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常呈現「自溺式」的自責嗎?總覺得他人的距離很遠,怎麼追都追不上?沒關係,親愛的,按照你的步伐,每天,都離自己期待的樣子近一點點,一點點就很好。

昨天在睡覺前偶然聽到了劉軒與御姊愛 (徐豫)的 Podcast《徐豫切入點 》段落,這一段我聽起來心有戚戚焉。

我想起我的督導,是長期做敘事治療的人,在他的觀點裡面,常常會邀請我帶當事人去看「生命當中正面的部分」,透過一次又一次講不同的故事,讓當事人選擇用不同的眼光來看自己的生命腳本。

天上總會有雲,但你才是天空

以前我都覺得這一招真的是有點爛,黑暗的東西還在那裡,一直用光明的角度看到底有什麼用?

但後來我慢慢感覺到一件事情:當你重複說一件事、而且重複用一種很負面、悲觀的方式來說一件事,這件事情就會變成你對自己的認同(self identity)——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悲慘、糟糕、很爛的人,再遇到負面的、不好的事情,也是理所當然的。

當你一直凝視深淵,你自己就會成為深淵本身。


圖片|Photo by zhenzhong liu on Unsplash

延伸閱讀:自卑是生命的日常:真正重要的不是你的過去,而是你想追求的未來

但當你能夠換另外一個角度來描述自己的故事,你過往發生的那些創傷依然存在,但這並不妨礙你成為一個「某些時候表現得還不錯」的人。例如,你很會唱歌、很會寫字、或者是,你很能夠聆聽別人的心事等等,你甚至可以「講」一個你好好聆聽他人,然後他人好好感謝你的有關於你好好聆聽他人的故事。

光是想起這一個經驗,你黑暗的洞穴裡面就會照出一道陽光,這就是你對生命故事的另外一種腳本。

就像劉軒新書的書名,《天上總會有雲,但你才是天空》,雲的存在並不會影響你成為天空。那如果你還沒有想到怎麼辦呢(發現了嗎,這裡我用的是「還沒有想到」而不是「想不到)?

以前我的許多文章都採取「無為而治、順其自然」的方式,勸自己也勸大家,那是因為我是一個把自己逼迫得很緊的人,對我來說,我需要許多的放鬆才能夠允許自己不要做太多、過度努力。

可是,如果你對現狀不滿,而且你已經休息夠了,真的想要振作做一點什麼事情的話,那麼軒哥說你可以想像一個「你覺得你最理想的自己」(dreaming self): 他長什麼樣子?外表給人什麼感覺? 他會如何生活、他一天的日子怎麼過? 他相信的價值觀、特質和處理事情的方法? 重要的是你想成為怎樣的自己。

小愛也說,重要的並不是你要得到什麼頭銜、拿到什麼位置,你就可以變得比現在更快樂,而是「你想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度過每一天?」,這個是內化的特質,跟價值觀有關,跟你的地位和頭銜無關。

換句話說,如果你討厭現在的自己,其中一種方式是把你想要成為的那個人(你可以先設定某一個你人生的偶像),然後每天讓自己靠近那個人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了。


圖片|Photo by Ori Song on Unsplash

​​​​​​

延伸閱讀:我不配!自卑心理學:當自卑開始影響生活,可以如何改變?

找到一個理想的樣子,每天靠近「一點點」!

比方說,我很欣賞柯采岑(女人迷主編) ,每週去做瑜伽還天天晨跑,工作效率又超好,如果我想要變成跟她一樣的人,我沒有可能早上起來就先去跑個 3 公里?答案是不可能,因為我一定會在睡覺。

但是沒有關係,我可以選擇「接近」這個理想多一點,比方說,至少每天運動 30 分鐘,如果還是做不到,就改成每天去公園快走 10 分鐘。久了之後就做成習慣,再慢慢往上增加強度,你會發現,自己一天過一天,終於不再像是鹹魚一樣,浸泡在那些過往給自己標的的不快樂裡面,無法翻身。

你也會發現,自己正在朝向自己想要去的人生前進,這一種「有盼望」的感覺,其實就可以讓你每一天都過得稍微有動力一點點。

其實討厭自己真的沒關係,很少有人能夠完全的喜歡自己。在討厭自己的時候,將你想成為的那個人,「放」進你每一天的日子裡,想像他會如何生活,然後用你的方式活出他可能的生活,隨著時間,那些古老的、負面的、充滿黑暗的有關於你的故事會慢慢褪色;新的故事、新的芽會慢慢長大。

然後你可以成為一個新人,一個新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