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後,當日的原住民表演活動,旁白以「粗曠和草莽」形容原住民習俗。同時蔡英文總統的就職演說,以包容、族群尊重為論述,許多人說,兩者的表現讓原住民被國家消費,我們希望台灣種族議題不只是「表演」,而是應該被重視與尊重的文化。(同場加映:

文/許成美

你們篳路藍縷,而我們在你們的腳下始終被踩了又踩。

「就算排灣族古調在大典上再感人,也比不上一句犯了低級錯誤的旁白稿。」朱宥勳作者在自己的臉書上說道。

總統就職典禮上,排灣族小朋友唱國歌的片段令人記憶深刻,一聽到那個孩子發出的聲音,我真得好震撼、好感動,在內心不斷感謝怎麼可以有這麼美好的聲音在這個世界上,然而紙風車劇團表演時旁白的介紹詞,把我敲醒了,嘿這是臺灣,別人的臺灣。(推薦閱讀:

旁白這麼說:「由於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蘭人,西方的宗教信仰也因此傳到了台灣來,改變了許多原住民們原本粗曠和草莽的習俗。」還以為是自己耳朵不好,沒有,我聽得很清楚,之後他還說了原住民喜歡唱歌跳舞,難道沒有人知道當我們唱歌跳舞的時候,是對天、對地、對祖靈的頌讚,她是文化呀,不是這麼簡單的就是唱歌跳舞!心裡感到十分失望之餘,我很疑惑,在這樣的場合裡,難道也沒有人覺得這樣的介紹是不妥的嗎?


(圖片來源:來源

想想是不是自己又太過敏感了,於是我開始思考如果不用那樣的字眼,那到底應該怎麼樣來描述這段歷史?

不過不管怎麼樣,都不應該是「粗曠和草莽」的。

我是原住民,賽德克族,從小在文化認同與融入漢人社會的矛盾中找尋自我,我很幸運,能夠保有對族群的意識與自信心,我很驕傲因為我是原住民,但是並不是每一位原住民都和我一樣;相較於父母親那一輩所遭遇到的歧視,以前的歧視很明顯,直接喊你一聲:「番仔!」而現在是不是就沒有歧視了呢?

有,而且還是你看不到的,隱性的歧視,當我們知道這句話很難聽,我們不說,但我的其他對於原住民的想像會告訴你,你是番仔!「你好,我是原住民。」、「我知道~(莫名的尾音上揚),你一定超會喝酒的啦!(到底是誰告訴你一定要加的啦)」、 「你很會唱歌吧?我知道的原住民都超會唱歌(痾…我就是不會唱的那一個)。」、「你們加分真的很好,隨便加一加就臺大。」

刻板印象深深烙印在多數非原住民朋友對於原住民的想像,大家知道的原住民會唱歌、會跳舞,而且還很會喝酒,但是是誰塑造這樣一個形象在大家的腦海裡,請問有人深入理解與瞭解過這個社會的結構與進程嗎?(同場加映:

原住民百百種,是誰說我一定要會唱歌、一定要會跳舞?又是誰說我有加分所以我不用那麼努力?你知道我們有多麼與眾不同並且獨特嗎?你們和我們不一樣,一直以來我們知道你們不一樣,而你們不知道,不過你們不是不知道,只是拒絕去面對這樣的不一樣。

文化有很多面向,可以很光鮮亮麗,但也不應該刻意醜化或者否認黑暗的那一面,而在這場典禮上,更不應該是僅以自己的角度來敘述這樣的事件,這會顯得非常地不謹慎和不尊重,並且讓國際社會貽笑大方,怎麼會在國家元首的就職典禮上犯了一個這麼嚴重的錯誤!對,這非常嚴重!在這個有著各色各樣人的場合裡,我們不是應該要用更中性謹慎的字眼來解釋這段歷史嗎?


(圖片來源:來源

突然想到外國遊客來到臺灣時,看到黑人牙膏會這麼的驚訝,因為他們覺得太神奇了,無法想像竟然會有人敢用「種族議題」來開玩笑,而且還是一個要賣東西給大家的企業,從這件事情上就可以發現「種族」這兩個字在臺灣有多被看輕,才知道,原來開口閉口的多元文化只有檯面上表演給大家看的那些才是。

檯面下,族人打獵仍然被抓,我們的生活方式仍然不被理解,多元這兩個字本是這場典禮的一大看頭,但現在卻顯得好諷刺,畢竟這是一個可以影響很多人的舞台,當一個人的影響力越大的時候,越應該要謹言慎行,因為你的一言一行,足以影響在場,甚至這個社會的每一個人,而這次又犯了一樣的錯誤,你們說建立民主國家過程篳路藍縷,我同意!

說了要向原本生活在這個島上的人民道歉,我也感動!但是卻連這樣細微的事情也沒有發現,那這樣的道歉會有意義嗎?還是只是形式上的表演,就像我們的「文化」一樣,只是用來表演,對你們而言它不具有任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