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上的女孩》,改編自珀拉霍金斯同名暢銷小說,主角是跌入谷底而染上酗酒的瑞秋,每天搭著同班列車,觀察一對住在沿線的完美情侶。某天,她竟成了他們失蹤案的關鍵人物。當她這名偷窺者跨越了旁觀與著迷的界線,她就必須設法找到真正的殺人凶手,或是發現她自己其實才是手上沾了鮮血的凶手。列車上列車外,馳騁而過的,是一個個碎裂的女人。(推薦閱讀:

文/KD

列車駛過,原路駛回,日復一日。

徘徊,放不下的過去,過去不夠好的自己就這麼不夠好的留在了過去,但也因為過去了,失去扭轉的機會,彷彿某部分的自己就這樣永遠定型在某些時空當中。

一個失婚失業的女人,延續著自己不夠好的人生,忙碌的假象騙不了自己,她知道自己做錯太多事,也知道自己無力彌補,但她對人生沒有惡意,只是靜靜地守護僅存的一點點想像中的美好。

一個藏著祕密的女人,不願意懷孕也不願意忠於一個男人,她知道自己所有故事,但不願分享;她知道是非對錯,但不願遵守。

一個搶走別人丈夫的女人,努力守護搶奪而來的婚姻,卻害怕得來不易的孩子與丈夫消失,因為恐懼所以衡量對錯的尺漸漸失了準。

性情不同的人說故事的角度也各有差異,有些人把人生所有的遭怪到自己頭上,沉溺於那些自責,渾渾噩噩的過一天算一天;有些人不願正視人生的不堪,寄託肉體的慰藉,用快感提醒自己還活著;有些人時而猜疑時而怨恨時而溫柔,每一次情緒爆炸後提醒自己必須善體人意,每一次委屈吞忍後不甘心的暗自流淚。(推薦你看:

都是人,大部分是女人。

看別人幸福也是一種幸福

這是一部從不同的女人各自的視角建構出來的故事。偶爾會因酒精失憶的離婚元配,每天坐火車經過曾經居住的房子,但她在意的是隔壁鄰居女主人和她的先生,素不相識也許才是最完美的相識,一天她意外發現女主人背叛了丈夫,原本美好的想像瞬間破滅,她要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她要這美好的一切回歸正軌,她要親手執行。

酒醒後卻得知女主人當天喪命的消息,警察找上門,她忘記自己做過什麼,酒精使她失憶,但酒精會使她殺人嗎?警察懷疑她,搶走她丈夫的女人也懷疑她,連她自己也懷疑自己,到底我們是敗給了信任的人?還是敗給了自己?

其實說穿了陌生人的幸福為何會變的如此重要?對女主角來說,也許是她經歷了一段失敗的婚姻,所以不願看別人的悲劇發生;也或許是生命裡已經沒什麼能期待了,所以一點點的破壞都罪不可赦。

對愛的人錯誤的期待

為了一段關係的完整,我們會願意相信我們是錯的,當你深愛的人告訴你:你是錯的。

當你把一個人的份量看的重,那表示你將自己縮小了。

:「那有什麼關係呢?那可是我愛的人啊!」。

可是,他也是人啊!他也會自私,也會怨恨,也有不願與你分享的回憶,那些人生的難題,不是你把自己縮的小小的,心悅臣服的依偎就能突破重圍的。

你最不願分享的故事可能傷你最深,人們是這樣,無傷大雅的事胡言亂語的噴灑出來,真正需要分擔的卻留給自己夜裡反芻,但那些不為人知終將塑造成我們的模樣。

就像片中的三個女人,各自處在困境之中,用每一天的生活來處罰自己人生的不美好,卻說不出個所以然,自虐成性卻忘了本性。

你永遠有機會選擇甚麼時候下車

在回憶的路上往返,非得起了波瀾我們才願意往別處多看幾眼,我們總是想著自己沒做好的那些,不去想剩下的路我們還能做好哪些,是啊!因為可能就是那些沒做好的導致現在的情況,但現在的停滯也終將成為未來的遺憾。(推薦閱讀:

如果你還在回憶往返的列車上,或許,找一個不熟悉的月台下車,把回憶輕輕地放在你常坐的那一節車廂,把他或他們也留在那裡,相信他們已然安放;相信他們會前往更好的地方,你知道自己不會遺忘,他們是你故事的一環,但不是全部,你會在陌生的月台找回熟悉的自己,和從前相比你又更不一樣了,經歷了一段旅程,你更沉著,更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