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神隊友上路|作家藍白拖:新手爸爸們,育兒路上你需要啤酒和耳機

他是一名背包客,曾走訪超過 13 個國家,將旅途上的所思所感寫成書。而和作家大 A 有了孩子香火之後,藍白拖的生活變得很不一樣。他依然是一名不斷在探險的背包客,只不過是走上一條名為「育兒」的冒險之路。

Jade Jhuang 2020/08/07 下午 1:00:00

少女漫畫界為什麼沒有男作家?你不知道的少女漫畫革命史

我們可以看到少女漫畫作者筆下的男性通常是去性徵化的美形男,少女漫畫中的男性鮮少有明顯的肌肉,取而代之是修長纖細的身軀;少女漫畫中多賦予角色大量的獨白,以龐雜內心戲的呈現出少女對於愛情有口難言的隱諱之情,並使用蕾絲、網狀網點佈滿畫面、強調氛圍營造⋯⋯這些都是少女漫畫眾多特色之一。

Gala嘎拉嬉皮 2020/05/28 下午 5:00:00

專訪繪本作家 YuanChi:畫畫,是我改變世界的方法

 YuanChi 去年在網路上發佈一系列以可愛恐龍為主角的畫作,帶領大家探討同志議題,被許多人轉貼分享。後來又透過集資的方式,把這部作品《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出版成冊,從那本繪本開始, YuanChi 開始用畫畫說故事,說出她所在意的社會大小事。

FLiPER 潮流藝文誌 2018/09/10 下午12:30:00

夜市炸雞排、麵包學徒到小說作家,專訪楊双子的創作之路

《花開少女華麗島》將場景拉到教科書談得稀薄的日治時代、台灣現代化的開端。當少女們開始從自家門走入公共領域,接受西式教育、獨立工作、向文明之光生長,這些少女們的熱情、想望、追求,會是什麼?

女人迷主任製作人 婉昀 Wanyun 2018/08/01 下午 2:00:00

【閱讀女作家】不見得每個人都看過張愛玲,但每個人都有一本喜歡的深雪

我在 2017 年被自己的動態回顧,推向了 2012 年的《春嬌與志明》,在那裡我又想起深雪 1998 年的小說,它們都是我私人的午餐肉和罐頭雞湯,以此紀念,可以往前走得快樂些,卻萬萬不能回頭。

蔣亞妮 2017/06/13 下午 5:30:00

我的痛苦不能和解 專訪林奕含:「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

怪醫千金,漂亮寶貝,這名號何許人也,見面她說,我是廢物,我是痛苦的神童,別向我要答案,我只是名精神病患者。

Abby 2017/03/16 上午 9:25:00

女人迷獨家專訪:肆一給女孩的九句愛情箴言

肆一本人的感覺和他的文字很像,不溫不火的,不刻意戳你,但總是講進你心裡頭

Audrey Ko 2014/02/13 上午 6:20:00

把歷史寫到變網紅!謝金魚:武則天跟你一樣,28 歲失戀失業

謝金魚和同學們一起去立法院前靜坐,雖然警察強力驅散的那一夜她並不在現場,但是透過電視轉播,謝金魚看到她熟悉的人「那一瞬間,我看到警察拿鐵棍打學生⋯⋯原來,這就是國家暴力。」「讀歷史」的這群年輕人,就在警察舉起鐵棍的那一刻,明白了什麼是「歷史」。

上報 2017/12/19 上午10:30:00

《茉莉的最後一天》不必恨,也不必等父母改,你可以愛回童年的自己

茉莉自殺了,開場不到五分鐘,她就帶著「反正這世界沒人愛我」的恢念,爬上陽台跳樓了。這是她的最後一天,死的時候,身上穿著眾人引以為傲的綠色制服。

Amazing 2018/07/31 上午 9:00:00

失戀就是會痛!專訪不朽:失去以後,你才學會依靠自己

那些因愛相遇,也因愛而得的遺憾,成了指認自己的印記,對不朽來說,「失戀」是失去、遺憾、割捨三者構成的,但若沒有失去,我們也不會有機會在缺縫裡,重新發現另種可能,容納進新的關係。

孟倫 2018/08/30 下午 5:30:00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專訪吳曉樂:我不希望大家拿我的書,罵自己的媽媽

