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那時候的妳,妳曾為愛情受傷,妳曾因為一個不值得的人失去自己,他曾捨得讓妳淋雨走回家——然而這條路,妳還是這樣走過來了。那時候的妳好傻,可是妳傾盡全力,沒有對不起自己。心疼當時的自己,給妳心裡的女孩,一個深深的擁抱。(同場加映:

那時候的妳

妳想知道自己哪裡不好,總是遇到半途而廢的人。

而我想告訴妳,這些安排都是為了妳好,因為知道妳還沒辦法主動離開一段不快樂的愛情。

(要到了很後來,妳才會得知一件事情:和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在一起,要比離開一個不愛妳的人更難受也更被連累。)

有時候,我會想起那個沮喪的妳。


(圖片來源:來源

那時的妳還很年輕,以為愛情和妳一樣簡單。好不容易喜歡一個人,他就會是自己人。妳把他想得和妳一樣:說了喜歡就是要去愛了,很難說不要就不要;笑容交給了他、日記遞給了他,「想念」和「以後」都在他那裡了。妳不是沒有受過傷,快要習慣有他的時候,也會擔心自己的慣性太強,有一天要是不能習慣了該怎麼辦?「傷害」忽然跑來找妳,很小聲地在妳耳邊說:「妳忘了我嗎?」

可是來不及了,妳已經喜歡他了。妳以為,喜不喜歡從來不是選擇題,那不是妳可以選擇的事情。

就妳不合時宜,就妳沒有見過世面。在妳不知情的時候,所有人都說好了:喜歡一個人不代表想要在一起,接吻了不代表快要在一起,睡過了不代表已經在一起。(你會喜歡:

不代表妳找得到他,不代表他會打電話給妳,不代表隔天、生日、週末,妳不會一個人過。

不代表愛情。

那個先說喜歡妳的男人,要妳的身體不要妳的心,要妳好好喜歡他就好,你們不會在一起。妳訝異地看著他,他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他說得好流利,妳聽得好吃力。聽不懂為什麼喜歡不能在一起?「還沒有準備好」的意思是什麼?要準備什麼呢?

聽不懂為什麼他說妳很特別,所以不可以傷害妳?他又知道會傷害到妳了?他憑什麼替妳做決定啊?喜歡一個人就是願意為了對方受傷,「冒著流淚的風險。」他懂不懂啊?

妳以為他是例外,最後發現自己才是例外。後來喜歡妳的男人,都是喜歡妳的條件而已。失望了幾次以後,妳已經沒有太多表情。妳甚至覺得自己好有才華,最會的就是讓人捨得失去妳。

我都記得的,那幾個很涼很深的晚上,妳若無其事說了再見以後,還沒有辦法太快回家。因為妳看起來很糟,不能讓妳的爸媽看到。妳想起很久以前愛過妳的那個人,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原來他對妳那麼好。想起那幾個很會虧妳的朋友,他們應該沒有想到妳在流落街頭,還以為妳在另外一張床上睡得很好。

距離上一次戀愛多久了?多久沒有當一個人的女朋友了?妳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哭了起來,沒有人告訴過妳,不被愛的晚上會一片荒涼。

然後,妳寫了妳的第一本書。

有時候,我會想起那個傷心的妳。

那一年的妳過得很不好,妳的男朋友騙了妳也騙了她,用著妳借他的錢帶她去旅行,然後她寫信要妳好好愛自己。最後他意猶未盡,要所有人以為是妳在說謊,是妳失去他就想毀掉他。

「不然出來對質啊!」他到處放話。妳對著不知如何是好的朋友搖了搖頭,錢不要了人也不要了,妳不能再這樣下去。因為,妳不想再收到滿滿是髒話的簡訊和語音留言,妳想要完全沒有他的消息。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妳就會變得跟他一樣惡毒,妳就會跟著壞掉。(同場加映:

從此以後知道,不會哭訴的人不是因為心虛,而是因為太痛。親眼見到一個人的崩壞。

三十歲以後的失戀是一場重病。妳以為自己完了、或者快要不行了,這一次的傷心和以前不一樣,妳從來沒有這樣過。精神狀況空空的、生理機能虛虛的。醒來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怎麼還活著,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睡。分不清楚夢境和現實,有沒有說出不該說的話?全世界都在搖晃,都在搖著妳的肩膀,搖到妳想吐。胸腔很脹,像是有一大塊瘀血,壓得妳喘不過氣。月經再也不來,子宮成了樣品屋,沒有人會住進去。

還以為自己在說笑話,怎麼說一說就哭了。剛剛說了什麼?怎麼想不起來了。還以為自己好了沒事了,怎麼看到沒見過的人就會發抖?躲進一個角落或者一個邊桌,這個世界不要再逼妳再碰妳了。

最怕回家,最怕坐在自己的床上。很愛笑的妳被起底,負面情緒都被掀了出來。妳痛恨他要這樣對付妳,以他前所未有的仔細,他太講究了。妳想要罵醒那個女人,「難道妳想和我一樣的下場嗎?妳沒有想過,我一點都不可惜失去他嗎?」妳躲在棉被裡痛哭失聲,哭得很慘烈。為什麼還有人要妳趕快走出來?妳不是已經很努力了嗎?

妳看著他們不以為然的表情,很努力地不說:「你們瘋了嗎?你們看看他對我做了什麼。」「你們以為我沒有愛過嗎?我怎麼會不知道愛了就準備受傷?」

「去你的嘻嘻哈哈的友情,你懂個屁。」

妳被診斷出有憂鬱症,恍惚地看著醫生:「是嗎?」走出診間以後感到幽默,這個世界太風趣太逗了。

太好笑了,笑到流出眼淚,很會講笑話的妳得了憂鬱症。「妳有病。」那句罵過妳的話一語成讖。

領了一些藥錠,吃一些就會慢很多。時常,在仰躺的時候,眼淚滑到了耳廓,才知道自己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