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想,這樣做到底好不好。

 

畢竟一個男人來介紹一個女性向的重要類型小說,有點怪;不過,一個以女性為中心的資訊平台網站卻沒有這方面的專業介紹,也非常奇怪。

 

無論如何,基於好東西應該和更多人分享,我還是硬著頭皮上陣了。

 

向第一次見面的朋友作個自我介紹:我看了二十幾年的美國羅曼史小說,作了十幾年的羅曼史翻譯,創作並出版過九本言情小說,碩士論文寫的也是美國羅曼史研究,不管論文寫得好不好,那篇論文是全世界極少數針對美國當代通俗羅曼史作的文本研究先驅。

 

我熱愛羅曼史小說,也希望讓更多朋友瞭解這個很美好、很浪漫,也遭受很多誤解的女性向類型小說。

 

根據美國羅曼史作者協會(註一)對羅曼史小說下的定義,通俗羅曼史是「以主角間的感情發展為主軸,結局圓滿的愛情小說」。

 

乍看之下,美國的羅曼史小說和中文的言情小說應該是同一種東西,都是以愛情為主題的類型小說,但因為中西文化背景和文學傳統的差異,大體而言所呈現的方式還是不太一樣。

 

中文的言情小說比較抒情,重視人物的情感刻畫和氣氛的描寫,這和中國文學的詩歌抒情傳統有點關係。

 

英美的羅曼史小說繼承的是中古世紀吟遊詩人的騎士文學傳統,更強調事件劇情和特定主題的呈現,所以在美國通俗羅曼史的故事中,劇情的架構和張力會比中文言情小說更為突顯。

 

因此,這兩者的讀者群有重疊但並不一樣。因為篇幅、描寫方式和題材選擇,翻譯小說的讀者對羅曼史的接受度,常常反而比一般看中文言情創作的讀者更高。

 

近代美國通俗羅曼史的分水嶺,通常會以一九七二年凱瑟琳‧渥迪威斯的《意外的情人》出版開始起算。從那之後,原本就很受歡迎的羅曼史市場更加蓬勃,銷售數據長年佔據美國小說市場三分之一以上,內容更是廣泛多變,從傳統的小品愛情、歷史、西部拓荒、懸疑、情色,到近年大受歡迎的奇幻題材,和其他文類元素的混搭在羅曼史中早就是一種不變的變動,因為讀者群廣泛、優秀的創作者眾多、制度也健全,所以美國的羅曼史創作範圍與自由度非常多元,每年浪漫時代雜誌(註二)和美國羅曼史作者協會舉辦的年會活動都吸引了非常多人的參與。

 

通俗羅曼史在美國早期被認為是家庭主婦的色情讀物,在三百多頁中不到十頁的床戲場面,比例可能比一部好萊塢電影的床戲還少,卻一直被拿出來大作文章。一直到今天,這樣的聲音還是沒有少過,市佔率最高、銷售量最大的通俗羅曼史一直被視為是類型小說中的賤民。

 

來,請跟我大聲說一次:這、是、歧、視。

 

個別的作品難免有高下,但把一整個文類踩在腳下,不分青紅皂白一概而論,就像有人一看到討厭的榴槤,就說那種東西完全沒有營養一樣……呃,好像哪裡怪怪的吧?不喜歡是一回事,但沒有營養?沒有價值?可惜的是,甚至有許多自詡為女權主義者的批評家也跟著這樣的「社會共識」,撻伐這個由女性作者為女性讀者寫作的類型小說。

 

一九九二年,由紐約時報暢銷羅曼史作家珍‧安‧克蘭茲號召多位羅曼史作者和相關學者共同寫作,由賓州大學出版了學術論文集《危險男人與大膽女人》,重新定義美國當代的通俗羅曼史小說,宣示通俗羅曼史是「屬於女性的文類」,主要「由女性創作者寫給女性讀者」的類型小說,是「頌揚女性獲得力量的作品」,這樣的主張和論述大膽地挑釁了一直高高在上的殿堂文學研究者(和同屬通俗文學的其他類型小說),也徹底反轉了這二十年來羅曼史研究的方向。

 

到今天,羅曼史有越來越多有才華的創作者投入,許多羅曼史作者在各自的專業領域成就也相當卓越,包括劇作家、記者、律師,甚至大學教授,為這個「頌揚女性獲得力量的類型小說」帶來更多的活力與刺激。

 

羅曼史在台灣曾經紅極一時。在二十多年前,當時的版權觀念還不盛行,羅曼史小說出版最顛峰的時期,一星期會有二十幾本翻譯羅曼史上市。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我有陣子瘋狂到每本都買……

 

那是個美好又混亂的年代,台灣讀者可以接觸到許多名家和名作:茱蒂‧狄弗洛、喬安娜‧林賽、茱麗‧嘉伍德、諾拉‧羅伯特、茱迪‧麥娜、珍‧安‧克蘭茲、琳達‧霍華,有時候同一本書甚至會有兩間出版社以不同的書名同時出版上市。儘管翻譯品質不一、內容時常大幅刪改(有些書甚至連作者名字都換了)、包裝粗劣、行銷匱乏,但那無疑是美國翻譯羅曼史在台灣出版市場的黃金歲月。