若是你在閱讀她的文字中,看到了為人父母的不足,那她希望讀者思考的是更深層的故事。維基名人與無名小卒都是一樣的,人性讓我們追求著過去沒有得到過的事物,並且想將缺失補給未來的小孩。吳曉樂從許多優秀的文學作品中,找尋共鳴,像是林蔚昀《我媽媽的寄生蟲》和美國作家伍綺詩的《無聲告白》,寫下的都是這樣的人性,父母為子女的美好人生投射了很多情境,「如果我是小孩想得到什麼」、「如果我童年怎樣會更快樂」等等。可惜,你之蜜糖,我之砒霜,最後到底完整了誰的童年、誰成為了兒童,吳曉樂笑稱,「這幾乎是破梗了《上流兒童》的書名。」她

蔣亞妮 2018/08/13 下午 2:30:00

【《華麗的告解》摘文】專訪平路:「我一直在想,我母親為什麼不疼我?」

「對。這樣講好了,有個方程式我不懂,我用很多方法去解它,我把它想得非常複雜,我一直在想我母親為什麼不疼我,一個女人不疼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因為她不喜歡她自己?……等等,我去找答案。當然,一個女人為什麼要用男人的眼光看?她不喜歡我是因為不喜歡我的性別嗎?女人怎麼看自己的性別?這些都是女性主義的問題。我的謎題對我是這麼困難,但沒人告訴我答案這麼簡單:她不愛妳是一定的, 她看到妳就會想起……。所以後來講出來,才是和解。」

時報文化 2016/03/14 下午 1:30:00

專訪陳雪:戀愛如煉丹,失戀是把最美好的地方保留下來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讀的陳雪嗎?是那本開天闢地般,惡女與天使一體直抵靈魂深處的《惡女書》;還是那如修煉場的人間烈愛,鎮魂曲響徹書頁的《附魔者》;或是在《人妻日記》裡認識了她與她的「早餐人」,在《戀愛課》中讀懂了誰都曾經為愛癡狂。從惡女、天使、拉子到人妻,她是小說家也是散文家,在我經歷漫長的閱讀終於與她相見之時,我才明白,有些人的名字前面不需解釋與頭銜,更不需要斜槓加身,她是陳雪,如此便足夠飽滿。

蔣亞妮 2018/08/21 下午 2:00:00

【單身日記】致我們都愛過的葉青

你愛過葉青嗎?我們愛過這麼一個早逝的詩人,她深信清醒不是人生唯一的正途,她的兩本詩集《下輩子更加決定》、《雨水直接打進眼睛》陪我們走長而崎嶇的路,她溫柔得讓人心碎,讓人想起年少時的戀人。

Audrey Ko 2016/03/18 下午 7:00:00

【閱讀女作家】山本文緒:讀日本文學如同觀看自己的人生

性慾是真實的、討厭某人也是、什麼都不想做也是真實。

蔣亞妮 2016/12/12 下午 7:00:00

三毛逝世 30 週年|她與荷西譜出《撒哈拉的故事》,陪著我們想像愛情

三毛為何能活得像個孩子一樣?她的幸福秘訣就是——找個跟自己一樣長不大的人!她與荷西陪著我們想像愛情。

01女生 2021/01/06 下午 8:30:00

林佳樺專文|我曾以為母親是道謎,直到婚後才有了解答

曾懇求她能否給予我生活上小小的自由,但溝通對我們而言,有溝卻無通,如天地兩端的遠距,導致後來我一見母親就躲,那時真慶幸老家沒有設立大學。國中時我下定決心,高中一畢業就北上,只有離母親遠一點,我才能自在呼吸。青春期的我,正值母親更年期,我的情緒狂飆不定,母親則因賀爾蒙變化,失眠、潮紅、盜汗、心悸、情緒暴躁,彼此對話都是狂飆的箭,家裡四處被射得千瘡百孔,唯一休兵期,是適逢我月信來潮。

有鹿文化 2020/08/06 下午 3:00:00

專訪張西:好風景也會下雨,理想生活不是只有快樂

「我剛辭職的幾個禮拜,確實覺得自己過著理想的生活,但現在不這麼覺得了」,因為一旦宣布了理想的完結,人們便少不了停留、安於現狀,因此張西更喜歡不斷給出短期或中期目標,持續轉動日常的進展。畢竟說穿了無論怎樣的生活,都有藏匿著辛苦的細節,可往往要走到了,才有機會一窺過往想像不到的困難。「如果你只想選擇其中快樂的事,那應該不是理想生活,而是不存在這個世界裡的、公主或王子的生活。」那略略抽象的提問像是一顆曲球到了跟前,張西卻優雅地反擊出弧線好看的全壘打,大快人心。

