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黛樂團的主唱法蘭,推出了首張個人翻唱 EP 專輯《另一個法蘭》,以全新造型「長髮」亮相,似乎添加了幾分性感,透過「迷人配方」深度專訪法蘭,讓我們有機會探一探她的內心所思所想,她踩著堅定步伐,一步一步走出專屬自己的音樂之路。

見到法蘭的第一眼,她的雙眼充滿了靈氣,身穿法蘭絨的墨綠外套,皮膚看來更加白皙了,她精神抖擻地問了聲「你好!」簡潔扼要不拖泥帶水,走進錄音室。錄音室放送著法蘭的新作,她隨興也跟著哼唱⋯⋯原本看似有些陌生的招呼,卻隨著她的哼唱縮短了距離,她隨性脫了鞋坐在沙發唱歌,拍攝途中,協助調整冷氣風葉的位置,褪去冷漠的保護殼之下,正是她的細膩貼心。

十年的音樂之路,她從「法藍 Fran」的名字出發,到與朋友組團成為「法蘭黛樂團」的主唱,最後獨自回到單飛狀態的「法蘭 Fran」,歷經三種角色的心境轉變,音樂成為她生命中迷人的召喚。


圖片|相映國際 提供

法蘭作為樂團裡叢中一點花,她講究樂團的和諧性。法蘭黛樂團總共一起發行了三張專輯,其中一張專輯推出《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計畫,跨域邀請設計師方序中共同製作,計畫一發出, 5 個小時內即達標 30 萬,最後於嘖嘖募資上募得百萬好成績!當然,法蘭黛樂團的音樂本身就獨樹一幟、充滿了魔幻特色,其作品更接連不斷入圍了金鐘、金曲,甚至是許多戲劇配樂的愛用者。

2020年,法蘭遂以電影配樂「親愛的房客」拿下了金馬獎第 57 屆「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相信最能和法蘭與有榮焉的,不只是法蘭自己跟樂團夥伴們,而是期盼了好久好久的死忠樂迷們,這一座金馬獎、這一份認可—— 終於輾轉來到她的手中。

摸索形狀:女性時常比較容易為他人著想,現在我想為自己決定

法蘭黛樂團成軍於 2009 年,沿路走來已是 13 年,樂團沒有解散,法蘭以單飛之姿,走出群體的舒適圈。

樂團是這樣的,每個人都會在舞台上,該如何讓大家一起發光?法蘭首要考量的是團體的協調性,在這十年之間,她聽見各式各樣的聲音,漸漸地把自己壓縮起來,單飛以後,展現出更具真實的樣貌,似乎多了些人味,社群互動也與樂迷更為靠近一些,看得出她正在刻劃更具體的自己。從前以團體單位的成形,總得相對考量更多,哪怕對外溝通的一致性、顧及彼此想法,每一個大大小小都會牽動整個局面與變化。

法蘭說:「我覺得以前好像會比較顧慮團體要什麼?女性的思維常常是這樣子,會比較以大家為主,我想了蠻多,好像朦朦朧朧中做了一些決定,不是很具體的決定,那可能影響我看待事物的觀點跟角度,我現在就會比較勸自己,不要那樣子。」

女人迷過往的深度訪談,總能洞見女性在社會上扮演退讓的形象,女性很容易希望以大局為重,捨身照顧他人多一點、犧牲多一些,那份難以和諧的疑慮,漸漸於心裡腫脹起來,藏於內心的渴望也被外在因素給消滅,只是當底線一再拉拔、往後退、再退,直至最後,不僅失去了大局,若大局裡沒有我們的渴望存在,那也已經不再是大局了。

同場加映:專訪Frandé 法蘭黛樂團:「如果有件事做得不錯,就是天命吧!」

練習停下來想一想,究竟我想要去哪裡?

2018 年,法蘭黛樂團經歷了樂團貝斯手的逝世,低谷裡走了一遭,難以消化的日子,本以為法蘭黛樂團就此闔上創作的那扇門扉,所幸時間仍是最強悍的武器,一首〈接下來要去哪〉回到了樂迷懷抱,法蘭小心翼翼放入私密的情感,描述那些模糊不清的日子,旋律歌詞塞滿了人生迷惘浮沉,藏有太多回憶的走馬燈,多次於不捨的情緒中釐清幾回。

法蘭說:「我好像朦朦朧朧中做了一些決定,那不是很具體的決定,可是那影響我看待事物的觀點跟角度。我現在就會比較勸自己不要那樣子,因為我應該有別的方式,可以面對事情。」

生命無常,離別的消息真的來得猝不及防,她與團員的的道別,令她習得了世事無奈,法蘭說,「人生其實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也許,是該讓內心的法蘭出來了!

