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從爸媽的教育方針,順著社會的價值觀,久而久之便不會為了自己做決定。人生這條路要怎麼選?

文 |Youi

經營部落格半年了,但好像還沒跟你聊過我為什麼開始 Blogging?

一直都愛寫字的我(可能是寫日記的流水帳,或是照片旁附上一串多愁善感的話),未曾想過有天會以寫字為業。

以前的我不愛讀書,只看特定對我有幫助的書。學生時期成績也是一般般,不想著出頭也不敢吊車尾。從國小開始,父母認為我對設計有天份,就整條人生鍊都跟設計形影不離。當時我並不知道,被動的接受一切安排的人生會是什麼模樣。寫字賺錢?這選項完全不可能出現在亞洲人的「十大有前(錢)途職業」的清單裡。

其實沒有人是喜好「不分明」的,只有自己敢不敢做選擇的區別。跟自己的慾望拉扯總需要一段時間,回首看日記,原來我從十八歲起就在想我未來要(能)做什麼。而過了十年,我才真正做了決定並開始行動。(延伸閱讀:給迷惘的你:用這張圖表,找到你的興趣與專長


圖片|來源

不要怪父母支配你的人生,是你沒有為自己發聲

大家應該都知道,「社會的教育體制」與「父母的期盼」能夠讓你變成另一個人,或著誤以為那個人就是真實的自己,更糟的是,你可能正在試著說服自己「成為」那個人。

我就是後者最好的鐵證。我喜歡畫畫,但打從家人送我去畫畫的補習班起,我對藝術的熱忱就遞減了。抹滅熱忱的不是父母,而是這個社會體制:充滿框架、制式化的教育。

我很抱歉自己曾經責備父母的過度管束,父母沒有錯,他們竭盡心力依照他們「過往的人生經歷」來試圖給予我們最好的照顧。(同場加映:為了滿足社會期待,我們如何一步步遠離「愛自己」

高中畢業前夕,我沒有拒絕父母對我的建議,去唸了私立大學的媒體設計學系。期間曾經要求轉系,卻被父母安撫了下來:「再試試看一年吧。」

很快的,我大四了,密集的使用電腦使我有了職業傷害,嚴重的時候甚至頭痛暈眩、視線變得一片白。我同時也領會到當設計師並不能讓我賺到我理想中的、足夠多的錢,至少在賠上自己的健康以前是很難辦到的(當然我只是個案,世界上很多設計師都有著很不錯的收入、健康的身體以及工作生活的平衡)。

媽媽帶我去看了數間國術館,但都沒有任何成效。我幾經想放棄,直到有一個師傅徹底的調整了我的脊椎,要我每天做康復的練習、用正確的姿勢走路、用電腦。那時候問題總算短暫的解決了,我雖然滿心歡喜,但心知肚明我不想再做跟電腦有關的工作。「我一定得轉行,然後做一份不要一直用電腦的工作。」我默默在心裡念著,但仍毫無頭緒。

從那時起,我就一直在試圖闢出人生的另一條路。後來我發現了,要能做不跟電腦有關的工作比登天還難,因為我所有能賺錢的技能都跟電腦綁在一起。

唸完大學之後,我理所當然進了公司繼續做設計相關的工作。後來離職出國深造念研所也是選了設計。但這次不一樣,我出國不是為了寫出更漂亮的履歷,而是為了「找自己」。

念設計是我最快能出走的一枚旗子,離開家鄉——是我第一次為自己做的最大的決定。

這一走就是兩年。我錯過了很多好朋友的婚禮、跟家人出國的機會,甚至失去了最愛的小鳥,雖然有伴侶的陪伴,那些「錯過」仍讓初到海外、重情感的我非常煎熬,但也很快的,那些情緒漸漸變得麻痺。

「或許所有的錯過都是命中注定。」這是我的選擇,而每個選擇都有利有弊,十全十美並不是人生的本質,而那些失去與擁有都是生命的養分。

我將自己埋進設計系一貫有的作業堆裡,由於出國不是因為熱衷設計,所以我在念研所的兩年間都不斷的在思考接下來要走的路(且做作業時也不以創造優質作品集以方便未來好找工作為目的,我不斷用作品說了好多自己的故事,同時完成一些未了的心願,做了許多藝術、實驗性質的、與商業無關的作品。當時連教授都為我的未來感到擔憂)。

時間咻一下的過了,畢業後隨即搬到紐約,第一次嘗試跟伴侶同居並展開新生活。七月初,美國紐約的凌晨三點鐘,我正焦頭爛額的想著未來的工作走向(沒錯!我還在想,從十八歲就開始想還是找不到答案的人生大哉問),在無意間找到了一個部落格的課程,立刻就傳訊息請媽媽從我在台灣的戶頭裡匯款報名。

那是我第一次很堅定的跟父母表明我對職涯的期盼。落落長的訊息,換來意外的鼓勵:「只要你想做的就去做,媽媽支持你!反正你已經有一技之長了,我不擔心。」

兩年的分開可以改變許多事,其中一件事就是讓父母學會放手、寬心與建立信任。她的支持,令我想起了曾經責怪她「過度干涉」我人生的選擇,卻沒想過其實是因為一直沒有勇氣為自己發聲、替自己做決定所造成的結果。