Hahow 好學校 2020/06/19 上午11:30:00

領我們走過世界的荒涼與溫暖,她的名字叫三毛

三毛帶領我們看了華文世界以外荒涼溫暖的角落,現在輪到西方讀者認識她,相信西方讀者也會跟隨她輕快自由的腳步,追尋自我,並且願意對他人付出更多的關懷與愛。

品牌生活快訊 2019/10/30 下午 7:15:00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給在港的家明們,萬事小心

「他出發找最愛,今天也未回來。」家明是港人常見的名字之一,那年謝安琪一首《家明》唱出許多「不過想要愛,差點上斷頭台」的故事。作者寫道,希望每個香港人,又或者每個台灣朋友,萬事小心,終見家明。

George Hong 2019/08/30 上午11:00:00

每個家,都藏著眼淚:村上春樹第一次談家族史

村上在文章內寫道,父親曾兩度派往中國戰場,戰後轉任地方小學擔任教師。當就讀小學二年級時,父親曾告訴過他,曾在中國看到同袍用武士刀砍下戰俘的腦袋,「不用說,那種極盡野蠻、用武士刀砍人腦袋的畫面,深深地烙印在我年輕的心靈深處。」

上報 2019/05/22 上午11:00:00

她在 IG 寫溫暖的字,渺渺:任何書寫,最終目的都是我愛他

在社群的世代,有人以想念為題,在 IG 以手寫的溫度一遍又一遍騰著心中的道別和和悲傷,或許你也曾因為她的文字而被深深同理著,或許你也見過她用墨水的暈染寫下自己的反省和相信,她是渺渺,一起來看渺渺更多故事

女人迷編輯 Yuting 2019/03/17 下午 7:00:00

專訪《愛上卡夫卡》導演陳玉慧:除了婚姻愛情,女孩人生有更多追尋

記得《徵婚啟事》作者陳玉慧嗎?很多人知道她是臺灣女作家、編劇,但她年輕時其實也曾參與西班牙 Theatre Buffons 劇團做巡迴演出,並在八、九〇年代在紐約與國家劇院都導演過舞台劇。2018 年開始,陳玉慧多了電影導演的身份,以新片《愛上卡夫卡》入圍了第 21 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的最佳編劇項目。

雀雀 2019/01/05 下午 9:00:00

吳爾芙與自己的房間:不需要做任何人,只要做你自己

田馥甄(Hebe)發佈了自己的最新單曲〈自己的房間〉,在這首親自填詞的作品中,Hebe 揀選了「房間」作為歌曲的主題。訪問中,Hebe 說,房間是令她最自在、最天馬行空的地方,她會在房間裡放空、自省、做發聲練習也會萌生出許多對於音樂的想法。

01哲學 2018/10/16 上午 7:00:00

【閱讀女作家】告別安妮寶貝之後,生命永存的《七月與安生》

因為,每一個女孩,一定都曾有過另一個與妳徹夜談心,挑選內衣花色、交換衣服,共享床單的女孩。在她的小說中,我們讀到了自己。

蔣亞妮 2016/11/25 下午 5:30:00

向光生長,書寫青春!專訪李屏瑤:你不必成為誰的理想

從《老夏天》到《向光植物》,從 PTT 到文庫本,從採訪人到受訪者,從廣告業到專職寫手,李屏瑤義無反顧寫著。當城市沈沈睡去她寫,當葉青離開世界她寫。李屏瑤留著短短的頭髮,著襯衫長褲,中性外型的她一開口就洩露少女的秘密。

Abby 2016/04/13 下午 2:03:00

作家:一個人也很好 米果

Fanning Tseng 2012/08/01 下午 3:59:00

如何成為一位作家?

Nick, Hsu 2012/07/03 下午12:31:00

教養達人:番紅花的教養哲學

另外,番紅花不像一般父母,總是給孩子的日常計畫表填滿滿,上遍各種課程,「我希望孩子能享受孤單,就是去了解人有時候真的就是會無聊、會沒事做啊!」她輕鬆地說著,「很多厲害的藝術家或企業家,他們偉大的作品不也就是獨處下才創立的。我希望我的小孩能從小就建立這樣的態度,不需要永遠排滿滿的行程。」番紅花總是實際卻又看得很遠!

Womany Content Lab 內容實驗室 2011/06/08 下午 4: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