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年的我愛我活動:我愛我大女子時代開跑,這是一場很長很長的馬拉松,我們不只要自己跑,也要邀請你一起跑。邀請大女子活動總召 Julie Huang 寫下我愛我大女子時代從開跑到籌備過程的種種瘋狂與打掉重練,這一路有許多淚水與微笑,我們之所以能堅持這麼久,都是因為深信的緣故;我們之所以總是貪心的想做得更多,是因為你們在的緣故。(推薦閱讀:四種方案!搶購 525 我愛我演講套組

「我愛我大女子時代」,是一場馬拉松。
而不騙你,當初我一直以為是百米短跑。

2015 年 525 成功在 W Hotel 邀請上千位讀者,四場舞台演講加上四場工作坊,度過充實又記憶深刻的一天。我一直以為今年差不多規模了,講者與舞台再稍微豐富點就可以。卻沒想到女人迷「做好做滿」急速進入下個階段,從一天活動跨進為期三個月的 525 系列活動,因為一切開始的太突然,沒時間感到驚嚇的同時,我也開始一腳踏進今年 525 旅程。(回顧去年的 525:

我愛我起跑:接到台北市政府的公文

我相信很多初次挑戰全馬選手,一開始都會懷疑自己是否能跑到終點,我是,女人迷也是。

去年年底與瑋軒在討論今年 525 場地時,「不要被框架受到限制」是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所以場地從飯店、餐廳、大安森林公園、小巨蛋、南港展覽館無限延伸。最後瑋軒說了一句「去台北市跨年晚會場地如何?那是全世界每年看到台灣煙火的重要場地,我們讓世界看到台灣有一群人正在努力愛自己!」看著瑋軒閃閃發亮的眼神,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哪來的勇氣,打開台北市政府場地申請網站,就這樣百米短跑變成了一場我愛我馬拉松挑戰。

「盡力就好,我們只要方向是對的,就不要擔心。」

選手真正感受到參賽的時刻通常是收到賽衣,而我們是收到台北市政府簡報通知的公文。抱著一種很興奮又很緊張的心情,首度踏進台北市政府會議室,還記得桌上擺著電視新聞才會看到的麥克風,工作經驗也十多年,卻因為太在乎結果造成緊張,失常的報告完案子。出來後瑋軒不但沒有責備我,反而安慰我說「盡力就好,我們只要方向是對的,就不要擔心。」經過幾週煎熬的等待,接到了台北市政府的公文,帶著一種不敢置信的心情,看到女人迷的名字切切實實印在公文上,那時候,才真正覺得,這場賽事定了。(推薦給你:

我愛我接力:我們擁有的沒有別人多,想給的卻比別人多

帶著開心與不安通過起跑點,開始面臨初跑的困境,戶外場地是一個極大挑戰,天候因素、活動內容設計所需要的設備與硬體遠遠超過我們想像更遠遠超過我們的預算,加上今年希望能夠讓更多人加入我愛我行列,活動採免費開放進場,沒有了門票收入支持,一般來說能省則省,這時候瑋軒又看著我說「我們要加冷氣給聽演講的讀者」,我真的當下很想說「Are you Out of your mind?」

沒有一家公司不在乎收益平衡,只在乎讀者會不會被熱昏,小時候,我總是聽人說「賠錢生意沒人做」,怎麼跟我一直熟悉的商業模式完全不一樣?這個團隊是瘋了?還是傻了?女人迷擁有的沒有比人家多,卻總是想要給的比別人多。

女人迷不太算毛利率,但對於讀者當天參加的動線、感受、心情、舒適度可是算得清清楚楚,一點點都不願意退讓。

我愛我長跑:每天都打掉重練的日子

如何在有限資源與女人迷對於細節的堅持找到平衡,是我的挑戰。

很多人都說告訴我這樣的預算怎麼可能請得到表演者、講者,很多人都說女人迷幹嘛把事情用的這麼複雜,簡單辦一辦就好了。一連串執行面的打擊就像跑到一半的選手,因為體力不堪負荷,會問自己當初為何要參賽?為什麼不好好在家吹冷氣看電視?在每個半夜離開樂園的路上,一邊騎著 Youbike 經過大安森林公園,我都很想要大喊「為什麼要搞成這樣?」

為什麼不簡單在室內場地辦一辦?
為什麼要搞六場萬人舞台,萬一沒有人來怎麼辦?
為什麼要跨界找15位講者?為什麼我們要做這麼難的事情。

中途也不是沒有想要放棄的念頭,也有很多個夜晚,睡覺睡到一半跳起來無法呼吸。但因為瑋軒的堅持,因為女人迷團隊的堅持以及深信「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的信念發揮魔力,我們不放棄一通一通電話的打,一封一封提案的寄,每天打掉重練,每天被拒絕。

