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閒著沒事幹,卻什麼事都丟給新人去做;因為受傷而住院,卻被嘲諷是「想休息才裝病」⋯⋯。

黑色的影劇世界——「暴力」的壟斷利益集團

「最小的!你是藝人嗎?居然敢一起吃飯?」

「某個ㄚ頭不想混了,居然抓組長的語病!」

「那個工作人員○○啊,休息的時候居然睡在床上欸,瘋了嗎?」

「我熬夜的話,你也得熬夜才行。」

「喂,你的傳聞已經傳開了,我會讓你連踏都踏不進業界的。」

我在 Kakaotalk 上開設了一個「靠北電視圈 119」的公開聊天室,目的是為了讓在業界被刁難的人可以匿名提出,我自己也想聽到現場各種聲音,所以參與了對話。

「靠北電視圈 119」反應熱烈,創立沒多久,聊天室成員就已達最大人數上限一千人。訊息數量隨時都是滿滿的「999+」,這股熱潮一直延續到「電視工作人員工會」創立,可見大家對圈內各種刁難情境的積怨有多深。(延伸閱讀:韓劇幕後:電視拍攝的現場,就是凌虐女性的現場

「有種重新回到部隊的感覺。」

這是韓光哥在生前曾對一位工作人員說過的話,到底現場有多狠毒才會被拿來跟部隊比較啊。

哥哥過世後,為了查明死因而打開手機記錄來看。導演組聊天室裡充斥著的謾罵只是冰山一角,手機中留有哥哥與導演組主管的對話錄音檔,導演組主管說出「讓你再也踏不進這個業界」這種話威脅哥哥,接連不斷的高聲喝斥及污辱,足足吼了一個多小時。哥哥只能反覆說著數十次「對不起」。

逼著自己聽了兩次之後,我再也沒辦法重聽第三次。暴力字眼一個個太清晰,無法從腦海中抹去。

親身經歷過業界的暴力文化後,在各方面真的產生許多苦惱,但有一位同事說了這樣的話:

「你不想在這裡工作了嗎?就當個旁觀者就好,不要太敏感全都往心裡去。」

拍攝現場如殺人般的勞動強度,讓工作者們習慣了粗暴且偏激的態度,再加上學徒制文化的影響,使得整個組織變得極為軍事化。

在威權導向的職場文化中,勞工的基本人權被侵害,變成一種理所當然。忍受不了這種暴力的人,會被當成脆弱的適應不良者。反而,故意裝得一臉凶神惡煞,一天到晚辱罵同事和下屬的人,會被視為是有能力的。

放任「本來就都是這樣」的合理化以及對暴力行徑的麻木,如此不公不義的氛圍,在拍攝現場不斷蔓延。


暴力猖獗的拍攝現場。圖片|한여정

「我們只是道具而已。」

時代改變了,如今,軍隊的管理,都比拍攝現場還更人性化。雖然韓光哥過世後出現許多反省的聲音,但改變的步伐十分緩慢,到現在都還是會收到許多關於言語暴力的舉報。

有人說過:「到了現場,會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 2018 年還是 1950 年。」

從位於金字塔頂端的導演開始,每往下一層,就演變為更嚴重的辱罵與刁難,這已經成了連續劇工作現場的日常。

製作公司的心態也是個問題,如果有人疲憊不堪了,就會被當成「用過的免洗餐具」一樣丟棄。

管理者對工作人員們的認知也到了嚴重偏差的地步,不假思索地就說出「他們處在一個很好的工作環境裡,還可以看到藝人」這種話。

對管理者們來說,工作人員不是勞工、也不是同事。因為是自己找上門的,所以只是用力使喚也沒關係的零件罷了。(推薦閱讀:致台灣觀眾:韓劇幕後,有很多你看不見的職場暴力

工作人員的處境,有時可能比道具還不如。

甚至,工作現場還存在著「菜鳥就是該死」的惡例。

舉例來說,要搬移某些器具時,即使可以一起搬,也一定只會叫菜鳥去搬的潛規則。

看韓光哥的記錄發現,在他獨自搬巴士上的行李時,主管級 PD 們就只是旁觀閒聊。

我想,這就是為了把哥哥洗腦成奴隸的過程吧。只不過是地位比韓光哥稍微高一點的主管,就會說出「我熬夜的話,你也得熬夜才行」這種話來,即使明明沒事,也會叫屬下待命,或指派完全不相關的工作。

受傷住院時,就一定會聽到「想休息才裝病」的指責。拍攝現場發生的各種惡言穢語,和連續劇中的優美台詞完全相反,劇裡的一切美好,竟是用攝影機後面的暴力行為以及百般刁難所堆砌出來的。

被欺壓的一方,想反抗?作夢吧,門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