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延伸閱讀:

我想要一張床
乾淨,稜角明確
靜靜地躺在上面
讓睡眠進入我
讓我進入
你的痛苦之中
 
我要在門口
種滿花朵
即使現在看起來殘破
踏遍的都是塵土
但未來他們會老
老的時候
也有老的美麗
 
而我也會老
老的時候
你會在我身邊嗎
你會帶著
我送你的花
跟我一起老去嗎
你會介意老去嗎
 
我想要一張床
和你一起躺在上面
讓陽光從窗邊灑進
一半的光照在我們身上
一半的光
則照進我們的黑暗
我和你躺在床上
也許做愛也許不
也許說一些無關彼此的生活
 
我不孤獨地活
你也不要孤獨地死
 
——〈我想要一張床〉宋尚緯

把你點亮的人
忘了在離開的時候
把你熄滅
 
其實早起
沒有想像困難
早退也是
 
───任明信〈光臨〉

什麼是生活
生活是陽光 微風 雨和星空
還是美而美 便當店 晚上的異國料理和酒館
或者 你愛我我愛你就足以把一切填滿
你揚起頭說:「你說的,都是一些碎屑,我問的是真正的生活。」
我伸出手 握住你的手 盯著我們兩人的手說:「生活是這個。」
你搖搖頭 笑了
還是不對但是 就算了吧
下次你如果問我什麼是人生 我照樣也會胡亂回答的 

——生活 ◎葉青

於是我看見一熟悉的人從
依舊的商店走出,背後
是眩目的光線。其餘
都在午後持續的雨中黯淡
下來,不和諧的
心跳,積水上不時有漣漪

決定無需撐傘,步出
騎樓用趕賦的節奏
前行,想想又不必。分心
剎那:抬頭瞥見天邊,雲層
接觸的邊緣,露出一絲破綻
他的眼神穿越數里--目睹
一件舊事;彷彿我的複製

於是冷雨在窗前一夜
未眠,的時刻
黑夜敲奏無人的歌
路燈用蕭索的沉默聽
我決定披衣起身
在一種漫長不知道什麼
心境之後,或許

如雨聲聽過就忘記;
晨光用等量的隱匿
在黯淡的街上漫步
相似的情節重演;
於是我看見一熟悉的人從
依舊的大門走出
他模擬晨光躡足

——無題 ◎李承恩

天使們試著發現自己。他們不相信深奧。
雖然他們擁有全套的潛水裝備。
這麼容易入睡。
他們洗一個澡,當有人要求
為「完整的救贖」舉例的時候
我肉體邊廂的幽靈
我們和天使的區別是
我們的沸點不同
他們容易蒸發
而且比較傾向於愛。
雖然我們也是這麼這麼的透明
卻被各種邪惡的枝節感動啟發
帶著大大的悲傷醒來。
並在不斷岔開的故事支線上
走失了我們唯一的那隻羊

——夏宇◎《腹語術》〈非常緩慢而且甜蜜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