 

隨著六一二大限(註三)的到來,翻譯羅曼史的成本大幅提高,加上閱讀市場生態的改變,出版社紛紛退出翻譯羅曼史的市場,轉向中文言情創作的出版。曾幾何時,台灣的翻譯羅曼史只剩下少數出版社一月一書,奄奄一息的狀態。

 

不過,羅曼史的讀者從來沒有離開,今年上半年城邦集團下的春光出版社重新出版了由我翻譯,茱麗‧嘉伍德的經典作品《新娘》和《國王的獎賞》,依舊登上了蘋果日報的銷售前十名,而且以極快的速度售罄再刷。

 

我相信,真愛不死,喜歡浪漫的讀者永遠存在,這個市場只是需要更積極的經營和多一點的分享,希望透過這個專欄定期的分享,能讓更多老讀者回想起曾經的美好閱讀體驗,也讓新的朋友認識更多優秀的作者和作品。

 

往後,這個專欄將每個月依類型、作者、作品等不同方式,向大家介紹美國通俗羅曼史的發展與現況,以及台灣出版市場的最新羅曼史書訊,下個月將從席捲美國羅曼史市場十多年的奇幻風潮開始介紹,請多多指教。

 

 

本月推薦作品:

 

《吻了五個世紀》,茱蒂‧狄弗洛,向慕華譯,春天出版

 

這本書在二十年前曾由希代出版社出版,以《吻了五個世紀》開始,台灣的出版市場正式進入美國翻譯羅曼史的黃金年代。春天出版社於去年重新翻譯出版,和原本的節譯本不同,這次出版的是全譯本,喜歡這本絕版經典的讀者千萬別再錯過了。
《吻了五個世紀》以一名缺乏自信的二十世紀女性被未婚夫拋棄,向上帝祈禱金甲武士拯救,卻真的遇到穿越時空而來的中古騎士作為故事開端。原本互看不順眼的兩人在尋找改變男主角悲慘命運的旅程中互生情愫,一開始看似拯救者的男主角卻成了女主角拯救的對象。這個穿越時空的故事改變了當年男強女弱的羅曼史公式傳統,無論在美國或台灣都是非常受到歡迎的經典作品。

 

《新娘》,茱麗‧嘉伍德,唐亞東譯,春光出版

 

美國羅曼史天后茱麗‧嘉伍德的經典蘇格蘭高地羅曼史。當年曾由林白出版社出版,當年都有刪改過部分內容。春光出版社於今年一月重新翻譯出版,和《吻了五個世紀》一樣,都是全譯本。
《新娘》描述一名英格蘭淑女被迫與野蠻的蘇格蘭高地領主聯姻。女主角在遠離家園的蘇格蘭城堡中,努力適應新的文化和環境,並瞭解那個傳聞中殺死自己前妻的丈夫。茱麗‧嘉伍德輕快幽默的筆調,混合了灰姑娘和藍鬍子的童話傳統,這部「嘉伍德經典」甜美中帶有一絲的懸疑,很適合配一杯熱巧克力,作為辛苦工作一天後的睡前讀物。

 

《國王的獎賞》,茱麗‧嘉伍德,唐亞東譯,春光出版

 

同樣是茱麗‧嘉伍德的作品,是她比較少見的中世紀英格蘭背景故事。這本也是春光在今年出版的完整新譯本。當年曾經有林白出版社和希代出版社出版的版本(希代版本書名為《難言的,總是藏得最深的》),但兩個舊版都是刪譯本,內容並不完整。
《國王的獎賞》的背景是征服者威廉的時代,男女主角分別是英國貴族之女和法國男爵,雖然是敵對的雙方,但嘉伍德的故事絕對不會讓讀者帶著心痛結束故事。國仇家恨的設定在故事中只是一道必須努力跨越的阻礙,往事已矣,美好而光明的未來,才是愛情中的雙方必須共同努力的目標。

 

 


 

註一:美國羅曼史作者協會(Romance Writer of America)在1981年成立,是美國羅曼史作者的專業非營利組織。每年夏天舉辦的美國羅曼史作者協會年會針對當年度的出版作品頒發美國羅曼史最高榮譽RITA獎,並針對尚未作正式商業出版的新人作品頒發金心獎。RWA年會參與者以羅曼史專業人士為主,包括出版社、編輯、經紀人、專業作者和計畫投入羅曼史寫作的新作者。

 

註二:浪漫時代雜誌(Romantic Times)是一九七○年代成立的美國專業羅曼史書評雜誌,是美國最權威的羅曼史雜誌,從一九八二年開始,每年春天都會舉辦浪漫時代愛書者大會,內容包括專業演講、作者簽書會、化妝舞會和猛男秀表演。浪漫時代愛書者大會參與者和美國羅曼史作者協會年會的性質不同,主要以羅曼史讀者為對象。

 

註三:「六一二大限」是指台灣政府當年為了落實著作權法,規定在1992年6月10日前未獲得正式授權之翻譯出版品,於1994年6月12日以後不得再行販售。

 

相關網站:WRN西洋羅曼史讀書會 http://www.wrn.tw/

首圖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