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戀情的最初嗎?那種直達靈魂的狂喜與悸動。也許正因為還記得,愛情的失落和幻滅才格外痛徹心扉。周杰倫和張惠妹合唱的歌曲《不該》前陣子成為 youtube 上熱播的影片,女人迷作者 Wesley 讀出了更深刻的意味:所有的愛、所有的痛,最後都會成為心靈的土壤,滋養著自己越走越遠。(推薦給你:

期待看到下雪的興奮,像是期待第一次愛情的到來,緊張的睜大眼睛,愉悅的放聲大喊。想像在三樓租屋處中的女人,深夜收到一封簡訊:「看窗外:) 」她瞧見期盼已久的飄雪終於在晚秋緩緩落下,更令人心跳不已的是,那位曖昧許久的男人站在屋簷前方,嶄露微笑地對她說:「是雪!」(同場加映:

這聽來已成習慣的故事,仍舊依存,仍舊浪漫。愛情就是這麼令人討厭,我們經過騷動的曖昧、含蓄地相愛,接著是火熱戀情的蔓延,直到承諾永恆的那一刻。

永恆不是一種時間,而是一種當下狀態。你看著他的眼睛,放大的瞳孔中有無數嬉鬧和感動的回憶,那即是永恆。你感覺時間不再推迫,你們停在這裡不動,那對看的眼神中,將流動的時間感知全部涵納、結固,成為六角閃爍的結晶。而結晶訴說著永恆,因為晶體有著高度的美妙序列和獨特性,像是你倆,如此契合與完美的時間點才得以結合。

「雪地裡相愛 他們說零下已結晶 的誓言 不會壞 
  但愛的狀態 卻不會永遠都冰封 而透明 的存在 」

但雪,一種浪漫的詩意想像,卻也能是憂傷時的固態眼淚。

永恆真的存在嗎?誓言真的具有結晶般的永恆性嗎?它將不再腐朽不再崩毀?「雪」若處於極地可能永不融化。但「愛情」無法一直處於極地,或說一段愛情的產生的確是在極致的關注與感動中生成,它是在極地,但會隨著環境變遷與人為破壞而改變位置。

它不可能永遠待在極地,即便你小心翼翼地呵護,它仍舊會照著歲月的流轉,找到一個適合它的經緯,而那可能是個炎熱融雪的地方;這無情,未必是他的或你的錯,鑽破了角尖找也找不到,就是一種自然現象,沒有一定的恆存,沒有絕對的永在。

既然無法肯定,那麼,愛情是否會淪為虛無的譫妄?(你會喜歡:

「輕輕飄 落下來 
  許下的夢 融化的太快 
  或許我們都 不該醒來 」

戀人心底始終知道,不存在永恆。雙方會老去、會逝去,即便沒有牽手到最後一刻,中間變數太多了。從價值觀、生活習慣、家世背景等等,這麼不一樣的兩個人,使得現世的永恆都是種默默的奢望。就像沒有兩片雪花是相同的,那堆疊起的大片雪地中,你若近看,他存在著無數細小的隔閡,而那隔閡在重力與溫度的壓迫下終究陷落,不像雪花般蓬鬆柔軟,終究要成為不再浪漫的冰冷硬實。

於是,原先投射為「浪漫」的雪,轉變成憤怒與不解下「傷心」的冰。這轉變好快好快,快到你都忘了曾經窗外的興奮、和親吻時的悸動。你不知所措,不想面對。對方也是,你們因為某種不可抗力因素沒有愛了。你們都不知為何,哭泣,關於這個爛藉口無法釋懷。淚訴著當初你們是如何相愛的,難道這些都忘了嗎?難道就要這樣結束了嗎?

「放手後 愛依然在 
  雪融了 就應該花開 
  緣若盡了 就不該再重來 」

沒日沒夜的淚水、大量的甜食或性愛、重複播放的電影或音樂,儘管你想讓自己好過一些,但離去的人已然離去。身邊的人告訴你會慢慢好起來,但你知道不會,「他走了就是走了……」

是啊,他是走了,但那段時間你將它視為白費還是珍貴呢?若是一段用情至深的關係,我想是後者吧。

既然它仍是一段珍貴的關係,那麼結束後,肯定有遺留些重要的東西給你,而我相信那是「愛」的能力。「愛」是在一段值得銘印的關係中才會萌芽的珍貴能力,能夠愛人,能夠被愛。(延伸閱讀:

在雪融後,在陽光嶄露時,能夠看見長出的那朵花,它是種刻骨銘心,並值得被好好呵護的象徵。你瞭解到彼此不適合,或不在對的時間遇到,這挺讓人難過,但緣分到這裡,你陪伴另一個人走到這裡,鬆開他的手,就此道別。

我不曉得你會花多少時間走出這個過程,也許半年、一年、三年或是更久,才能安然釋懷。親愛的,但在過程中,我希望仍有人陪伴你,也許是家人、是朋友、擁有另一個愛你的人哀悼上一段關係,陪你看見與舊情人的關係中學習到的珍貴能力,看見自己的互動與溝通模式,這些讓你成為更體貼、溫柔且成熟的人。

 

這首歌第一天放上 youtube 我就注意到了,但我沒點開,心想就是一首新歌。但隔天意外在電視中聽見,這曲調與人聲意外的搭配,也勾起我強烈的情緒。從 MV 中的雪花聯想到戀人們的相遇與相離。而重新看見雪花時,又是多麼諷刺與難過。像是一種擺在桌上的紀念物,它不特別,可能超商或街頭攤販都能看見,但物品之於你,就像他之於你如此重要、如此深刻。

也因著如此,當重新在路上瞧見小攤販推著那項物品經過,甚至看見另一個男人買了同樣的物品送給他心愛的女人時,眼淚不自覺流了下來。因為那象徵著愛情的生成與幻滅。

但這不也是愛情值得我們不斷追尋的原因嗎?不斷有開心的事發生,也不斷有難過的事讓你看回自身,不再追尋永恆,反而從歲月的流動中,才得以找到真實自在的親密愛情。

張曼娟在《緣起不滅》序中寫道:「美好的事不只發生過,也留下來成為我內在靈魂的一部分,雖然它們再也不能重來,卻也沒有真正離開。」

那些分離並沒有消失,反而昇華為另一種形式。

當你執著於永恆時,它偏偏要幻滅,但當你放手不再緊握,它反而常存心中,成為下一段愛情的見證。於是,能開始心懷感激,當初的分離,是為了遇見下一個更適合的人。

更多文章,歡迎至臉書專頁:標註自由-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