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中東地區其他的國家,杜拜顯然是最為西化開放的城邦,杜拜居民有七成是外國人,相較杜拜的高調西化,電影慾望城市2的拍攝地點阿布達比則致力於保護傳統阿拉伯價值,與降低西方文化對人民的衝擊。

 

在杜拜,非伊斯蘭教徒的外國女性得以穿著自己喜好的衣服出門,在沙漠烈日當空下,從沙灘到購物中心,大批歐美女性一貫的袒胸露腿,也不見誰上前喝阻。不過一些維持保守民風的規定還是有的,比如:男女不得在公眾場合親吻、不可以在街上跳舞、電影內容不得有任何裸露鏡頭、不得在公眾場合高調談論跟性有關的話題與器官(前兩年有一個英國觀光客,因為在杜拜街上穿著提倡乳癌防治的上衣被判刑)、網路連不上色情網站,以及未婚男女不得同居,知情者可以依法檢舉等等。

 


當地女性在公眾場合則一律一身黑色外袍與遮蓋頭髮的頭巾,是否帶面紗則依各家遵守教規之嚴謹程度決定

 

伊斯蘭教相信女人的頭髮對男人是一大誘惑,因而女性教徒在公眾場合不能露出頭髮。另外因為有教派分岐,出身奉行嚴格教規家庭的女人出外須帶面紗,有的全臉遮蓋(像新娘禮服的頭紗,只不過是黑色),有的可以露出眼睛,有的可以不帶面紗。

 

但愛美是女人的天性,真主阿拉也無力攔阻,既然衣服上選擇有限,有錢的阿拉伯女人便在頭巾、披肩、鞋子、包包跟眼妝上爭奇鬥豔,我尤其喜歡阿拉伯女人化眼妝的方式,濃密又翹長的睫毛配上上下向外拉長的粗黑眼線,女人的眼波流轉無盡柔媚。

 

伊斯蘭教教義要求女人遮掩她們的身體髮膚,穿著不會顯露任何曲線的寬鬆長袍,以杜絕任何一點男人對她們的遐想,但要說阿拉伯人對於男女情事保守得緊,又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所謂的有點類似台灣酒店的紳士俱樂部﹝gentlemen’s clubs﹞滿街都是, 曖昧的招牌、傳單也是極盡挑逗與性暗示,大力歌頌女人生育能力的肚皮舞也是起源自這個地區,中東對於再自然不過的男女性事顯然有很矛盾的情結。

 

而我身處異地,也只能入境隨俗。雖然我的黎巴嫩籍主管(基督教徒)再三跟我保證不會有問題,但為避免所有可能的麻煩,我與男友出席工作上的社交場合時,還是大多以夫妻相稱;出門逛街時,想要擁抱親吻對方還要先四處張望確定沒有人會看到,才能很快速的親一下,彷彿回到高中時代,背著媽媽偷偷約會的樣子!這種角色扮演、與類似偷情的刺激感,倒也為平淡無奇的上班族生活中憑添不少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