透過很長的時間,與講者一個一個溝通,與表演者說明525的初衷,就是因為想要鼓勵更多人愛自己,就是想要世界再變得更好一點點,一路不放棄的邀請到跨15界講者,六場舞台表演團隊,越來越多夥伴加入525,除了感動就是感謝。而我也像是看到馬拉松賽事在路邊為跑者加油的啦啦隊熱情舉著牌說「加油!再堅持一下就到了!」「你可以的!身體的疲憊只是一時,意志力才是永久!」重新充滿能量。

然後每天在深夜騎著 Youbike 時,不再大喊「為什麼要搞成這樣!」而變成不斷用力地在內心吶喊「我可以,我們可以,我們一起就可以。」(推薦給你: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

我愛我行動:召喚純真善良,讓世界變得更好的一場行動

我的90歲羅東阿公當了一輩子小學老師,他的世界沒有聽過行銷公關,阿公每次問我,我到底在做什麼工作,我都只是笑笑地說「想要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工作。

我的爸媽每天也都質疑的問我什麼工作要這樣每天對著電腦,半夜不睡覺,想到問題從床上跳起來打給團隊討論,我也只能笑笑地說「我希望更多人可以愛自己」。

記得那天打給紅十字會南投分支救難隊林美霞阿嬤,她是921地震受災戶,高齡71歲的她,小小的身軀出現在各大救難場所,包含讓人心痛的台南地震。林美霞阿嬤電話上充滿能量地說「年輕人做得到,我也做得到,只要多救一個人就是一個人。」地震帶給她的傷痛沒有打倒她,卻讓她從中獲得更大的力量,「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在她身上獲得體現。電話掛斷前她開朗又溫暖的說「有空來玩啊!」我鼻頭一酸,想起羅東阿公、美霞阿嬤那一個年代的純真善良。

世界或許是黑暗的,但依舊存在許多光明,在各地努力發光發熱著。

因為太想要將從他們身上獲得的勇氣與感動直接的與你們分享,我們努力將他們聚集在5/28台北市政府前市民廣場,用演講工作坊、用歌唱、用共舞、用點燈、用見證,用各種最直接的方式,想要告訴你「不要因為世界黑暗的,就害怕成為那道光」,「自己一個人會害怕沒關係,我們都在」、「不要因為自己不一樣,就不愛自己」、「不要因為別人怎麼說你,就放棄成為最真實的自己」。

我愛我堅持:we only live once, let's make everyday counts

這種恐懼、不安、焦慮、驚嚇、突破、失望、開心交織的日子,讓我深深感到「活著」的感覺。我不想再假裝安逸的活著,不想每天沒有目標只是小確幸地過著。

然後開始改變後,開始遇到正努力用生命全部努力「活著」的人,就更加覺得像我們這種好手好腳的人,應該再多做些什麼,應該要在更努力改變什麼,畢竟 we only live once,let's make everyday counts。我想要老的時候,可以很驕傲地看著走過的人生。

當你正在往相信的路上前進,你會獲得的收穫遠遠超過想像。我常在想,離開了有光環的大公司,少了很多資源,什麼都自己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這麼做。我想答案應該是「活著的感覺」,每天早上起床不是因為必須去公司而去,而是因為距離5/28又靠近一天,今天一定要確認哪些細節,這種恐懼、不安、焦慮、驚嚇、突破、失望、開心交織的日子,讓我深深感到「活著」的感覺。我不想再假裝安逸的活著,不想每天沒有目標只是小確幸地過著。然後開始改變後,開始遇到正努力用生命全部努力「活著」的人,就更加覺得像我們這種好手好腳的人,應該再多做些什麼,應該要在更努力改變什麼,畢竟 we only live once,let's make everyday counts。

我想要老的時候,可以很驕傲地看著走過的人生。


我愛我大女子時代啟動記者會

「I love who I am,live what I love,let's do it together」

剩下近三週時間,團隊正在盡全力衝刺,我們浹著汗水淚水正在往5/28「我愛我大女子時代」終點線前進,請讓我們相信你們會在終點線等著我們,你們會與我們一起抵擋世界的黑暗,你們會與我們一起發光發亮。讓我們一起驕傲地說「I love who I am,live what I love,let's do it together」我們5/28台北市政府前市民廣場見。

(喔~最後在母親節前夕,請讓我小小置入,親愛的老媽,謝謝你這幾個月來,不管多晚都等我回家一起吃飯,默默把果汁放到電腦旁,我雖然忙到都沒時間跟你說話,但心裡一直惦記著你的付出,想跟你說我很愛你,有你我很幸福,你是我的大女子,然後,讓我們這好手好腳的人,一起再多做些什麼吧!)


大女子演講工作坊
搶購中:你願意花多少錢,聽一場用心的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