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關係中,你有沒有一種經驗,是「即便我有錯,也不想認錯」呢?我們都希望能在關係中成為更好的人,但成為更好的人難道要用「永遠佔上風」來證明嗎?帶你了解為什麼有些人時常和伴侶爭奪權力的原因!

前些天,我們收到一條留言,留言者說:「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想壓伴侶一頭,從戀愛起就一直試圖在形式上獲得對伴侶的勝利⋯⋯甚至一路延伸到婚姻也是。我搞不懂自己為什麼就是想贏過伴侶,不然會不舒服。」

兩個人走入一段關係,是從「我」成為「我們」的過程。然而,不是所有的伴侶都會像團隊一樣協作。在一些關係中,兩個人會各自為戰,在一段關係裡搶奪更高的位置。這個現象被稱為權力鬥爭(power struggle)。它讓伴侶們把原本可以用在其他領域的精力和時間都花費在和伴侶的競爭上,創造了怨念和痛苦。

那麼,為什麼人們要在親密關係中和伴侶爭奪權力?是什麼讓我們熱衷於權力鬥爭?如果想結束這種爭鬥,我們該怎麼辦?

我和你的關係是一場權力鬥爭

你的關係裡有權力鬥爭的表現嗎?

很多人並不會意識到自己正深陷於權力鬥爭中,他們只是覺得似乎自己總在和伴侶吵架,或者總是想對伴侶說「不」。在詳細解釋權力鬥爭是什麼前,先對照以下的描述,看看自己是不是正在和伴侶權力鬥爭:

  • 最明顯的是,你希望對方一定要按照你的方式來,妥協讓你非常不舒服。在一段關係中,難免遇到兩個人需求不一致的時候,但你每一次都希望對方低頭,遵照你的意思來。
  • 如果讓你妥協,你的內心總是無法釋懷。你會想要在以後「贏」回來,或試圖用不滿足對方需求的方式去懲罰他。比如,因為對方不同意你的旅游地點,你在第二天拒絕他出去用餐的要求。
  • 如果伴侶對你說「不」,你總是懷疑對方的拒絕並非是為了你們倆好,而是因為對你有惡意。你認為對方不同意你的看法是為了贏過你、打壓你。
  • 平時,你總是試圖證明自己比對方更優秀、動機更好。比如你可能會強調自己比對方好在哪,或是會做更多家務、付出更多,而目的是為了證明自己比對方更愛這個家。
  • 你不想讓伴侶感到你在乎對方,而是會努力讓自己成為「關係中愛得更少的一方」。因為你很怕你的愛會成為伴侶用來威脅你的「把柄」。
  • 你很難對伴侶道歉。你模模糊糊地感到,如果你退讓一步,可能以後就得一直退讓。或者你很擔心自己一旦道歉,就給了對方一個理由羞辱你。

如果你發現上面的描述中,有多條符合你目前在關係中的狀態,那也許你正經歷著與伴侶的權力鬥爭。(推薦閱讀:沒關係是愛情啊!吵架讓我們磨出最契合的形狀


圖片|來源

權力是什麼?權力鬥爭又是什麼?

伴侶們在爭奪的權力(power),指的是影響他人,並且不被他人影響的能力。權力鬥爭即是圍繞權力的爭奪,希望自己在一段關係中能更多地影響、掌控他人,或是更少地被他人控制。

權力鬥爭有時表現為主動的、積極的,人們可能用爭吵、大吼大叫等方式向別人彰顯權力;但有時也表現為被動、沉默的,例如用受害者的姿態強迫對方聽從自己的話,不然就指責對方不夠愛自己。

那麼,在一段關係中,誰有更高的權力呢?簡單地說,誰更輸得起,誰的權力就更高。一方越是依賴伴侶供給的資源,他的權力位置就更低。這裡的「資源」不單單是金錢收入,也包括愛、照顧、社會地位等等。

依賴或許是雙方的,但是彼此需求的權重會不同。可能 A 依賴於 B 的家庭背景提供的社會地位,而 B 也依賴於 A 的照顧,但 A 對 B 的依賴更強,權力位置就更低。

在親密關係中,權力的不平衡是普遍存在的。但在一段健康的關係裡,權力不平衡可能會流動, A 和 B 輪流在不同的方面有更大的權力,比如 A 在理財決策方面有更大的權力,而 B 在生活方式上有更大的話語權等等。

或者,即使有不平衡,但雙方都覺得:總體上來說,他們的不平衡是適當的、可以被接受的。權力低的一方並不會因此覺得自己一定要低聲下氣、作出違背原則的退讓,或是因為權力更低而受到身體、精神上的虐待。

權力的不平衡也未必只有糟糕的影響。良性的權力鬥爭會促使權利地位更低的人試著自我提升來提高影響力。此外,在一段健康的關係裡,權力鬥爭也不會是關係的聚焦點,雙方更重視合作共贏而非彼此爭鬥消耗。

但有時,親密關係中的權力鬥爭會走向極端,雙方將大量時間和精力投入在鬥爭上,或是不惜傷害對方來獲取權力。


圖片|來源

為什麼我更希望自己的權力高於對方?

