任一定都是少見為妙。就算當初大家是和平分開甚至還有做朋友的餘地,我們都沒有資格去成為對方往後的避風港了。我們越是愛過,就越不該因為熟悉,而成為彼此慣性的備案,現實中的我們,反而會時常因為還能成為彼此的壞習慣或者例外,而暗地裡感到慶幸。哪怕陳奕迅真的說中了十年之後,我們依然是可以彼此問候的朋友,我們也應該只是比普通更普通的朋友。因為過多的接觸總會讓其中一方誤以為是愛,以為萬能的時間已經讓我們蛻變成為彼此合適的人,但實際上,當我們容易對一個人動情,更多時候是出於對他們的不了解。(推薦閱讀:分手後,到底能不能跟前任當朋友?

我們去過的地方太少,見過那麼幾幅風景就以為自己已經走遍了整個世界,才會一直憂愁善感地被人走茶涼的悲哀纏繞回憶和自己。所以就算舊地重遊,那些可以向前走的人多半都不怕想起往事,因為如果我已經看過了比昨天更美的風景,往日的遺憾就會失去了需要被彌補的必要。你說世界很大,因為他早已找到了新歡。轉個頭你又說世界好小,因為他依然是你最放不下的舊愛。

世界到底有多大,其實只取決於我們回頭的頻率。我們越執著於夏天的遺憾,就越無法抵抗嚴冬的冷酷。不要讓自己的明天變成更長的昨天,這樣下去,我們誰也逃不出那座名為思念的迷宮。應該一個人走的路,沒有人能替你走完。所以分開之後那些多出來的時間,沒必要找誰陪你度過,因為一個人真正的魅力取決於,他在獨處的時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獨處只有在你閒下來的時候才叫孤獨,但只要你在這段時間,全神貫注地忙著任何一種事情:健身、閱讀、攝影、泡咖啡⋯⋯恰恰是以後讓你變得比別人有趣出眾的原因。

所以現在就動身出發吧,去哪裡都可以,只要不是留在這裡就好。一個人如果真的值得你去等的話,此刻的他為什麼沒有在你身邊?你不能寄望一個人在傷害你之後,又及時替你治療同一個傷口,所以有些美好一旦過期了,就只能試著替自己找一個必須放棄它的理由。連一個錯的人你都可以愛得這麼投入,以後當你終於遇上那位對的人時,一定會更合適吧。讓你撐過十萬種悲傷的力量未必是堅強,但那股力量一定是和你自身承載幸福的能力有關。


圖片|來源

我們沒有辦法時刻堅強,總會在下雨天忍不住懷念那些留不住的人。會在不知不覺中,沙啞地哼起了小調,耳邊會再次聽見以前說過的情話,在伸手不可觸的地方,也會浮現一張熟悉的臉龐。一個下雨天足以讓我想起了那一首歌、那一些愛、那一個你。

可是,雨停了。

原來想念比愛更痛。想一想,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是一個前任最應該有的樣子:就算我想你,也不代表我還愛你。我們道別時的那句「再見」就和過去無法實現的承諾一樣,千萬別當真。那些我最好的愛,給了你之後,我就不曾想過把它要回來。(推薦閱讀:【那些電影教我的事】分手還能當朋友,只有兩種可能

當某天我想起你的時候,嘴角終於可以不帶一絲苦澀地往上揚,當那些傷心終於顯得精彩時,我們才稱得上是彼此不枉愛過的前任。

早上 7:15 了,

越是深愛過,越不必盛氣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