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十六個夏天》的瑞瑞,《相愛的七種設計》的 Doris,《腦筋急轉彎》裡憂憂的配音,從模特兒到演員這條路,許瑋甯證明自己擔得起演員這兩個字。她無時無刻都在變形,不只滿足於一種單一的樣子,解放自己體內更豐沛的能量,邀請你一起,更認識她。(同場加映:

初見許瑋甯時,生澀還寫在臉上,長得美但少了氣場。幾年過去,一路上跌撞碰壁的她,靠自己撞出一條路,身上的傷痕讓她更顯自信與從容。現在的她,椅子上一靠便是戲,便是魅力,那是裝不出來的。

見過許瑋甯兩次,就讓她請了兩次飯。

第一次訪問她時,許瑋甯已經跳入戲劇圈一段時間,不新不舊,而那時的《美麗佳人》有個小單元請她上,主題是一個對她有特別意義的空間,那是她朋友開的,她沒事時常到那用餐,串門子。那次見面覺得她長得漂亮精緻,對演戲有很大熱情,言談間還會感慨外型帶給她的限制,讓她在公主、千金一類的角色上打轉。訪談結束後,她和經紀人點了幾個披薩、沙拉,整整一桌菜要我一起吃,吃完走時見我掏腰包,她們連忙說,「沒關係,反正我們本來就要吃飯的。」

第二次見她,她已經拿了金鐘獎,要為《美麗佳人》拍攝封面。「不必特別準備什麼,我們都會自己打理。」經紀人說。

當天到現場,素淨著臉的瑋甯已經在化妝台上大口吃麵,「我們先買東西吃了,我們還有多準備,這份給你吧。」 她總是這樣,不希望麻煩也不喜歡被伺候著。(推薦閱讀:

女人般性感

這次的拍攝主題是「性感」。

昏暗的現場,強燈收束成一道曖昧光線,安靜地落在瑋甯身上,她唯美也完美地演繹屬於每套衣服的性感,一吸一吐與每一個落下的快門聲,都是那麼的合拍與恰到好處,如果是幾年前的她,或許是做不來的。現場的她,像一塵不染的白色,白淨中透著一點粉,若隱若現引人遐想,「很自然,很健康的感覺,有點神祕,還有很親人的笑容,這是我對性感的想像。」 許瑋甯說。

在瑋甯的記憶裡,媽媽很性感,但是較具侵略性的那種,很習慣展露女人的優勢。她欣賞《逃學威龍》裡的朱茵,《第六感奇緣之人魚傳說》裡的鍾麗緹,自然健康的外表,甜美的笑容,雖不能一眼奪目,卻引人回味,「性感還是要包裝在優雅裡面,不能讓人家一眼看透,應該讓人家去感受而不是直接攻擊的。」 瑋甯說。(推薦閱讀:

性感是演不來的

這樣從容的自信感並非與生俱來,「國中、高中比較沒自信,以前比較肉,長得又跟人家不一樣,覺得自己長得很奇怪,那一段時間反而常駝背,不想要讓人家注意,最好忽視我的存在,小時候是這樣子的。現在呢,覺得自信不是來自外表,心裡面的東西也是很重要的,像是工作專業,自然會流露自信的感覺,那很吸引人,但演不出來。」

戲裡面,瑋甯很少挑戰性感的角色,甚至找上門的角色個性都很單一, 直到一連演了《相愛的七種設計》、《想飛》、《失控的謊言》等電影,才讓人見到瑋甯如水似火,多變的一面,「《相愛的七種設計》裡面跟莫子儀那一段 Hotel 的戲讓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種很性感、赤裸的感覺。可是,某些人卻說《想飛》裡的謝欣怡,那種乾乾淨淨的狀態也很吸引人,我很難說哪一塊是性感的,有時往往不刻意的東西,大家覺得才覺得有吸引力。」

「像是還沒上映的《失控的謊言》,就有很多是在居家的鏡頭,可能隨意用鯊魚夾、頭髮四散或是穿著舒適的棉褲、T-shirt,也很讓人想入非非,不是嗎?」 許瑋甯笑說。

瑋甯接著說,演員要能夠詮釋很多種的狀態、神情、風情,擁有性感的狀態是必需,詮釋角色時,才能散發魅力。(推薦給你:

男人般強悍

瑋甯出社會早,從小就習慣要照顧家人,承擔一些在她年紀不需面對的問題。所以很多時候,她很 Man,很能照顧自己,出國扛行李,修燈泡,通水管,照顧弟妹很早就內建她的腦子身體裡。

她堅強的特質,很明顯表現在工作上。瑋甯10年前開始演戲,開始時大家並不認為她能演,或是說,只能演某些角色。

經紀人仍記得當時怎麼起步的,她們兩個不停去見製作人、導演,拜託甚至用求的,只想得到一個角色,「瑋甯甚至說只要肯給她機會,中途覺得她不好隨時把她換掉都沒關係。」經紀人說。 然而仍有許多人不相信她能演,直接打了回票,那段時間,她不停地碰壁,跌倒,再爬起來。

瑋甯說:「開始演戲時遇到角色瓶頸,到自己真正想要專心演戲的時候又碰到撞牆期。我永遠記得那段時間,拚了命往前衝卻被打退。我不怕被換掉,因為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夠好,最怕的是,對方連機會都不給。事過境遷,現在想想這些東西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決定權永遠在別人手上,你只能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當下一定會很生氣,會想問,為什麼我不行?可是現在想一想,沒有為什麼,你永遠沒辦法改變某些事情,做好自己就好。」(同場推薦:

證明自己

終於她做到了,去年憑著《16個夏天》拿下第50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台上她一個個道謝,台下,好姊妹林心如和同劇演員激動落淚,為她鼓掌,「其實一整天包括上台得獎直到睡覺,我腦袋都是一片空白。頒獎人念出我名字的時候,我腦袋一片空白,心裡不停要想要感謝的人,一個都不想漏掉。我比較ㄍㄧㄥ,幾度想哭的情緒被自己硬生生壓下,很理智在台上感謝那些幫助我的人,而旁邊的人已經泣不成聲了。直到隔天,我才終於好好消化,有種美夢成真的感覺,確定自己選擇這條路是對的。」

她接著說:「這兩三年我特別感謝願意給我機會的人。同時感慨,曾經不看好你的人現在對你的態度真的就不同了,但笑笑過去就好,我也不放心裡,因為這是必經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