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會為了得到心儀對象的關注,打造一個合對方意的自己;也有些人不做任何偽裝,一見面就坦白。

紐約上東區,一個富人的標籤詞。精緻的小店跟名牌比鄰而居,還有機會在轉角遇見名媛 Olivia Palermo 買一件兩百美金的狗毛衣。但除了名牌、明星、名媛等,直到開始網路交友後,發現原來上東區還有一項名產,離婚男子。

「明天週五中午時間有空嗎?一起吃個午飯?」手機傳來簡訊聲,是哥大商學院校友會的 Kevin 學長,去年畢業後回母校來跟學弟妹分享找工作心得,會後被學弟妹簇擁著請教各種問題,背後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已經在對衝基金管理上億美金的資金,負責全球各大科技公司(簡稱 Global TMT)的投資。換言之,Kevin 因為工作的關係,掌握美國及中國大陸新創公司跟網路巨頭的人脈,並且對他們進行投資。

但在分享會上我們並沒有交談,也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因為在聯誼會活動的前一週,我們已經在 Tinder 相遇了。感謝網路科技的發達, 以平均一個星期安排三個約會的頻率,兩個月來經歷了二十五個網路交友的見面邀約後,已經從滿懷期待轉變成老神在在。大多數的第一次見面都會選在週間的晚上,但午休時間見面吃飯倒還是頭一次。

「我週五公司有 Summer Friday,大家都中午一點下班,跟你約一點半好嗎?」我回。

「好,一點半,你說過你喜歡 Totto 系列的餐廳吧,那我們東邊 43 街的 Soba Totto 見」Kevin 簡單回覆。


圖片|來源

第一次見到 Kevin 時只有一個感覺:這男人在交友平台上的照片濾鏡也開太滿,滿到那些在眼下、眉間和嘴角的細紋通通不見。照片裡是個熱愛爬山的陽光理工男子,跟本人一比較,不能說長得不像,倒不如說老成了許多。或許在當代社會中,個人的人生歷練已無法用年齡判斷。

「我兩年多前在加州離的婚,有兩個孩子,離婚之後我就來紐約了,現在住在上東區。」上菜後,K 毫不遮掩的直接說出自己感情裡的罩門,同時也解釋了他的些許滄桑。

「現在孩子呢?」我一邊拿起雞肉串燒,雲淡風輕地問。

「孩子跟著媽媽回上海去了,二十一歲時她跟我從南京一起出國讀博士,二十二歲結的婚,沒兩年第一個孩子就出生了,再隔兩年我開始工作時,第二個孩子出生。」K 沒有情緒的交代著自己人生中那些重要的決定。

「所以他們現在一個十二歲,一個十歲?」如果照他檔案上寫的三十六歲來算。

「恩,對。」簡短的對話中,我讀不到為人父的喜悅,也讀不到如此開門見山的原因。一個曾經少年得志的跳級生,一晃十多年過去,生活除了工作賺錢,在感情世界一無所有。推薦閱讀:【鄧惠文專文】從 20 到 40,享受在愛情裡跌的跤

後來我們轉移話題,討論起紐約上州山區的楓紅,還有郊區路上會經過的景點,並約定等 K 從他的亞洲出差行回來後可以一起去賞楓。因為下午 K 還需要回辦公室,我則有一場科技從業自發舉辦的數據研討會要參加,我們便沒有多加在餐廳逗留閒聊。

離開前,簽完帳單的 K 閃過兩秒鐘的沉重神情,我還沒開口詢問,他已開口說:「所以我的情況今天也都跟你說得很清楚了,如果你能接受的話,我們再繼續見面,不行的話也沒關係。」

我才反應過來,Kevin 如此直接地把自己的過去完整交代,就是不想浪費自己的時間。都會成年人的愛情,並不是老派的速食文化,而是把醜話說在前頭,建立關係之前把自認最糟糕的條件讓對方知道。Kevin 認為自身在感情世界裡最大的缺點不是不滿 170 公分的身高,或是滄桑的面孔,反倒是失敗的婚姻經歷。

「喔!你說離過婚有小孩嗎?我不是很介意,我比較在乎人的性格,還有對自己未來的規劃。」我也不避諱地回答,畢竟剛經歷與對規劃未來想法不一致的 B 分手,也不希望再重蹈覆徹。

「規劃?這個太簡單了,我未來五年十年的計畫都能跟你說,一點都沒問題!」K 露出了今天見面後的第一個笑容,也打開了我緊閉已久的心房。

年少時,當一個讓你心動的人走進生命裡,總是會帶著未知的興奮,你並不知道對方會帶給你什麼樣的影響:會讓你成為更好的人,還是會讓你從此不相信愛情,亦或者,改變你的人生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