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時期的德國,一個深愛國家的小男孩的世界觀,因為自家藏匿了猶太女孩而瓦解。男孩是如何調適成長呢?

文|Lizzy Hsu

參透了悲劇之後,也許能在其中開出一朵喜劇的花。喬喬是個二戰時期的德國小男孩,在當時每位德國男子都需要接受軍事的訓練,喬喬以這樣的德國為榮,他崇拜希特勒的英雄風采,光榮地喊著「Heil Hitler!(希特勒萬歲)」。

由於父親替德國作戰卻中途消失,喬喬成為軍中眾人嘲笑的對象,「小兔子喬喬」成了他的綽號。喬喬的煩惱不只這樁,一天,他無意中發現母親在家中牆內藏匿了一名猶太女孩艾沙,十歲德國男孩的世界天翻地覆⋯⋯。

「舉發你,我們全家都會被處死。」無奈之下喬喬只好讓艾沙繼續待著,「但你要跟我講講猶太人的一切!」,猶太人吃什麼、猶太人怎麼睡覺、猶太人頭上是不是有長角?喬喬對猶太人的一切都非常好奇,想知道是怎樣的邪惡族群,必須趕盡殺絕。(延伸閱讀:菲律賓移工:我希望我們在這裡工作,可以很安全

在戰後德國,希特勒是禁忌的關鍵字。一幕,蓋世太保正對喬喬的家進行搜索,一次次的納粹行禮,覆誦「Heil Hitler!」高達五十次,還原緊張的場景,增添了幽默。每一次的行禮,都諷刺納粹體制的獨裁與荒謬;每一次的行禮,都劃破電影院中的寧靜,將禁忌打破。

「我遇到了猶太人也分辨不出來。」民族之間的糾結,亦是小男孩內心的糾結,眼前這位大眼,個性剛毅分明的女孩,為什麼是必須趕盡殺絕的對象? 電影中有段配樂歌名〈I don’t wanna grow up〉,彷彿拒絕長大,就不必面對自己長期以來的信仰被推翻;又或是說,長大本身就是破壞的過程,是創造前注定伴隨的毀滅。苦澀的二戰逼著男孩去品嚐痛苦、失去、仇恨、歧視,卻也迫使他磨亮一雙能辨識正義、平等、自由、包容的清澈眼睛。


圖片|來源

每一幕場景都在模糊悲劇與喜劇的界線,用純真的眼光看納粹、談成長。史嘉蕾喬韓森憑藉本片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她在劇中飾演喬喬的母親,她貌似無可救藥的樂觀少婦,實則為扛下亂世的烈士。透過天真浪漫的話語,擺渡這些戰火下的孩子,扶正他們生存的意義。身處逃亡之中,她仍替艾沙描繪成為女人的美好,讓愛沙能相信終有離開閣樓,走入生活的一天。「戰爭結束後,當回那個天真的小男孩,開心的時候就跳舞」,這是她對喬喬的期勉,她深知兒子不是納粹,只是一個很喜歡納粹標誌的十歲小男孩,僅此而已。

世界大戰煙硝四起,於是反戰思想應運而生。幾十年過後,仍可見衝突,仍有戰爭,但反抗的力量從未投降。蘇丹政變,國際發起連署要聯合國啟動調查;香港反送中越演越烈,各國媒體仍無畏懼蜂擁而至。有無數良知站出來,站在手無寸鐵的那一方。值得一提,片中隱諱地描述軍官之間的同志情感,在當年喜歡上同性是不可饒恕的,放眼今日,全球卻已經有約莫三十國同婚合法化。

沒有一次到位的革命,但每一次的進步都難能可貴;沒有無意義的走上街頭,每個勇於站在陽光下的大家,都是革命家。(推薦閱讀:明天不會更好,除非今天先變好

也許速度緩慢路途迂迴,但世界一直在變好。我懷抱希望地走出電影院。

有沒有一部電影、電視劇讓你念念不忘?你期待能夠向他人分享自己的觀點嗎?歡迎投稿到擲地有聲

【當期徵稿:投稿那些電影教會你的愛情】
在你心目中,有哪部愛情電影是永遠的經典?那部電影教會你的可能是愛情的甜美、可能是遺憾,也可能是思念。邀請你,書寫電影與愛情的交手,以下徵稿資訊:

  1. 影評募集,內容可包含那部電影帶給你的成長
  2. 投稿至 [email protected],在信件標題寫下【投稿至那些電影教會我的愛情,我是 ___(你的筆名) 】。(若未註明此標題,我們將無法在茫茫信海中看見你,投稿者將無法收到回覆唷)
  3. 以夾帶檔案附上你的文稿,文稿首段務必附上希望刊登的姓名,檔案請採用 microsoft word 或 google document。(歡迎同時附上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