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華盛頓郵報釋出影片,川普大談調戲女人之道,「抓住女人的私處,接下來你能為所欲為」,他為此公開道歉,同時也說自己只是說說,從沒真的付諸實現。我們來談談,為什麼我們不該接受川普的「更衣室閒談」?(推薦閱讀:你的一票會給川普還是希拉蕊?

「抓住她們的私處,接下來,你就能為所欲為。」"Grab them by the pussy, you can do anything."

「你如果是個明星,她們就會什麼都讓你做,所有你想的到的事情都可以做。」"And when you'are a star, they let you do it. you can do anything."

「我試著要幹她,她已婚,我對她發動熱烈攻勢,待她像個婊子,但我得不到他。這幾年看到她,她改頭換面,胸部變得又假又大。」"I did try and fuck her, She was married. I moved on her like a bitch, but i couldn't get there. She's now got the big phony tits"

「我想先來吃點口香糖,我想我等一下會情不自禁親她。你知道我對美人毫無抵抗力,我就直接親下去,像磁鐵相吸。直接強吻,等都不想等。」"I just start kissing them, it's like a magnet. Just Kiss. I don't even wait."

那是 2005 年,一輛大巴上,川普和電視主持人 Billy Bush 相談甚歡,川普自信滿滿的聊起調戲女人之道,看到漂亮女人就想吻,反正先往私處抓下去就對了。由《華盛頓郵報》披露的這則三分鐘影片,在世界引起軒然大波,共和黨支持者紛紛表態不再挺川普。

川普隨即發表聲明,稱這是「更衣室玩笑」,而且已是多年發生的私人對話了。並且指稱比爾·柯林頓說過更多糟糕的玩笑,做過更糟糕的事,比自己糟糕更多。最後他說,如果有人覺得被冒犯,那麽他道歉。

道歉文裡頭,川普寫下「我說過我不完美,也不會假裝我是完美的人。我確實有說過這些話,但認識我的人都會知道這些話無法代表真正的我。我確實講過蠢話,但這些蠢話跟其他人真正做過的行為,依然有很大的差別。」

厭女事件簿:人人身邊都有一個被姑息的川普

一直在想我們該如何評價川普?

當年我們認識他,他有好多身份,是億萬富翁,房地產大亨,美國小姐理事,曼哈頓的哥倫布圓環有個廣場以他命名,記得他多次在節目中談起女兒,稱她性感,說要不是自己是她爸,都想跟她在一起,彷彿性感是對一個女人最大的稱讚。(推薦閱讀:

他以口無遮攔的形象出線,打著「美國該風光再起」的旗幟,主張樹立高牆阻擋外來移民,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三月,他大咧咧地說,墮胎的婦女應該受到懲罰;四月,他以柯林頓外遇攻擊希拉蕊,他是這麼說的,「如果希拉蕊連老公都滿足不了,她憑什麼認為自己能滿足美國?」;九月,他笑稱環球小姐馬查多就是個「豬小姐」。(同場加映:

川普的厭女發言,可以寫成很長的事件簿,而每每都有人出面替川普辯護,「至少他很真實」、「他不過是不加以掩飾」、「我們選的是總統不是老師」,或許恰恰反映的是:我們已經太習慣活在一個普遍厭女的社會,人人身邊都可能有一個被姑息的川普

當不尊重被合理化為「更衣室的閒談」

爭議影片在第二次總統辯論賽中被重重提起,川普道歉的同時,也直接反嗆希拉蕊,你要不要看看你老公真的做過什麼糟糕事?我可是什麼都沒做過。

回應影片,川普的立場很明顯,他說我不過是閒聊,我從沒有真的付諸實現,意淫無罪,你們不能用私下閒談定我的罪。

川普的回應很有意思,無論他做與沒做,我更想問的是,是什麼原因讓川普輕而易舉把「對女性的羞辱」合理化為「更衣室的閒談」?是什麼原因讓我們的社會容許這樣的「日常閒談」?而這樣的「閒談」,滿足了誰,又鞏固了什麼?

我們想要的當然不是表面高喊「政治正確」,關掉麥克風,走下舞台,一句女人是豬,一句女人有錢就好上的社會。性別不平等總是在生活裡,川普這樣一句「無心之過」的「強暴語言」比想像中更重要,因為那正是女人日以繼夜,努力反擊的日常。(推薦閱讀:訂閱女人迷性別觀察

何春蕤在《驅散強暴的陰影》一文中提到,「強暴之所以可恨,不再是因為它毀壞女人的名節,不再是因為它造成一生的傷害,而是因為它侵犯個人的身體主權,違反了個人的空間權利──不管侵害者和受害者之間有什麼樣的親密或陌生關係,是女人還是男人,是成人還是小孩,侵犯都是一樣可恨的,都是要被全民聲討的。」

當強暴語言一再在日常生活裡被姑息,我們可能養出縱容強暴與性侵的社會,我們之所以要起身反抗,不是為了「保護女人」的立場,而是為了尊重每個人的身體主權,是為了不再有下一個人,認為自己能不問意願,就伸手進他人身體。(同場加映:

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候選人,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未來

許多人說,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太艱難,川普跟希拉蕊根本比爛。

希拉蕊的女性主義立場搖擺,像隻變色龍,她總是解釋不清楚郵件門事件自己的立場,她高舉的彩虹旗不知道是不是作秀?川普的種族歧視與厭女已成經典語錄,他說中國是竊賊,別再讓他們強暴美國;他說要築起高牆,帶絕望已久的美國重返光榮,許多人不敢想像那又會是怎樣的美國?

人們頻頻回首,思考著,美國怎會走到這一步?

我想以蜜雪兒歐巴馬演說裡的這句話,給遙遠這一頭的我們一些想法,「我們選擇的不是民主黨或是共和黨,不是左派或是右派。不是的,這個選舉以及往後的所有選舉,我們都在決定誰有能力形塑下一代的生活。」(全文:

我們手上固然沒有那張美國總統選票,但同樣的,每一次的日常表態,都特別珍貴,你願意給哪個人領導國家的機會?你願意給哪個不夠好的人學習的機會?你服氣什麼樣的意識形態?你反抗什麼樣的不平現狀?你希望想像什麼樣的明天?

日常的選擇就是一場一場的選舉。而撇開口水戰與烏賊戰,一個領導者將帶領一個國家前往什麼樣的未來,是更黑暗還是更光亮,我覺得那才是一場大選裡頭最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