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劉柏君,今年 3 月,大家熟知她是台灣第一位棒球女主審,其實她現在更是努力在推廣女子棒球。她很堅信,台灣人是有能力,將 NGO 的能量推廣到世界。

劉柏君今年 3 月剛登上聯合國紐約總部。

「我們都知道,一位女性要取得領導職位上有多麼困難,我們不僅要好,還被要求比其他人更好。」

這是她在聯合國紐約總部上的演講,直指女性困境。她成為台灣第一人,獲頒國際奧會女性與運動獎世界獎座,被聯合國肯定她在女性運動領域的努力,還在訪談中告訴媒體,台灣人可以回饋這個世界。接著劉柏君又馬不停蹄地,投身在自己的多重志業上,到各地各大棒球比賽擔任主審、又出書又演講倡議、推廣女子棒球、舉辦棒球營,在勵馨基金會新北物資中心協助個案。

也許大家對她的印象還只停留在靈媒,或者是台灣第一位棒球女主審,但名號之於劉柏君,好似沒那麼重要,她總是默默做著自己想做的:推廣棒球、支持女性運動培力,於是哪裡有機會、有資源,就往哪裡鑽,這次在第四屆世界婦女庇護安置大會,也是。

專訪前,劉柏君才剛與性別倡議者 Eve Ensler、聯合國基金會的人交流,哪些可以互相幫助的,彼此分享。她驕傲地說,世界跟台灣在做的事情很接近啊:「其實台灣的 NGO 能量很強。台灣人不管對公益、公義都非常熱情,很願意參與社會。」(延伸閱讀:專訪 Eve Ensler:「父親強暴了我,而我從未等到他的道歉」

以前的劉柏君,安靜且堅定地做事,但現在,不能只是默默地做了,她很堅信,自己越是用力發聲,就能鼓舞更多女孩,參與自己喜歡的運動。

我們有職棒,職棒裡沒有女性

1992 年,劉柏君因為女孩子的身份,被老師阻止打棒球,那一年她 13 歲;2008 年,她克服眾多棒球界的性別歧視,成為台灣第一位全國性賽事執法女主審;到了 2018 年,她入選為富比士雜誌國際體壇最具影響力女性。劉柏君不斷在開創先例,挑戰棒球界性別禁忌 ,為女孩子衝出一條更寬更深的體壇道路,她放眼世界,有正向改變,卻也仍然存在巨大隱憂——工作權。

「棒球有職棒(編按:中華職棒),女生咧?去年世界盃女子棒球賽,台灣奪下世界第二,但是基本上選手們都沒辦法有固定職業。」她不解:「在台灣,你要她們以什麼維生?」

棒球選手必須在餬口與技能培養之間掙扎,女性選手更甚,回到整個大環境,還是因為對女孩打棒球這件事不夠認識。基礎女子選手從培力到推廣,各個方面需兼顧,要讓大眾知道:男生會打棒球,女生也該能打棒球,當知道這件事情很正常,越來越多人關注,就會開始注重女性選手權益。

「美國 1972 年有 Title 9 法案(編按:教育修正案第九條),當政府補助運動項目時,不得因性別而有所不同,比方說補助學校運動經費,用在女子身上的錢要和男子一樣。」法案通過時,大眾譁然,問女生哪有在運動?可是上行下效,一旦上層給予女孩機會,大家可以看見,美國不管是職業或女性運動,都有亮麗的成績單。

劉柏君擺手說:「所以沒有什麼『女生不需要』,是你沒有創造友善的環境。」她相信,當社會願意給予機會,便會有更多的女性投身運動。

回到台灣,劉柏君眼裡有很多的冀望與懇求:「不管是培養優秀體育選手,將台灣展現給世界看,或像參加體育活動,拿下獎項,讓國際看見⋯⋯其實運動是很好的,運動是可以超越政治的。」台灣因政治而外交受挫,然而她相信,運動會是另一種方式,突破台灣目前的困境。

我在做的事,不是為了幫台灣拿獎牌

綜觀台灣體壇,劉柏君是有些無奈的:「我們的體育比較獎牌導向,希望能有成績。當然得到獎牌,是件歡欣鼓舞的事情。但體育的本質,是為了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健康的人。」

她常開玩笑說,衛福部該要補助這些錢,因為運動讓人更健康,就不會過度使用健保。玩笑背後,卻也是事實,運動所帶來的好處,不只身體健康,更有心理變化,包括成就動機、團隊合作⋯⋯難以在課本上學習到的,運動中可以實踐。

她曾與總統蔡英文直言,運動項目絕對需要政府來支持,並用長遠計畫思考,不能僅靠志工執行,或者讓民間與國外資源聯繫:「我一直很困惑,為什麼都是 AIT 和 UN 在找我們做,會覺得蠻無奈的。在台灣找贊助,我很挫折。大家喜歡少棒,一贊助就是辦比賽。但鼓勵孩子運動,不只有比賽,還要包含運動防護、要唸書、要改變觀念。」