活到最後,人們終歸都走向殊途同歸,生活中有很多執著的小事,似乎要我們練習放掉,聽法蘭說話的語氣,比起難受,那份釋然要再更多一些,好像真的從低潮裡領悟了什麼。走在同一條路上,人們可以相伴抵達,但也能各走各的,不管做什麼決定,都不要忘了停下來好好想一想,別讓繁忙使我們背離本來要去的方向。

猜你想看:徐珮芬X法蘭黛推詩集主題曲:我們都是夜行性動物

比起男生,更加喜歡女生 —— 邏輯上相似,相處也很舒服

寡言冷酷的個性,時常是樂迷喜歡上法蘭的原因,話不多,說起話來快速吸引大家目光,她的 role-model,也盡是極具英氣的影劇女星們,比方: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蒂妲 史雲頓 (Tilda Swinton)、蘇珊道尼(Susan Nicole Downey)⋯⋯!

法蘭笑說,她喜歡女生更多一點。

如果今天要選擇跟一個男性相處,或是跟一個女性,我就會選女性朋友,因為邏輯上會比較靠近。

歌手 法蘭Fran

面對人際關係,想法比較靠近的人也比較容易成為朋友、或是立為學習楷模,比較起來,性別不再是最重要的考量,而是彼此能不能在相處中合得來。比起黏膩相伴,想法與頻率的契合,似乎才是關係裡最需要珍惜的地方。

法蘭面對愛情也是以〈隨波逐流我不介意〉的淡然,哪怕漂泊許久才見一面,也有各自天涯的浪漫。從單飛到戀愛,這其中能感受到,她已不再是仰賴轟轟烈烈、求得喜愛地投入關係中。

心有靈犀,兩人不必天天膩在一起,內心認定對方,哪怕各自天涯也可以。

歌手 法蘭Fran


圖片|相映國際 提供

我的體內,存在另一個瘋狂的自己

2013 年,法蘭黛樂團發行了第二張專輯《隨波逐流我不介意》,她提起自己在這張專輯收錄的一首歌〈二十一〉,那是她對於二十一歲的自己所描述的心情,歌詞裡頭有句寫道:「心裡有頭難馴服的野獸,夜夜想掙脫」

那份假裝隨波逐流的不在意,其實早已承載無數龐大、腫脹,且難以描述的感受 —— 法蘭不知道,該怎麼將它們釋放出來。

這份矛盾與模糊的感受,透過創作,找尋喜歡、並且釐清生命的渾噩,似乎就能讓將掩埋體內的瘋狂穿透而出,循序漸進,像是霧茫茫一片射進了光芒,平凡的生活中找到一些脫軌的瘋狂小事,對法蘭來說,是件幸福的事。

偶爾深夜她會在家帶著耳機,將音量轉至最大聲,隨著 Grooving 亂舞,法蘭說:「如果每個人聽的音樂不一樣,動作就會不一樣啦。我覺得可以一個人享受一個人的生活、一些點滴,那是非常浪漫的事!」而我也想像這就像《單身動物園》裡的經典場景,置身於枝繁葉茂的森林,每個人都在跳自己的舞,即使聽覺的世界只剩下自己,但有音樂,我們就一點也不孤單。

電影解析:《單身動物園》:我們窮極一生,換一個同類

自知不是一個內核強壯的人,學習不要太在乎別人的聲音

創作音樂時,情緒是很重要的調味劑,但當調味劑過重失去平衡,就有點背道而行,我們在想,每一個大眾人物多多少少都會在乎聲量、在乎大眾想要追求什麼,身為公眾人物就得學著討歡心,但是法蘭反而讓自己成為一個不要去在意聲量的人。

要做的事情依然不會改變,那我就好好守著我該做的事。

歌手 法蘭Fran

法蘭擁有自知之明,瞭解自己就是一個膽小的人,一方面是看到評論任誰都會備受打擊,所以反而練習讓自己不去看、不要在意。

細細反芻她說的話,一個人的好與不好,無關別人怎麼說,日子還是要照樣過下去,學會不去在乎別人怎麼看待自己,不如活用時間在尋找「喜歡」的事情吧!因為喜歡,所以能專心投入;因為喜歡,所以面對批評也能堅持到底。

人生真的很短暫,命運好壞其實都是相對的,情緒來了,就去接招,倘若生活中遇到傷心的事情,或許也能像法蘭說的:「傷心的時候,我會跑到別人的作品裡,我會暫時放棄自己的人生一下子,進去別人的人生、看別人的故事,流別人的眼淚。」

若我們知曉自己的心不是鋼鐵打造,容易受到這些是是非非波及影響,那就少聽、多專注,把喜歡的事情做到最好,練習在生活中找到「喜歡」,然後心無旁騖,這就是法蘭最好的迷人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