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做愛是一件讓身體快樂的事,我們為什麼還是有源源不絕的煩惱呢? 專訪徐曉晰,我們一起聊聊那些關於性的大小事。

「性好難聊啊!」

專訪那天,台北正在細數這個夏天可以突破多少高溫,處處都是莫名燥熱的氣氛,而鬆姐(曉晰)貌似來者不拒,高溫或熱情。但她又嚷嚷著說,我的思想很開放,身體卻很固執老實,你懂的。

要聊感情、聊性,說得好像輕鬆愉快,但其實大家把這件事又看得很重,讓所有人都莫名地綁手綁腳;太隨性會被批判,太矜持又沒有意思。

所以,如果做愛是一件讓身體快樂的事,我們為什麼還是有源源不絕的煩惱呢?

我知道我有性器官,但不知道身體的情感敏感帶

我們一起先回到女孩都曾經歷過的,那個混亂的青春期。

十幾歲的年紀,迎接你的不是粉紅色背景愛情故事,而是脹痛的乳房、亂無章法的青春痘,永遠搞不清楚是初經還是其他莫名液體沾惹的潮濕底褲。

曖昧不明,身體或情感都是,你處在一個急速失控的世界,而外面持續出現很多聲音;他們迫不及待想教育你,好好保護你的忠貞啊女孩,那是你身上最珍貴的東西。我感覺到就連同現在已經進入輕熟女階段的鬆姐坐在我面前,談起這段回憶,都還像是大人的身體裡住著一個驚慌失措的孩子;你發現原來舒服跟疼痛的感覺會一起發生,或者它們本質上是很像的。

但為什麼呢?她說,性教育告訴我們性器官的樣子,但沒有說要怎麼做愛、為什麼想要,如何去找到讓妳真正感到開心的姿態:「那個時候,人家會告訴你不要太主動,會吃虧;好像你對性會開始有一個評斷,覺得那不是一個『好女孩』應該做的事。但什麼是『吃虧』?表示你對它有一個預設,你想去評斷它是不是值得。」

在真正認識自己的身體之前,我們先認識了羞恥感三個字怎麼寫的。

就是這些,拖累了我們,你想愛卻不敢愛,想說卻不敢說,心火旺盛,但靈肉分離。

自我親密練習:開始去做一些,讓身體會快樂的事

於是,青春期留下的後遺症,該怎麼處理?

「這樣說好了,每件事都有三條路可以走,就是接受、改變,或離開;但你知道,『身體』這題,你只能選前面兩種。」要不是接受它,要不你去改造它,而她也是到很後來才算稍微摸透了這件事。

「像我最近有在跳舞,剛開始我會很彆扭,但一直持續下去,你會越來越能放開,你會覺得,對,這就是我的身體啊,為什麼我會不敢碰它?」拆掉曾經這個社會價值或教育套在你身上的框架,需要從回到原點開始。

她說,如果你感覺自己身為一個女生,你一直無法真正接受或欣賞自己,那你要找到一些讓你身體快樂的事,「比方說擁抱、凝望、運動......,去做一些,讓它感覺很好的事。」

這是一條漫長的路,「但隨著年紀變大,我會覺得你應該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接受你自己的樣子,而且你知道你就是很好。」不論誰曾經在你身體成長最關鍵的時刻,告訴你標準分數是什麼,你要知道你現在早有能力可以慢慢丟掉那些東西。

關係裡最難談的,一個是錢,另一個是性

當然,對於性的框架,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擺脫的事。而我們還常常需要面對的,可能是進入關係以後的溝通與磨合。

當女孩被教育成為被動的角色,我們就會習慣先配合對方,有時旁敲側擊,到頭來還是委屈了自己。鬆姐表示,關係裡啊,最難談的就是錢跟性。

舉個例子,當對方要求不要戴保險套,這時候我們可以怎麼溝通?如果在床上有些地方你不喜歡,又要怎麼和對方講?

「你可以去想的是,你覺得講了會有什麼後果嗎?那個人會怎麼樣嗎?如果你怕傷他的自尊心,那你問自己你要跟一個有玻璃心的男生在一起嗎?」

「你就是要說啊!誰在那邊演小媳婦。」我立刻感覺到鬆姐的氣場,她要嘴下不留情,表示今天有可能是因為戴不戴套委屈,明天是別的;重點是,你們之間的溝通渠道,早就已經不暢通了:「叫他去買套,不然就是褲子穿上!」

我們再聊到「性病」這題,她也沒覺得這是什麼特別敏感的事,道理都是一樣的,「譬如你有擔心,你就告訴他希望一起去篩檢;你先說,有這樣的要求跟他無關,不是不信任誰,而是你本來就有這樣的預防觀念。」

她說,熱戀期就是最好溝通的時期;有時候在一起久了你們反而不知道如何調整。回過頭來你也可以思考的是,如果這段感情你們真的可以聊這個開,不是很好嗎?合不合拍,是一回事,但能否公開地談、表示我在乎你的感受,你的想法,然後我願意為了你調整,這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至於那些覺得你這樣太主動不好的男人,要不是太自卑,要不是太自大,這種人就算了吧。」

親愛的女孩,你想做愛,是因為你想,你覺得舒服

鬆姐想說,所謂性啊,它就是一件很本能的事情。人本來就會有慾望的。所以我們要聊,當然要聊,但重點是你真正該煩惱的事情說到底不該是什麼身外之物,而是你自己。

今天你想做愛,可能是想追求肉體上的滿足,或者想跟喜歡的人建立親密感,不論何者,她說親愛的女生,做這件事是因為你想要做,你享受其中:「你知道你自己是同意的,所以它發生了,而不是任何其他的理由。你為什麼想要?因為它讓你感到很舒服啊。」

你要看到自己的慾望之上,是有力量的那個人,「重點永遠要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別人身上。」

如果把這個觀念想通了,也許很多事情也就通了。

回到面對自我接納那題,她說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老套,但我是真心覺得,健康就很漂亮:「外表怎樣身體怎樣那是天生的,但你可以做到的是,你最好的那個版本。」於是,談了那麼多糾結、複雜的情感啊慾望的,她最後飄飄然地說,其實我現在感覺自己應該追求的一個境界是,有伴也可以開心,沒伴也可以開心。人生就是要開心嘛!

性也好,身體也好,本質都是你,你很重要。

只要你最照顧自己,最對自己誠實,你會看到你本來就是最好的;她今天坐在這裡,已經是經過許多荊棘的樣子,讓我知道疑惑與焦慮都是真的,但你值得更快樂與漂亮的自己也是真的,有鬆姐在前,你還不信了她嗎。

關於性那檔事 | 你知道你在性事上,是哪一種動物的化身嗎?點我測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