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燈泡案件過後,無差別攻擊的恐慌籠罩整個台灣,人們開始劃分「正常」與「不正常」,政大搖搖哥昨天更被以「不正常」之名,強制驅離。這個世界的隱藏秩序就是文明的暴力。作者張宀投稿,寫下「我有精神官能症,但在理解我的痛苦之前,請別向我貼上「危險」的標籤。」我們可不可能,去看見世界上更多元的生存方式,從不只有一種呆板制式的想像?

每個人都會經歷過因為情緒失控導致行為變異的時候,但在你們手中依然還是有著最基本的自主權,能在最後一刻猛踩煞車,不讓你們因情緒釀成災難。但「精神疾病患者」不一樣的就在於我們的自主權是會被病情剝奪的。從情緒不斷的惡化開始,我們的身體就不能自然的控制。久了之後自主權已完全被扭曲的情緒奪走時,那就是疾病與災難的開始。

我想,這就是社會論斷的「正常與不正常」的分界點。

「走得很實在是很慢,容易被悲傷侵蝕,當實在倒地不起時,社會絲毫沒有要給予保障,反而是放任不落實的教育眼光冷漠地看著我們,直到我們再也爬不起來。」

曾經從憂鬱症走到躁鬱症與人格分裂的我,也走過那段黑暗的路,實在好長,直到我願意正視自己的病與學習自愛,才慢慢的好轉,至今我依然要靠著安眠藥來進入睡眠。但我相信有一天會好的,雖說也會有所謂的「發病」但我能夠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抽離出來化為文字、繪畫、手做。其實這段路下來我只充滿感謝,因為沒有走過谷底,不會知道陽光是多麽絢爛迷人,但不是每個患者們都能不斷的破換與重建自己,直到情緒趨於完整與美好。(同場加映:

直到現在我向新朋友坦承我有這樣病症時,有些依然會給予溫暖的擁抱,表示理解與包容,但大多數質疑的卻是

「你會不會打人?」
「會不會失控想殺人?」

我才發現原來這個社會並沒有落實對於精神疾病的知識在民眾中,在不知不覺裡我成了一個「不確定的恐懼」的存在,萬幸的是我已經認同出大部份的自己,不需要害怕別人的眼光,但大部份的患者可能沒有這樣轉變的契機與勇氣,所以只能不斷的被異樣的眼光踐踏,直到他們選擇箴口不言,活在一個無法坦承的社會裡,不斷壓抑直到失控。

「因為悲傷滿溢出來的脫序行為,確實會讓我們失能,但大多數人選擇的方式其實是自我傷害。」

我曾經從憂鬱症轉為躁鬱症甚至是人格分裂,那時候的自己像是活在多個世界般,幻聽不斷呢喃於耳邊煽動著憤怒與仇恨,幻覺蠻橫地為我戴上一副暴力的眼鏡。直到藥物已經無法負荷這些時,破壞的動機便深深地構築在我的腦海裡,那些日子裡有數不盡的痛苦。但後來讓我開始追溯這些異常行為的動機來源時,才發現多半都是對於「無法控制自己」這件事感到憤怒,怪自己無能,原來想傷害的不是哪個誰,而是自己。(推薦給你:

雖然因精神疾病傷人的案件在近年來不斷的增加,但在這些背後那些選擇自我了斷的靈魂,多到數不清,一大群被情緒暈染成魆黑的屍體,沒有人能夠理解他們的最後一刻是多麼絕望。

「我們的悲傷,有時候是因為比誰都更愛這世界。」

所有的情緒都是一體兩面,恨是因為曾經深深愛過,失望是因為曾經期待過,每個人心底都還是有一塊純粹,期待這個世界是美麗與充滿愛的,這些生活裡的細節都曾經是星光般閃爍的希望,只是社會依然無情的給予沈默的暴力與撻伐,不斷地將我們身邊的光用力的捻熄,瞬間我們處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於是美好淪陷於絕望,而絕望讓病情萌生甚至加重了。

「之所以緘默不語於他人,是因為我們知道自己的憂鬱太過沈重,不想讓別人背負使之。」

如果仔細去觀察我們的話,會發現我們其實與你們沒有太大的不同,那是因為我們已經習慣活在無法坦承的社會裡,也清楚自己的負面能量是一般人無法承擔的,這也許是同理心的表現。

但卻害慘了自己,不斷的把那些痛苦往內吞,不想讓別人擔心,卻沒意識到這樣的行持續下去的結果就是孤獨一人處在暗室裡,等待著有個人能伸手讓我們緊握,但之前的行為早已讓身旁的人沒有了關注意識,直到最後我們亮出求救訊號時,任誰都會覺得莫名其妙。

適當的與他人溝通與協調是每個人的課題,但對於我們來說是最根本治療的方式,但這個社會已經被豢養地十分孤獨,我們沒有了可以求救的對象,也沒有人會去注意這些細微的冷漠,居然就是造就怪物的根本。隨著這幾天慘絕人寰的梟首女童案件,讓精神疾病,變成像是包裝參差不齊的糖衣,一件條紋裝的套裝,一座把我們包住的監牢,更讓人難過的是,它是一張張厭惡、仇視、質疑、恐懼的標籤,不斷的往我們身上貼。(同場加映:

原本已經活著比一般人還要辛苦的我們,為什麼要被社會不健全的知識與媒體單向的報導,再次的加深人群對於我們的刻板印象? 

從邊緣轉為異類,最後成為女巫被獵殺,這真的是社會該有的樣子嗎?

「所以正視我好嗎? 我是悲傷的存在,但不代表我會傷害別人。」

「所以擁抱我好嗎? 我是憂鬱的象徵,但不代表我與仇恨劃上等號。」

謝謝讀者們願意看完上述如此沈重的文字,只是我必須要好好的向大家說,在把「危險」的標籤與異樣的眼光投射在我們身上之前,可不可以先好好的了解我們的悲傷與無奈,要的真的很簡單,只是關心與理解,而在理解我們之後你也許會流下眼淚,那是交流的開始與情感的釋放,而我們也會用最誠懇的心來感謝你們的理解。(推薦給你:

希望未來每一個理解我們痛苦的人,可以不用眼淚來打開彼此的心房,而是擁抱與溝通,讓愛與理解直接的流於彼此之間,打破那道由刻板印象構築的高牆,我們都能夠平等的欣賞牆外美麗的風景。

而現在正因為這些潛在威脅感到害怕的你們,請聽我說。

「有傷要說,總會有人幫你,有痛要說,總會有人安撫你。」

「別因為環境的冷漠讓你對人厭惡,也別因此想藉由傷害誰得到解脫。」

「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悲傷嗎? 因為你比誰都更愛這世界。」

「只是你僅看到片段,勇敢地剝開,不帶傷害的。」

「他們會因為你的勇敢不懈去擁抱你,別怕。」

「別再傷害自己或別人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