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實現女友開店的夢想向銀行貸款,然而這一步竟然使他落入他人的掌控,困在貧窮的陷阱裡無法逃脫。

《鏡子森林》第二季延續了第一季的報社記者故事和敘事節奏,但由八年級的新銳導演吳宗叡執導,為第二季帶來了不太一樣的風貌,最大的亮點絕對是塑造出了年輕世代的男女主角大巴(夏騰宏飾)和小未(鄭宜農飾),而且完全抓住了這個厭世世代或青年貧窮的核心本質,這讓大巴和小未的個人困境在新聞線之外更憑添了許多生活感與寫實性,相信會讓年輕觀眾更有共鳴。

在第二季的《鏡子森林》裡,每個角色的慾望目標和動機都更加明確,而全季的靈魂人物男主角大巴更是牽動每一條線的關鍵,起初他想做的事和動機其實都完全可以理解,只是他隨著慾望一步步深陷入複雜的權力漩渦,而他的年輕、一無所有和毫無選擇,都在在反映了這個青年貧窮世代內心最深刻的痛。

以貧富差距與階級議題創下同時拿下金棕櫚和奧斯卡這等罕見風光紀錄的《寄生上流》,正說明著這個世界正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富者愈富「大到不能倒」,相對的貧窮或平凡人則是被結構剝削到「根本不可能力爭上游」。(推薦閱讀:沒有惡意,但有人性!《寄生上流》電影金句:「有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


圖片|民視 提供

劇中的大巴和小未其實都是認真工作也有能力的人,但大巴只能在低薪的狀況下勉力維持溫飽,在台灣調薪不易、媒體營收不斷下滑的狀態下,大巴正在做他想做的工作,也是有才華的攝影師,但觀眾和他都完全可以理解,在可見的未來裡他絕對無法突然多賺很多錢,讓他有餘裕去支持女友小未的夢想。

小未也有著明確的生活目標與喜好,但認真工作的她完全無法支應被炒到恨天高的租金,想維持自己的小本生意如登天般困難。

在沒有任何資源的情況下,大巴為了突破困境,選擇向銀行貸款,他在賭這一把的時候,絲毫沒有意識到他正走入社會的陷阱,從此成為掌握優渥資源的金權手中的棋子。他以為他的作為能夠讓他掌握人生,殊不知他的作為反過來讓他的人生進一步落入別人的掌控——這正是青年貧窮的真相與悲哀,當你試圖做些什麼,卻因為結構的不可逆,不管什麼樣的嘗試,都可能反過來讓你再次發現結構的不可動搖跟你只能在其中扮演多麼卑微無力的角色—這才是為什麼我們的青年世代以「厭世」和「小確幸」過活,因為所有的掙扎最終都只會讓自己陷入更糟糕更絕望的狀態裡。(延伸閱讀:月光族、肥貓族、少債族!在財務象限裡,你屬於哪一族?


圖片|民視 提供

劇中的大巴為了想要守護女友小未的夢想,想要貸款資金讓她能夠開店——說真的,這點動機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而且真的不是什麼太誇張或不切實際的想法,但諷刺的就是在現行的各種制度建制底下,這麼一點小小的希望,都會變成只能用最醜惡的方式去實現。銀行得知大巴的記者身分後,刻意超貸給他後再逼他以記者所能取得的通道去當白手套,而大巴甚至在成為白手套的當下仍不自知。

不自覺捲入醜惡算計中的大巴,犯下錯誤後幾乎只能一路往下沉淪,把柄愈來愈多,但他都已經一無所有了,這種時候他選擇自私,錯了嗎?誰又在這條險惡的路上能夠拉他一把呢?隨著第二季即將進入尾聲,大巴最終到底會走向何方,不僅是大巴自己的選擇,也讓我們看到這個社會如何讓青年有強烈的相對剝奪感,大巴的遭遇值得我們思考,該怎麼直面這個階級難以翻身的社會,並提出可能的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