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現在,在職場上大展身手的女性增加,但還沒有完全從家務重擔解放的她們總會被絆住。

女性創業要越過的兩座大山

女性創業,要越過兩座大山,第一座大山是「資金取得」,很多創投的傳統偏見是不投女性創辦人(female founders)創立的公司,Girls in Tech 的創辦人兼執行長 Adriana Gascoigne 表示:「自 2012 年起,女性創業者所募集的創業資金僅佔所有創業資金的 3%」,女性創業要越過的第二座大山是「兼顧家庭」,從世界各國到台灣,女性創辦人或女性 CEO 經常被詢問的問題就是「妳如何平衡家庭與事業?妳如何兼顧一切?」,這裡面有一種無意識的性別偏差是女性必須要兼顧家庭和工作,才能符合大多數人的期待。推薦閱讀:一位女性創業,為何人們不在乎她的野心,只在乎能否兼顧家庭

創業的每一天,都像是不會游泳的猴子,為了活下來而游泳,猴子哪有想到「我是女生還是男生」這個問題,但是,我第一次意識到我是個女性創業家,是在我第一個孩子出生後,我有了「媽媽」這個新角色。

在我 27 歲的年紀,離開大公司的舒適圈,走向了網路新創公司,我全心投入,一個新創公司的初期創辦人是需要投入很長時間的工作,創辦人的工作,很大部分你需要摸索出一條可以規模化的商業模式的道路,也就是從 0 到 1 這個關鍵的過程。

我在創業邁向第四年時懷孕,那一年公司地圖日記正經歷成功被 Groupon 併購,業務急速擴張期,公司待解決的任務和挑戰非常多,創業四年來,早已習慣每天跟時間賽跑,但孩子出生後,我面臨一個思想上的困境:「媽媽的角色無可取代」,創業需要耗費很大的精神。「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這句話就像是孫悟空頭上的緊箍咒,即使我的先生十分支持我,但我仍然無法放下我自己內心的矛盾。

我忙於工作,常常活在充滿了罪惡感和愧疚感之間,在小孩年幼時,我讓自己的頭上緊緊的戴著這個「兼顧家庭與事業」的緊箍咒,剛開始當新手媽媽的時候,沒有辦法照顧小孩的內疚,我常會忍不住覺得想自責和愧疚,「無法兼顧一切」的失落感,這個想法讓我的內心產生了巨大的矛盾,我常會問自己,是否我該選擇放棄?


圖片|作者提供

家人是我最棒的創業團隊,我和哥哥嫂嫂還有先生一起創業,我的公公婆婆在我們創業維艱的時期,幫我和先生照顧年幼的孩子,讓我們得以全力衝刺,後來,我們四個人第二次的創業,接連創立了「生活市集」、「松果購物」,創下八年內有兩間公司 IPO 的紀錄,而現在的我,隨著時間的歷練和心理的調適,我覺得我比以前更加成長,我不會再自責做的不好、做的不多、做的不夠,即使沒有人給我壓力,我卻長期給自己極大的壓力,我現在有兩個孩子,我學會接納自己的不完美,現在的我,深感自己被祝福與被愛。

我的創業和職場生涯有非常多轉折,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帶給同樣努力生活、用心付出的女性,我最想告訴你們的是,我後來是如何走出來的兩點內心的分享:


圖片|作者提供

1.將自己的人生最大化

你永遠找不到一個你要的平衡,不管是平衡家庭或事業,你要的找的是你要甚麼樣的生活,你想要一個甚麼樣的人生?你要的生活不是一個只有工作的人生,也不是一個只有家庭的人生,你要想的是「我如何把自己的人生最大化」, 從經濟學的角度就是「效用最大化」,人生是一道資源配置的選擇題——當擁有稟賦(資源、天分、財富、時間、性格、價值觀、興趣等)時,我們如何追求自己的效用最大化,這一道道選擇題就構成了我們的人生。


圖片|作者提供

2.讓你自己決定你要走多遠

這個社會對女人最大的挑戰:你需要兼顧事業和家庭。

過去我也是這樣折磨自己的,但是,我發現「我做不到」,那種內心巨大的失落感,讓我在創業路上走得非常辛苦。有一天我轉念了,女生很容易把很多家庭中「大部分」的事情都當成自已的事情。比如說當照顧孩子,女生容易覺得「我們做了該做的事情」,如果另一半照顧孩子、整理家務,我們去作照顧孩子以外的事情,那另一半是在「幫忙」,這種愧疚感很大部分是來自於傳統社會的價值觀和性別刻板印象。

人們常在無意識的時候,會問出有性別偏差的問題,有個真實小故事,一個職場上的有兩個孩子的媽媽要出差一個禮拜的時候,朋友關心的問她:「孩子誰顧?」職業婦女回答:「孩子是有爸爸的」,是的,當男性出差或有外派機會的時候,沒有人會問這個男性這個問題,因為這個社會大部分的人都假設了,男性不用煩惱這個問題,他們可以全心衝刺事業,所以,我期盼有一天,這個社會也會開始討論以及關注「成功的男性,要如何兼顧家庭與事業」。延伸閱讀:「婆婆說我若出差,會讓老公挨餓」媳婦的厭世日常

女性不論選擇是當全職媽媽或是上班族,都是人生中非常困難的選擇,生活上的壓力都是一言難盡的,現代家庭多半是雙薪家庭,不少人也都在談全職媽媽絕對是比上班辛苦百倍的工作,所以致生活中每一位認真付出的女性,感謝所有為了生活、為了愛所付出的努力。


圖片|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