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在哪個國家,只要住在「天龍區」,你的外表和行頭就會成為評斷你的標準,其中柏金包,就是個上流社會的入場券。

文|Eunice

愛馬仕可以說是個奇幻旅程,你永遠也不知道在旅途中會遇到什麼,也不知道旅程什麼時候會結束。但它也不是個人人都要踏上的歷程,一路上的旅客也不是人人順遂,這篇來說說我柏金包的心路歷程,預祝大家都順利買到美包。(推薦閱讀:從時尚熟女到年輕人都瘋迷: Martin Margiela 與他的愛馬仕前衛


圖片|作者提供

心路歷程

當財富的累積、工藝的進步,演化到一個程度,富過三代的人們懂吃穿後,就有可能開始追求文化與藝術,進而影響到普羅大眾的審美觀與生活目標。

柏金包雖然是個包,但以價格、工法、商業策略來說,都已經是藝術品等級。這跟手錶、汽車同個道理,能看時間、能代步載貨,就達到錶與車的功能,但他們都有高級版的名錶、跑車,被當作珠寶般欣賞與收藏。

直白來說,這是個有錢人的遊戲,而且可能會比你想像中,還需要更多錢。

見山是山

以前的我去歐洲幾乎算是窮遊,那時候覺得「見世面」就是勇闖世界,看各地的自然風景、歷史建築,博物館可以簡單便宜打發大半天的行程,交通、住宿也是安全、方便、便宜就好。(你會喜歡:吃美食不一定要上館子!五個歐洲特色街食滿足旅人的味蕾

至於吃也就是果腹,一樣是乾淨、便宜就好,反正也是當地庶民美食,當然更不用說去研究名牌、比較款式,然後購買精品了,Longchamp 尼龍包就可以打天下,包包不就是拿來裝東西的嗎?


圖片|作者提供

見山不是山

後來生活環境逐漸改變,生活周遭的人也慢慢轉換。人生歷程到達了另一個階段後,越來越多人會因為你的外表穿著,而改變看你的角度、跟你說話的態度。

幾年前我讀到一本暢銷的回憶錄,《Primates of Park Avenue: A Memoir》,作者是 Wednesday Martin, 一位人類學家也是一位媽媽,剛從紐約市的下城區搬到上東區(相當於曼哈頓的天龍國)。

書裡講到了上流社會、貴族學校眾多的隱形規矩,其中一章就是講到柏金包是「入境隨俗」重要的一環。書名的中譯是《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耶魯人類學家的曼哈頓上東區臥底觀察》,其實就是很直搗黃龍的切中重點。(延伸閱讀:上流社會的媽媽為何需要一個柏金包?

回憶錄裡講的是否都是真的,我不能確認。但是不可否認地,當有一天你接觸到一些人,他們聚精會神地討論那些超難買到的包,並且私下興奮地分享購買訣竅時,也許你就需要選擇融入圈子,還是另謀出路了。

見山還是山

但你以為好不容易買到一個包,就一勞永逸,從此打進社交圈了嗎?不一定,你會發現難買的包不只一種,除了有基本的經典色,每隔一陣子還有爆紅的季節色,還有各式各樣的尺寸,甚至追尋稀有的材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句俗語能流傳久遠,並不是意外。

也許過了一陣子你聽到的話題會轉變,不再是最新一季特別的顏色、款式。可能變成東西太多,收納或是搬家的煩惱,或者雙面真皮的包包好重,拿久好傷肩膀,甚至有人遭遇宵小的傷心驚恐。也許有人會繼續向上攀爬,搜集更多更美的藝術品,也有人看破紅塵,改走極簡主義,更多人是維持在原本的道路上。

沒有誰對誰錯,有錢要怎麼花是每個人的自由。今天我能擁有,除了花一點時間和努力外,更多的成分是幸運誕生在個不著急吃穿的地方,也才會遇到所謂的「First World Problems」。但願有一天,我看包還是個包,能夠單純真心鑑賞藝術,也能夠隨心所欲自在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