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彼此的愛、對藝術的愛,支撐起林秀偉一甲子的演藝生涯。

她說:「當你年輕的時候,你應該勇敢,應該不計成敗、不計褒貶。」因此她無懼無束,在戲曲的世界徜徉,為藝術和蘊蓄下一個世代,揮灑才華、擁抱藝術的美好。

上篇:專訪林秀偉:勇於突破、為自己發言,做一個不乖的女人

策劃訪談|新象.環境文創

Q11:在您六十年的生涯之中,從舞者的身分跳到導演,是用什麼樣的方法處理劇本?

其實我從小就很喜歡讀小說,從小就很喜歡作文,所以文字對我來講是沒有障礙的,很多舞者是有文字障礙的。

像我編舞的時候我會讀泰戈爾的詩、我會讀佛經、我會讀老莊,所以文字對我來講從小就不是問題。也因為從這些文言文裡面,我可以看到很多畫面、很多想像,這個部份其實就跟戲曲一樣。

戲曲就是所有的身段都很寫意的,而且很有詩詞的意境在裡面,在編舞當中我也把戲曲的能量融合進來。

我覺得我特別幸運的是,因為當代傳奇劇場不斷在改編世界名著,所以我可以接觸到歌德的《浮士德》,整本上下兩集我自己把它改編了。改編過程是非常辛苦的,因為我要讀六個版本的翻譯本,每次寫的時候,我就坐在書桌前八小時,我感覺腿都快僵住了,就這樣過三個月。

很難想像我白天要做行政工作,半夜讀書、寫劇本,《樓蘭女》也是一樣這樣的情況。甚至我還寫崑曲的劇本《夢蝶》,我寫完以後我都不太敢想像那是我寫的劇本,那好像被什麼東西附體般發功。所以《樓蘭女》寫劇本的過程也是,好像在一陣昏迷狀態當中,我居然把這劇本吐出來了!


戲曲《樓蘭女》劇照。圖片|新象.環境文創 提供

我寫劇本的方式是,我會讀很多不同版本,會去蒐集不同的人討論《米蒂亞》,當下我也不下筆,我就讓它醞釀到一段時期之後,然後我坐在書桌的那天,我就不斷地寫不斷地寫。

其實我跟吳興國一樣,他也改寫劇本,他比我更厲害,他寫劇本的同時已經把聲腔創作出來,他就開始唱了,有時候他會一邊唱,一邊莫名其妙自己在那邊流眼淚,他已經把演員的走位、怎麼演,他其實都已經完成了。

所以戲曲的導演跟舞台劇的導演不太一樣,舞台劇的導演他可能需要讀劇的過程,戲曲的導演他自己在讀劇,他把所有的唱念作打,他已經都創造出來了。但舞者不一樣,比如說《樓蘭女》,他已經有太多實驗了,所以我們要花很長的時間去排練,去把動作從內在去發出來。

我就跟我們團員講,我第一次很清楚的感受到,我們要建立「當代傳奇」的肢體美學,就在《樓蘭女》,我們把他確立下來。比如說我們有鈴木忠志的肢體美學,那什麼是「當代傳奇」的肢體美學?這也讓我覺得很興奮,在這次重做的時候要去探險的部分。

Q12:六十年來的創作,您的熱情是源自哪裡?

我覺得是我的熱情是源自於愛。

一方面是因為我愛吳興國,所以支持他,我也願意為他犧牲我自己的事業;但是從某一方面來講,我也愛魏海敏這樣有才華的演員,如果我們可以創造一個舞台,讓有才華的演員可以在舞台上發光發亮,那也是我的榮幸。

也因為那個愛,我在培養下一代的時候,我會覺得對於京劇這項藝術的愛。因為妳從事表演藝術,妳知道這項藝術他有多傑出、有多困難、有多麼不容易去學習,當有一群小孩子,願意犧牲玩樂的時候承受那麼大的痛苦,那麼大的壓力的時候,妳會心疼,妳就會願意犧牲自己的部分。

我為他找到很好的老師,我用經費一年一年的培養起來,現在回想起來我也很高興,因為我多了好多好多小孩,他們都很孝順,很照顧我們。

所以我覺得這彼此的愛,或者對藝術的愛,讓我們包括是藝術家們,許博允先生、樊曼儂老師,甚至像葉錦添他們,他們就是因為有那個熱情,有那個愛,他會激勵妳。

而且他們那麼傑出,妳就會想趕上他們,所以像羅興華設計師他設計出這麼棒的舞台,妳就會想:我要怎麼與它對抗、我要怎麼運用它、我要怎麼發揮它最大的強度,就會讓我不斷在進步、不斷在學習,我覺得這就是激勵我向前,最大的動力。

Q13:對《樓蘭女》演出的期許、對進劇院的觀眾會看到什麼?

每一次我們帶著我們的作品到世界各地去演講,或者到高中、大學去演講,每次一放到《樓蘭女》,大家都覺得,太難想像在 1993 年,從任何世界的角度來看,他就是一個非常前衛、非常有原創力,而且衝擊力非常強的作品。

所以我想貢獻給社會、想做一個示範是,當你年輕的時候,你應該勇敢,應該不計成敗、不計褒貶,甚至你在做出來的當下,你可能就像這個原作者(尤里庇狄斯),當時也遭受冷嘲熱諷,你一定會承受這些,可是承受這些就會讓你更勇往直前。

我覺得那份勇氣、那份震撼、那份激情,其實是在這個時代看起來,還是非常火辣辣的、非常熱烈的一種感覺。

所以我們希望把那個激情、那種動力、那種勇敢帶給我們觀眾,也是目前這個社會非常需要的力量。而且我覺得這個作品,應該是六歲以上(可以觀看),當然六歲可能會覺得聲音太震撼了,可能九歲會好一點,九歲以上就可以來看這個戲了。


圖片|新象.環境文創 提供

這個戲是完全不退流行的,它還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在二十七年後,它還是走在時代的尖端。你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戲,這個戲包含了戲曲的表演、包含舞台劇的表演,有歌劇的成分、有音樂劇的成分、有舞劇的成分,它的成分實在是太豐厚了。

所以邀請大家來分享我們在那個時代、那個時間我們所激發出來的,一種共同的,不管是社會的自由,那種開創性、那種爆發力,其實還存留在我們台灣的核心裡面。

當你年輕的時候,你應該勇敢,應該不計成敗、不計褒貶。

太古踏舞團藝術總監、當代傳奇劇場製作人 林秀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