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你愛過葉青嗎?我們愛過這麼一個早逝的詩人,她深信清醒不是人生唯一的正途,她的兩本詩集《下輩子更加決定》、《雨水直接打進眼睛》陪我們走長而崎嶇的路,她溫柔得讓人心碎,讓人想起年少時的戀人。(同場加映:

「雨下大了
理應你是在屋裡
但我怕你被其他東西淋濕
歲月之類
人群之類

你常常把傘弄丟
你的傘都很好看
小小的白雲
載著你
去許多地方
在大雨之中

你始終不會懂我在為你擔心些什麼
雨是不會停的
有些時候雨是不會停的
並不管你是否有傘」——〈大雨〉,葉青

你跟我說過,我讓你想起葉青。

她用這麼叛逆溫柔的姿態對抗世界,她的詩密密麻麻把愛鎖在裡面,好像我,用憤怒包裝柔軟心臟。葉青拾起我們,她是我們辨識彼此的鑰匙,她把我們拴在一塊,然後不管了。

我怎麼會不明白呢,葉青也是我們的結局。我回頭翻看,才發現葉青的詩,寫得多的都是離別後的思念,只是愛著的我們,把它讀的甜了。

我們離開彼此那天,也非常老套的下著雨。分別為什麼總要在雨季呢?我們的情感濕潤皺摺,每下起雨就蜷曲,在記憶裡遲遲無法風乾。

我是不懂的,很相愛的兩個人,有什麼理由必須分開?相愛是很絕對的,愛理應要優先所有宇宙真理,勝過所有道德教條。青春送給我很多過剩的愛,我給得不知節制,我的世界沒有突然不愛的選項,突然不愛,太莫名其妙了。

後來這麼絕對的我,一點一點在雨裡慢慢遺失了。我往前走了,可有些雨是不會停的,下起雨我就會想念起某些人,不可抑制。

後來,換我讀葉青的詩想念你了。

「數算不完沒有你的日子
所以反過來算 有你的日子
一算就傻住了 想到你的樣子我只會發傻
醉了一樣 根本沒辦法繼續」───〈計算〉,葉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