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好友W敘舊。

W是英國人,三年前我在澳洲交到的好朋友。

我們都因為久居 Byron Bay 而成為朝夕相處的好夥伴,大家一個接一個離開後,大部分的人又在最短時間內,以各種辦法回去那兒消遙。

W並沒有,不是他不想回去,他非常非常想,可是他得先把在澳洲欠下的龐大卡債還完,才能開始存下一筆旅費;好多次我在台灣,和在英國的他線上聊天,我都擔心他的心理狀態──所有的朋友又都過去Byron,只剩他一人在冷冷灰灰,讓人心情都陰鬱的倫敦;我盡可能逗他開心,但多數時刻,他仍是消極低潮。

去年十月時,他非常開心的跟我說,他已付清卡債,還存了一筆為數不小的積蓄,至少能讓他這次過去Byron,就算不工作也過上好一陣清閒,他也已訂好機票了,十一月初就飛。
那當下我開心的連打出好多笑臉,我真是太為他開心了,過去幾個月我們並沒有太多時間交談,甚至連我後來到了倫敦都還沒和他見上一面,因為他所有的時間都忙著工作還債存錢──終於,他達成目的了!

但是,事情並非這樣發展。

十一月中,照理說,他早應該在澳洲了,卻發現他依然在英國。我第一個冒出的念頭──是這傢伙不會又欠了另一大筆卡債了吧?

出乎意料的,他和我說,他做了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就在他重回嬉皮生活的日子到來之前,他得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工作升遷機會,只要他在持續在該崗位做一陣子,他就可以保證升上主管階級,擁有在我們這年紀來說是筆為數可觀的年薪。

他和我說,這真是他做過最難的選擇,天人交戰之後,他放棄訂好的機票,決定留在英國,同時,因為這個決定,他永遠失去一位好朋友。那位原本預計和他一起同行的友人,無法接受他的決定而和他斷交。

聽完這些,我打出,「W,我真的真的好為你開心。」

我說,「能做出這個決定,代表你真的成長了。」

當然,我們都想回去Byron,過每天衝浪曬太陽飲酒作樂為歡通宵的生活,可是那時的我們,把每一天當成沒有明天在活,賺多少、花多少,其實,要這樣過一輩子,也不是不可能;又,真的就這樣一輩子?

這兩年下來,我看W時時意志消沉,我當然知道他有多渴望回去,可在這最難的交叉路口,他在思考過後,做下了這個決定。從此保障生活嗎?或許未必,但他知道這是自己要的,他知道對現階段的自己而言,這是最好的選擇。

我真的好為他開心。

長大是什麼?

歲數增長不等同於長大,長大也不是你可以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長大,是你開始懂得為自己負責任。

前些時候,小我兩歲的的妹妹很認真,又帶點沮喪的問我:「姊,到底怎麼樣才能長大?」

那當下我回答不出來,我只說,「幹嘛長大?」

對於我們愛的人而言,對方何必長大?最好永遠都不受傷、不吃虧、不辛苦,最好永遠都是自己的小寶貝。所以我把這問題丟出來,給其他有經驗、有見解的人回答。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每一個選擇都會領自己向不同的道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要學習的課題。

忘了說,W和我同年,都是20初頭的年紀,對大部分位於這年紀的人而言,還是在大學的生活,可很快的,六月畢業季後,各方前途茫茫或忙盲。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要長大?

又,長大到底意味著什麼?

〉〉在機場,別過頭之後...
〉〉【Yolanda says】旅途路上:攝影記錄感動每一刻
〉〉女人30,Dream and H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