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是每個人都曾浮於心頭的想法,但創業的困難度遠超出我們的想像,惟有實際跳下去做過的人才有會了解其中處境。更困難的時,當你白手起家,終於自己心中的想法經營得稍有聲色時,後續的考驗才真正要開始:蜂擁而至的資訊,管道與人脈,哪個該捨?哪個該留?完全困住稍稍起步以為可以從此順遂的創業家們,這個階段,就是「減法藝術」發揮的時候了。(同場加映:

比起加法,創業家更要懂減法

決定「什麼不做」,確實比「要做什麼」更讓人掙扎。不過,只要初衷始終明確,這條線倒也不是太難畫。

為了追求事業成長,每個創業家腦袋裡,大概二十四小時都在想這個問題:還能多做什麼?還能抓住什麼機會?在衝刺的過程中,拚命用「加法」並不奇怪,但在我的經驗裡,懂得適時運用「減法」,往往對團隊的長遠發展和永續經營更重要。

其實,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很多地方也都需要減法思考。比如好的設計一定需要留白,好的空間配置一定不能過於擁擠。而放在創業這個面向上,當組織逐漸有了一定規模和知名度,創業家很容易發現新機會、新人脈、新資訊進來的頻率變高了,不像最初那麼稀有和困難了,但這時也就是考驗的開始:什麼要取?什麼要捨?還是來者不拒,統統都要做?

我觀察,通常創業家碰到的最大困惑,是他們不知道該怎麼「減」,而背後理由來自不清楚自我的核心定位,於是下意識先抓住所有可能性再說,覺得這樣就等於保證未來的成功和成長。(推薦閱讀:

但是不管個人或團隊,時間與精力都有限,因此不能只看到機會,也要看到必須付出的機會成本,這包括實質付出有形的部分,也包括排擠了其他項目無形的部分。

如果創業家只顧著帶頭衝,缺乏完整思考,衝的意義和方向不明,只會削弱能量,甚至破壞團隊的共識。偏偏在目前社會急功近利的步調下,很多創業家都不自覺被推得很焦躁,不但捨棄原先的節奏,連準備跟研究都不想做,決策只講速度、憑感覺,這就更加危險。(推薦閱讀:

事實上,決定「什麼不做」,確實比「要做什麼」更讓人掙扎。不過,只要初衷始終明確,這條線倒也不是太難畫。我在創立夢田文創之初,一樣走過這樣的歷程。

有些機會即使錯過,也不必遺憾

創辦夢田文創的目的,是為了找出屬於台灣的文化樣貌,傳遞更多的好故事。同時,把好故事從純粹抽象的概念,變成可管理的 IP (智慧財產),衍伸出多元媒材創作,實現文化外銷的願景。我想說的好故事,當然要與台灣的土地、人情有關,能凸顯在地的文化特色。所以儘管當時有不少來自對岸的電影合拍邀約,即便獲利和市場可能相形較大,我都還是婉拒了。(推薦閱讀:

我的考量是,既然我的優先順序是先說好自己土地的故事,當合作對象可能影響題材選擇時,我就必須審慎評估。釐清這一點之後,該不該做的答案自然呼之欲出,做好得失之間的心理準備,也就沒有什麼可惜的問題。就算現在回頭去看,我也仍然覺得那時候的決定是正確的。

另一次運用減法思考的例子發生在最近。當我試著由台灣文化符號取材、創作故事時,陷入相當混亂的創作困境。原因是我熟悉觀者喜好,對迎合市場瞭若指掌,所以反倒無法判斷什麼是最原始、最單純的方式,可拿來和受眾溝通、和社會對話?看起來,什麼類型都可以做。

以台灣文化沃土為基底,從生活中採集、研發、論述到應用,以好的故事實現一源多用 IP 。

若是想當然爾的做法,或許是從票房及受歡迎程度歸納其他故事成功原因,再想辦法複製。但我沒有這樣做,卻花了整整一年,倒過來檢視、分析所有敬陪末座作品的共通性,然後對照本來原創想法,把這些元素一個個減掉。比如說,拍喜劇跟要演員耍笨是兩回事;比如說,創作者背著觀眾創作,跟一般人生活無法連結。經過這番沉澱,後來才順利駕馭創作過程。(推薦閱讀:

不能諱言,很多時候,各種意外機緣也是個測試能耐、激發潛力的擂台,團隊可以從做中學,累積出過去沒有的本事。因此,我並不是說所有機會都要拒之門外,而是機會之前要冷靜面對,先檢視「資源充足度」和「計算機會成本」。假設這個機會進來,縱使在預期外,但可以承擔、不至於動搖基礎,還是可以做。重點是,不是盲目為做而做,或是為了不讓其他人做而做,掉進追逐「不得不做」的漩渦裡。

創業的課題,也是人性的課題

與其說減法是創業的課題,不如說它也是個人性的課題。放眼整個人類歷史,一直是不斷朝「要更多」發展,談到減法或割捨,就像違背社會的主流價值,需要更多勇氣。(推薦閱讀:

即使如此,最近十年隨著全球經濟供給過剩、貧富失衡愈來愈嚴重,愈來愈多人開始反思:人類存在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如何修補對地球和自然環境所造成的傷害?在我看來,這是全世界共同,也是最大的減法議題。

二○一五年六月在柏林舉行的 TED 沙龍中,政策顧問西蒙.安霍特(Simon Anholt)提出「好國家指數」(Good Country Index)概念,用來表達一國對人類整體的貢獻。也就是說,這個國家在國際間做了多少好事,讓別的國家願意跟它互動?好國家指數的分類,包含科技發展、文化、國際安全與和平、世界秩序、地球環境、繁榮與平等、健康與心靈健全等七項。強權國家如中國、蘇聯排名都在百名之外,排名第一的是人口只有五百萬的愛爾蘭。

從個人延展到國家,可以說是減法思考的另一種極致了。再回頭來看創業上的應用,也就不那麼難了,不是嗎?

【同場加映】《創意,然後呢?》新書分享會 

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首度公開分享她的創意、創值、創業第一手觀察, 
創立品牌,如何操作跨產業的發揮經濟效益,深耕台灣軟實力的心得。 

時間:8/28(週日)14:00~16:00 
地點:信義誠品6F 視聽室(台北市松高路11號6F) 

分享會需事先報名,憑書入場!報名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