熱衷權力鬥爭的背後,可能有各式各樣的動機。

恐懼推著我們爭取權力

對權力的渴望,可能源於內心深處的恐懼。通過爭取權力,我們得以逃避讓我們恐懼的事物。比如,有些人和伴侶爭奪權力是為了消除「自己不夠好」的恐懼,通過勝過伴侶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他們沒有辦法為自己塑造積極的自我評價,而只能將評價建立在外界,比如贏過他人。而且,他們會將對自己的不滿投射到伴侶身上,認為伴侶一定和自己一樣,認為他們不夠好,所以他們要通過戰勝伴侶來扭轉伴侶對自己的負面評價,即使伴侶其實並沒有那樣想。

也有些人要取得權力,是為了擺脫「受他人控制」的恐懼。他們感到一旦自己權力低於伴侶,就會失去自己的「自主性」(autonomy)(Beck, 2016),沒辦法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此外,有些人之前就習慣壓他人一頭,他們之所以很怕受制於人,因為他們很清楚被控制的人會被如何使用,他們很怕和對方陷入同樣的境地,同時,他們也很想保有掌控權力時的快樂。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在 B 追求 A 的過程中, A 一直處於權力高位,因為 B 需要他的青睞,所以他可以讓 B 為自己做很多事。而進入關係後, A 感到自己的優勢可能消失,但他還希望能繼續支使 B 。

最後,贏得權力鬥爭,是為了消除對「失去伴侶」的恐懼。他們認為只要讓伴侶多依賴自己,控制住伴侶的行動,伴侶就無法離開他們,他們就能一直保有和伴侶的關係以及伴侶對他們的愛(和臣服)。但他們沒有意識到,這種鬥爭式的「挽留」反而把對方推遠。

在關係中追求權力,是對其他領域無力感的補償

有些人之所以熱衷於和伴侶權力鬥爭,是因為他們在其他領域沒有權力。他們希望通過在親密關係中獲得權力,能消除其他領域帶來的失控感,比如有些人在工作場合有個強勢的領導,等回到家中,他們就想迫使伴侶聽自己的。

和伴侶爭奪權力是為了對外展示自己的力量

權力鬥爭可能不止涉及到關係中的二人,也是為了向別人展示自己的控制力。比如人們會在外人面前讓伴侶聽自己的話,來獲得他人對自己權力的認可;而責備伴侶在他人面前「不給自己面子」,就是在責備伴侶沒有配合自己,讓自己獲得「有權力」的社會認可。但這種獲得他人的認同,是以貶損自己的伴侶作為代價的。


圖片|來源

哪些因素加重了我們勝過伴侶的渴望?

過往經歷

生活在高壓控制下的人會在進入親密關係後更想爭奪高權力位置。比如,從小被父母控制、無法隨心所欲做自己的孩子,因為受夠了被壓迫,在長大後試圖在關係中彌補童年裡缺失的自主權。

此外,那些目睹家長權力鬥爭的孩子,也會更傾向於和伴侶爭奪權力。這一方面是因為,權力鬥爭是他們唯一熟悉和知曉的與伴侶相處的方式;另一方面,他們從小目睹了權力更低的人會遭受怎樣的對待,他們不想也成為權力的受害者。

人格特質:自戀型的人會更試圖贏過對方

自戀型的人更看重自己的需求,他人在自戀者看來更像是滿足自己的工具。在權力上勝過對方是一種打壓他人的手段,以便讓他人更聽自己的話、做一個「好工具」。

處於高權力位置會讓人變得偏執,更執著於自己的權力

研究發現,如果一個人習慣自己處於高權力位置(比如在工作領域已經占據高位),當他遇到另一個高權力者時,會變得偏執,更容易不信任對方,認為對方威脅到自己的權力(Zhao & Greer, 2017)。這種情況下,當一個人在親密關係中遇到高權力的伴侶時,也可能會更主動地、更有侵略性地去爭奪自己的位置。

文化因素:親密關係裡的權力,也與性別和社會文化有關

研究發現,在一段異性戀關係中,相對於男性,女性更看重自己在關係裡的權力位置。對女性而言,權力位越高,她們越覺得有更高的親密感、這段關係越穩固;而對男性來說,自己在關係中所處的權力位置,與他們對關係的親密度、穩定程度的認識無關(Bay-Cheng, 2017)。