打開台灣體育班行程表,除了打球還是打球,每年都有棒球季、每月都有棒球比賽,卻缺少對普通教育的重視,不僅高風險,也對選手個人的生涯感到可惜。運動在台灣,如同一場賭注,拿時間賭,成了便台灣之光,輸了便很可能被迫另擇他路。

她更尤其強調女性選手:「所以我覺得我在做的事情,不是在幫台灣拿到獎牌,而是鼓勵更多的女孩發展運動。」

有個女孩跟我說,她想當裁判

在職場上,女性往往會有輕看自己的狀況,劉柏君點出,在棒球界亦是,所以女性模範存在極為很重要。

過去,我們對棒球界裡只有男性身影,沒有女性存在而感到正常,於是當一個女孩子想要打棒球時,往往會被以「沒有女生在打棒球」的理由打發,正如 13 歲那年劉柏君聽到的話。為什麼我們會需要女性模範?她的存在,會讓更多女孩知道,以性別為名的限制,並不正常,問題就在那裡。而有了前例,更多女孩就會有勇氣做選擇、突破難關,她們會知道,原來女孩都能做到。

然而大家把自己當成女性模範,劉柏君講起來有些彆扭和不好意思。我說看到以前你在採訪裡,談到這件事都有些拘謹,她笑著擺手:「以前會覺得,哎呀,只是自己喜歡,不要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就是:『呃,我只是喜歡棒球而已,你們不要把我推出來』這幾年我發現,自己是真的鼓勵到孩子,就決定我要站出來。」

幾年前,她在十二強戰練習賽擔任主審,當時國際棒壘特別做了一支影片訪談。一位日本女壘球選手看到影片後,透過臉書聯繫劉柏君,「她說想要成為跟我一樣的棒球裁判。我跟她說,你一定做得到。」並且向女孩表示願意給予裝備幫助。

這位女孩叫佐藤加奈。2017 年,她與劉柏君一起在亞洲盃執法,2018 年一起在世界盃執法。

每一場執法賽事上,劉柏君的存在,對女孩來說都是一種鼓舞。某一年在釜山的世界盃執法,站完主審後,印度全隊的女孩子擁抱住劉柏君;以及在 10 月的亞洲盃賽上,斯里蘭卡的球員、教練還特別跑去找她合照。

「如果在場上願意尊重女性專業,對女性的刻板印象,一定能有改變。而這些都是潛移默化的,不是貼個標語對他說:去尊重女性。」她笑:「我原本以為我只是喜歡棒球,後來才知道,原來我站在那邊,也可以幫助女性。」

信念就像燈塔,能推動一個人前進

劉柏君相信運動可以激發人動力,對女孩如此,對個案亦是。

現在,劉柏君在勵馨基金會新北物資中心協助個案。她說,來到勵馨的案主們,都已是千瘡百孔,即便給予再多機會去面對傷口,還是很能讓案主相信,自己能過更好的人生、值得被好好對待,「因為她的生命經歷實在太苦了。」

所以她相信比起給予物資與協助,更為重要的是找到人的動力、活下去的動機,相信自己可以幸福、改善生活。她表示:「我認為這些動力,就是從運動來的。」

「當人有信念在那裡,就像一座燈塔。你會知道辛苦只是過程,都會過去。就像案主,或許遭遇性侵、家暴,若讓他相信自己是有希望的時候,會更有力量。我不是說經歷的事情就不存在,痛苦依舊會在,負面情緒依舊在,但是至少她有動力。」

信念之於劉柏君,是屹立不搖,能夠遙望,亦能抵達的終點 。運動的價值,她看得比誰都還透徹,於是過去選擇默默推進,現在她期盼眾聲喧嘩,因為該讓人知道的,就不該沈默。

成為台灣第一位棒球女主審、作為台灣女性運動權益的推手,她知道,她不會是唯一一個。

編輯後記

我們在聊女性模範時,劉柏君告訴我,她小時候的 Role model 是釋昭慧法師。

「在台灣文化裡,尤其是作為比丘尼,她主張廢除八敬法,完完全全打破我對性別的刻板印象。」她滿是佩服說著。

「我看到她那麼勇敢,為她覺得公義的事情發聲,我曾跟昭慧法師說,看到她過去挺身而出,才真正感覺到『大丈夫』三個字,只得是你的行為,而非性別。」(延伸閱讀:主持同志佛化婚禮,專訪釋昭慧:我的女性主義啟蒙,是佛陀教我的

我想像兩個敢言的人,談性別,談女權,是從不畏站在浪尖上,而在未來,或許我們可以看到更多的女性,做著自己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