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常回顧自己的愛情,和他曾有過的那一些,付出也好、爭吵也罷,加加減減,希望算出這些年來我們究竟得到了什麼。兩個人的總和,竟然比想要中的要少的太多了,更多的是困惑,和如今即使獲得解答也於事無補的滿滿疑問。一句「不愛了」就真的不愛了,感情的易變讓我們看不清,也讓我們終於看清。(推薦閱讀:

前幾天朋友傳給我這首艾怡良的新歌《我們的總和》,他生動地說道:「這一定是你喜歡的曲風!」

他說對了,這種滄桑、無奈的嗓音,總喜歡這種歷經風浪後的喃喃自語;就像我,也許也像某些喜歡安靜書寫日記的人、某些著迷反芻過往情緒的人、某些總是憶起曾經的(未)戀人的人;還想要找些答案,找出自己哪裡做錯才讓他離去。不因現在、也不因未來,還困在過去。心裡總盼望著倘若解開問題,那麼,也許只要傳出一兩條訊息,就能不再是已讀或不讀,就能在陰暗的洞穴中看見出口的亮光、得到情感的釋懷。(推薦閱讀:

「時而進展,時而退縮。誰丟出這個複雜無解的習題?紙簍裡囤積許多錯誤,嘗試睡去。」

某天晚上開始,也許是下班後、腦袋空白後,讓你回想起幾年前的感情。你拿出沉積已久的本子,輕輕吹掉掩蓋其上的灰塵,翻開檢閱。不是為了特別的理由,只是一時有股難過的情緒湧上,使你不得不這麼做。

「為什麼?」是得到解答的最初與最終問題,陷入情緒漩渦的你想要理性思考,「你就這樣走了?」、「沒有任何想對我說的話嗎?」、「給我一個解釋啊!」

沒有就是沒有,不說就是不說。冰冷到你也覺得心冷。但還是激動地顫抖,不只是當時,而是每一次想起他,想起那個場景,不由得心想他怎麼能夠、怎麼能夠這麼無情的離去?

這複雜難解的問題,只剩下自己思考、與用力喘息;一個接著一個問題,朝向最終解答的路上,有時進展、有時倒退。煩啊。你恨不得將它們揉成一坨坨紙團,用力往垃圾桶扔去,或是隨手往旁邊一丟,就像他的模樣。這麼理性、這麼無情,多好?

「歪頭思考,咬著鉛筆,在小數點旁,四捨五入的游移。我們努力簡化成各自 模樣而去。」

這讓你更無法輕易睡去,更努力想找出答案。究竟是自己當初的過度要求?沒給他自由的空間?努力想要改變他?不信任?太愛哭?好多好多理由根本就算不清。游移在眾多原因裡,當初其實有些頭緒,只是沒想到這麼簡單就已離去。(同場加映:

到最後,你只看見他堅持做自己想要的樣子,你也慢慢放棄。兩人都簡化到放棄一切,因為已找不回當初激戀的熱情;他變回他,你變回你,那麼這段感情是真是假?兩人都戴著面具嗎?兩人只是為了配合對方,他演出他的戲碼,你盡力配合。或是你扮演你的公主,他拿出一束束玫瑰,在這些浪漫背後,你很開心、你甚至曾經幻想過與他在一起一輩子,那是再幸福不過的喜悅。

但當幻想破滅,他變成某種不帶情緒的動物,離去。

「你的過往,我停滯,減掉自己。字裡行間,乘幾年,好多風趣。從來沒人能完美闡述,得到總和,對我來說,仍然美麗。」

從幸福到悲傷,中間發生了什麼事?即使平常看起來沒事,但真正的你還停留在當初那個時間點,無法前進。過了三年、五年、十年,你仍然走不開,或說不想走開。也許掛念著不只是那段感情了,更是自己何以讓感情破滅?

愛的越深,痛的越痛。

「即使放棄一切我都想和你重新在一起,你知道嗎?」這段愛情中,你犧牲自己好多好多,退讓、再退讓。不斷地減少「自己」在其中的成分,越來越少,直到沒有。(推薦閱讀:

雖然有些委屈、有些辛苦,但你覺得值得。因為那幾年間,若不顧那些委屈,你們似乎更快樂了。從那本你重新拿出的本子來看,字裡行間,洋溢著甜蜜與閃爍的感動。但重新回顧這一切,好像還是沒能得到最終的幸福;幾年後的今天,你回顧、並計算愛情的總和,剩下你存留的本子,和一點幸福、一點無奈、與好多問號。

而這一切需要被解答嗎?

艾怡良說:「這首歌對我來說是在寫遺憾,越理性、越專業去檢討感情越可憐,因為愛­情根本不是這樣的,理性地去看愛情是徒勞無功的。」

「他說不愛了就是不愛了……」,一位朋友這麼啜泣地和我訴苦。(推薦閱讀:

是啊,背後也許有好多好多理由,它們共構串聯、並化約成「不愛了」這樣簡單的答案。看似無情,但我想其中蘊含著好多情緒與思維;男人在我們的社會總被認為比較理性,堅強、不輕易哭泣。女人則被認為較為感性,富有情感、眼淚與笑容。

於是,「理性男」與「感性女」相遇時,會燃燒起一段激情熱烈的火焰,因為他們是如此不同。這沒有好壞,只是不同。但感情總是從「相遇」到「認識」,從「認識」到「磨合」,再從「磨合」到「緊密」或「分離」。

若是「緊密」,兩人將逐漸與對方相似,理性的不再那麼理性,感性的不再那麼感性。相反的,若是「分離」,也無須將所有責任都扛在自己身上。因為愛情總是在理性與感性間擺盪,在謹慎與放縱間融合;堅強是種生存的模式,而眼淚與笑容則更是情感的寶藏。

艾怡良的聲音唱出了兩者心底的辛酸、掙扎與放手。從陷入情緒、自我責備、到憶起值得回味的幸福後,「感性」似乎也理解到「理性」的無奈。

發現原來,愛情的總和未必有所解答,更未必說得出口。而是一次次的解題中,也許多年後,才能放下的欲求。

從那個時間點,回到現在。


5月28日,這是我們的時代,我們要一起在市府廣場前,相挺,相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