做能讓你看到「你想見」的未來的職業

那是堂價格不菲的課程,初期我甚至不敢跟伴侶或任何朋友提及自己買了那堂課。一個月後,在默默耕耘以及老師的鼓勵之下,我正式公開了部落格。每天莫名勤奮地寫文章,也多次嘗試投稿到女人迷,從經過幾次的失敗到終於獲得編輯對文章的青睞,終於有機會能在這裡與你們說話。

寫文字賺錢,是目前我可以做的、非常有發展性、且是任何一個職業都能做的事業。無論是工程師、理財規劃師、設計師、教育家、體育選手、公務員,你都有可以分享的故事。而文字是歷久不衰的,我不用靠想像來決定它在未來的趨勢走向,當閉上眼睛,我開始可以「看見」我未來的理想生活情境。

那種對自己的職涯充滿不確定、困惑的感覺驟然消失,而那「深信一件事情」的重量,是即使遭遇了各種挫折也不會被輕易動搖。

現在我可以果斷地說,找到你想做的職業並不難。當你閉上眼睛,用你現在的生活畫面去想像你十年後的未來,若你目前所看見的畫面不是你想要的,或你無法看出什麼能「讓你興奮」的事,或許你該重新思考你的職涯。


圖片|來源

部落格不只是寫字的地方,而是專屬自己的造夢時區

部落格是一種自媒體,跟在 Youtuber、Instagram 當網紅一樣,只是你的主力不是做出漂亮的圖或影片,而是為自己與大家寫字。或許你對寫字賺錢的概念只停留在業配文,或者賺廣告費,但它其實就跟其他自媒體一樣:有著無限的商機潛能。

部落格對我來說不僅是與人的連結、充實自我、讓心靈修行的地方,更是我的「事業」。

在美國的這段當自由工作者的期間,我研究了許多歐美厲害的部落客(經常是月收入十萬美金起跳),包含了他們經營的方法,或是整個部落格系統運作的模式。若你把部落格當事業來看,它真的不只是一個「寫字的地方」,而是一個專屬於自己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裡有無限的可能,你能在裡面跟自己說悄悄話、發表創作與想法、販售自己的產品、結交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開工作坊等等,它不分時區,你不必在裡面擔心會不會落後別人。

部落格可以只是一個寫日記的地方,它也同時能是一間公司。一間不用跟政府記名、不用花巨額的成本開實體的店面小舖,可以隨時移動、擴充或縮減人力的公司。(當然若你的事業變大了,登記成正式公司能替你節省開銷、帶來更多法律保障。)

對我來說,經營部落格就像在扶養小孩(或任何有生命的形體),當你慢慢的點滴灌溉、學習如何照顧,它就能以你想要的面貌慢慢成長茁壯,它可以做你在旅行時最強的經濟後盾,隨著你走到天涯海角。

這是我對部落格的期許與認知。我很享受這個專屬於我的時光,偶爾還有你們的陪伴。

要花多少年才能為自己的職涯做「正確」的決定?

在公布答案之前,得先定義何為「正確」。

那個正確,取決於你是否重視自己的直覺,而要能做到重視直覺,你必須要能「感受」它,我們必須喚醒你那顆沈睡、被大腦馴服多年的心。

人類一直以來都是群居動物,我們害怕失去夥伴,想融入社會避免特立獨行;我們想做到父母對我們的期盼,不讓愛我們的人失望。因此大腦聽見了我們的訴求,並幫助我們做每一個「具有邏輯」的決策。

然而,那些都是所謂「常理」的決定。你重視了這個世界運作的規則,那你曾尊重過你的心聲嗎?

你的情緒會是直接表明「正確的決定」的第一個管道,要懂的聆聽情緒並回應它(而這些事往往都會跟原有的認知產生衝突),若在第一時間壓抑了它並選擇用大腦來做決定,那個「正確」就會一次次地遠離你。(你會喜歡:找理想工作,就像找對的人:別人的理想型,不見得適合你

要能夠做出正確的決定,先問自己是否通過這些測試:

  • 當你談到那份工作時眼裡會有光,充滿興奮與期待的想躍躍欲試,不管有多難實行。

  • 你能大聲的跟你的朋友、家人分享你的工作,不管遇到多少挫折都為之驕傲。

  • 你能從那份工作快速地看到未來的藍圖,而不是充滿模糊、猜測與不確定。

關於「到底要花多少年才能為自己的職涯做出正確的決定」的答案就是取決於你有多快開始認真聆聽自己的心聲、可以感受得到自己對每個決策背後當下的情緒,並選擇讓你感到「興奮」的選項。

雖然我花了十年才找到這個正確的決定,有的人卻一直都在做正確的決定。其實,所謂的正確就是符合你的心聲的每個決定,即使你下一個階段又變換了不同的方向,每一個過往都仍是塑造成現在的你的重要基石。最後,希望我們都不要讓理想被埋沒,因為那就像氧氣一般每分每秒都驅動著我們的身體與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