這是因為,親密關係並非存在於真空裡,它不可避免地受到社會文化因素的影響。對男性而言,即使在關係中權力地位低於伴侶,他也能被其他領域中的權力感所撫慰;比起女性,男性也更不擔心自己的異性伴侶會虐待他、傷害他。

甚至親密關係裡暫時的低權力是被社會鼓勵的(「男主外,女主內」),而親密關係也是他生活裡相對次重要的一環。(推薦閱讀:總是讓你痛的,不是愛情!親密關係的七個思考

相反,對女性來說,在親密關係中爭取權力,就像在其他領域裡爭取權力一樣,是一場持續的鬥爭。既然在其他領域也很難獲得權力感,親密關係只是除了工作、社交、學術外的另一個戰場,在其中能獲得的「勝利」,或許能彌補在其他領域中的無力與缺失。

如果一段關係裡,她會一直處於下風、得一直為自己的不公正對待而反抗,那麼這段關係就不是一個讓她感到安心、溫暖的關係。


圖片|來源

如何停下權力的鬥爭?

在權力鬥爭的過程中能做什麼

有時我們正發現自己處於和伴侶的鬥爭中,要如何停下鬥爭呢?伴侶咨詢師 Rimland(2015)介紹了停止鬥爭的五個步驟:

第一步:放慢節奏。如果你們正吵得如火如荼,不妨先冷靜下來,把自己抽身出去做觀察。你可以觀察一下當前你們的狀態:是誰開始的鬥爭、為什麼鬥爭?觀察自己的情緒狀態,例如覺察是什麼引起了你當下的好勝心。

第二步:以身作則。也許在鬥爭中,你們雙方都爭搶不停,但至少你可以控制住自己,先放棄鬥爭。如果一方不參與,另一方也只能先罷手。

第三步:談談鬥爭。和伴侶描述當下正發生的鬥爭,聊聊該怎麼辦。但不要用指責性的語句或者態度(像是「都是你,才讓我們吵起來的」)。

第四步:挑戰自己。暴露自己的真實想法和情緒或許是很難的,但你可以試著和伴侶聊聊在鬥爭底下的真實想法(「我不同意你去新公司是因為怕我們相處時間更少」)。

第五步:保持耐心。權力鬥爭一時半會不可能消失,重新建立聯結需要時間,對你和伴侶都保持耐心、多多嘗試。

在鬥爭沒爆發時,我們可以怎麼做?

除了在正發生鬥爭的時候試著停戰,人們也可以在平時的生活中,試著將充滿鬥爭的關係轉變為合作的關係。

比如,我們可以試著把註意力從關係內的鬥爭轉向外界的問題。研究發現,關註外界的問題能降低內部爭鬥(Zhao & Greer, 2017)。處於鬥爭中的伴侶可以想想哪些是你們共同的「敵人」,把對控制欲和獲勝欲的追求從伴侶轉移到外界。

再例如,我們可以換雙贏的視角看待關係中的「妥協」。過度的權力鬥爭帶來的後果是「雙輸」,即使你表面上一直處於贏的位置,但對方內心持續增長的不滿,最終會影響你們關係的質量,或導致關係破裂。

相反,在不違背你原則的前提下,你的付出讓伴侶高興的同時,反過來伴侶的好心情也能給你帶來快樂,或者伴侶也會做出互惠性的回報。

此外,如果發現自己深陷與伴侶的鬥爭,我們需要重新評估自己的生活。如上文所提到的,有時我們選擇和伴侶爭奪權力,是因為我們在生活的其他領域受挫。我們需要問問自己:我現在對自己滿意嗎?這段關係讓我幸福嗎?我希望做的事都做了嗎?如果你發現自己正通過和伴侶的權力鬥爭來滿足自己的需求,試著在其他領域滿足這些需求。

希望通過今天的文章,大家能認識到為什麼會想和伴侶爭奪權力,並試著結束雙輸的局面。我們都該時不時問問自己:從一段親密關係裡,我們到底想要獲得什麼?如果想要獲得的是愛,那麼惡性鬥爭帶來的傷害其實與我們最想要的事物背道而馳。

鬥爭往往並不是一個人的事,「和平」需要雙方一起締結。不過,雖然無法控制別人,但我們總能控制自己。如果你停下了權力鬥爭,而你的伴侶卻依然試圖壓你一頭,持續地傷害你,那麼你總是可以選擇離開、去一段能給你帶來的愛的關係,這是你始終握有的權力。

以上。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