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雷的他被稱讚,幫他擦屁股的我卻甚麼也沒得到!與其幫助他人導致心理不平衡,不如以自己為重還來得快活!

文|石原加受子

有位男士非常在意自己部門裡的一位同事。

那位同事自認「工作能力強」的這一點也讓他看不順眼。在他眼裡,怎麼看也不覺得那位同事做事有高品質,然而他卻老是對人大發豪語,言行舉止彷彿自己是對實在沒禮貌的同事感到生氣重要的人物。

這位男士不僅不喜歡同事自我評價過高這一點,同時對既要協助他做不好的部分,還要幫他解圍,而他卻遲鈍到毫無自知之明這點也感到很生氣。既然是團隊的一分子,同事的處理能力低落自然也會波及到他,因此不可能就這樣置之不理。

最近,有關一件共同推動的案子,同事完全沒來找他討論,因此讓他很擔心案子的進展情況。在他原本的計畫中,應該已經做完 D 的部分,否則會無法在期限前完成。

然而,他向同事詢問的結果,同事竟告訴他才做到 B 的一半。

「怎麼不早點找我商量!每次都這樣拖,到頭來還不是我要補救!」

他很想這樣告訴同事,但還是把話吞回肚裡,按捺住情緒如此答道:

「現在還沒有完成 D 的話會來不及,總之動作要快一點!」

同時心想「這次八成又要我幫忙吧?」,心裡夾雜著憤怒、心死的情緒,真是五味雜陳。後來他總算趕回進度,心情如釋重負,沒想到卻聽見一旁的主管如此慰勞那位同事:

「這次也是因為你的努力才能進展順利喔。」

面對主管的慰勞,同事以一副全是自己的功勞的態度應答,完全不提他出手相助的事,令他十分憤慨。(你會喜歡:習慣當好人?諮商專家:這不是美德,而是種心理病


圖片|來源

無法預料對方的態度

  • 明明是出於好心幫忙

像他那樣出於好心的行為或為別人著想的行為,非但得不到回報反而還會招人反感、怨恨的情況並不在少數。

「那麼,意思是不要熱心待人比較好嗎?」相信有人會有這樣的疑問。

不過在這個案例中,他的個性親不親切並非問題所在。我也不是要討論「他好、同事不好」的問題。

如果我們把這個問題當作是他的問題來看,會發現他誤判情勢而出手相助才是問題所在。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報。

  • 照這樣繼續下去會發生什麼情況?

在這個案例中,同事的工作本來就應當由同事負責完成。即使結果不好,也是同事的責任。

如果單就整體工作順利進行這一點來談,乍看會覺得他的行為是好的。

但是,這是「見樹不見林」。只執著於讓工作順利完成,欠缺「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會怎樣發展」的先見之明。他和同事的關係今後還要繼續。從幫忙這方的角度來看,也許會認為:「畢竟我幫了忙,同事也占了便宜,他應當感謝我」。

在工作的實務面上,同事確實占了便宜。可是,這就好比父母老是幫小孩做功課,得了一百分、在班上排名第一的情況。

他不斷代替同事做他的工作,使得同事得以免負責任。即使同事未履行自己的責任,工作照樣能夠順利完成,因而沒有機會認識到自己的責任,也沒有機會承擔那份責任。

連同事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占得便宜的代價將是逐漸失去「自信」和「自尊心」。若以得失來衡量的話,損失尤其會顯現在這個部分。

而剝奪同事認清自己的能力、反省的機會的人,正是他自己。我猜想同事之所以不感謝他的幫忙,而有前述那樣的心情,應該就是因為感覺到這一點吧。

「對你好還要被你怨恨,怎堪忍受!」

確實是如此。

即便再怎麼古道熱腸的行為,若是不具備預測未來的能力,反而會自掘墳墓。這種情況不在少數。


圖片|來源

  • 無法看透是自己「多管閒事」的原因

在這個案例中,是他自己越界到同事的職掌範圍。

這是因為他無法分清楚自己和對方的「責任範圍」。而且,他又沒有接到來自同事「希望你能幫我」的「請託」。是他擅自入侵同事的工作領域,並且擅自動手處理。

換句話說,就是多管閒事。

這種時候如果用頭腦思考,很多人會說:「要在日常中清楚分辨這一點很難」。

是啊。我能理解,用頭腦思考的話,反而會愈想愈糊塗。

不過,其實非常簡單。

就是「感知當下」。以自己的「感知方式」為標準!

自己的感知方式中「充斥著種種訊息」。

許多人都忽視善用感知方式的方法。

愈以他者為中心、試圖遷就他人,也許愈會抑制自己的感知方式。

然而,抑制自己的感知方式就等於「忽視自己的感受」。愈是忽視自己的感受就愈會無視自己的內心,因此當然會在情感上留下疙瘩,愈來愈痛苦。(延伸閱讀:習慣當好人?諮商專家:這不是美德,而是種心理病

如果把情緒看作是必須克制之物的話,大概就不會知道要如何善用自己的感知方式吧。

情緒的感知方式是「重視自己的內心、愛自己」必不可少的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