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在幫朋友做子宮能量療癒時,進入一個巨大的子宮場域,某個類似女性集體意識的能量場,承載著女性歷史中受到的苦難、傷痛與黑暗面。

文|Yoyo

我個人對於墮胎議題原本沒什麼看法或評論,因為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不是外界可以完全明白或評斷的。而這一陣子有人提出反墮胎的所謂「心跳公投法案」,支持者強調胎兒生命很重要,甚至有人以宗教為理由,提出「嬰靈」的怨念說,試圖使女性恐懼或感到罪惡感。(延伸閱讀:美國阿拉巴馬州:「就算被強暴,妳也不該墮胎」人工流產禁令,正式上路


圖片|來源

這倒是讓我想起,曾經幫一位朋友做過子宮能量療癒的故事。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方式,就只是運用雙手的能量引導,協助對方腹部與子宮的「氣」再次流動起來。朋友下半身原本容易發冷,做完之後她覺有暖和許多,腹部的能量也再次流動起來。

我也同時運用冥想的方式,連結朋友的子宮,與之對話溝通。這也不是什麼玄妙的事情,人體細胞與器官的運作也是一個奧妙的生命現象,會回應外界的各種情況與主人的情緒,例如我們遇到一位喜歡的人,可能會心臟跳得很快,遇到一位厭惡或害怕的人,則可能覺得胃部瞬間收縮起來等等。

而我當時冥想的方式,是將對方的子宮視之為美麗的生命體,她住在朋友的體內,會受到主人的生活作息影響,也會感受到主人的心情變化,也會配合與影響主人的身體運作。

當我協助著子宮的氣場流動時,感受到子宮表示想要告訴朋友什麼,然後我心裡浮現這段話:

「有時候可能因為一些因素流產了,或是沒有成功孕育,或是胎死在腹中,也請不用悲傷,將需要調整的部分調整(例如調整生活作息、做好養育小孩的準備計畫等等),再排出下一個卵子繼續播種就是了(笑)。失去與再生,也是生命的過程之一。」

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只是如實轉告朋友上述內容,結果當時還未結婚的朋友表示她曾經流過產,一直都很放不下。我並沒有很驚訝,因為在冥想的畫面中,我也有看到一位披頭散髮的憔悴女人,她自稱為「哭泣之女」。這位女性帶領我去到一個陰暗的空間,四周有類似肌肉組織的暗紅色牆壁,我自己覺得有點像是身處於一個巨大的子宮環境。

在這個空間裡,還有著其他各式各樣的女性,有年老的、年輕的、長髮的、短髮的,但都看起來很虛弱、無力、憔悴、悲傷,也有些人全身傷痕累累。我在心裡被告知說,這裡是某個類似女性集體意識的能量場,承載著女性歷史中受到的苦難、傷痛與黑暗面。


圖片|來源

這個空間裡的女性,有些有親密關係的議題、有些曾經遭受過性或身體上的暴力、有些是被父權主義所打壓、還有一些是遭受生產孩子的痛苦或傷害、曾經流產或墮胎過。

所以我在那裡幫忙清理環境並升起一個營火,讓空間變得比較明亮和溫暖,也讓女性們可以來取用火種,放入自己的子宮,讓自己的子宮再次恢復力量與生命力,也放下與其他女性鬥爭或互相傷害的傷痛。

結束的時候,我以祈禱的方式,請求大地之母與我們重新連結,並協助女性重拾女神的尊嚴與自我價值感,也為我們宣告放下女性過去與未來、現在與此刻的所有傷痛、悲傷與苦難。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奇怪,只是幫朋友做個子宮療癒,怎麼會看到那麼多?其實我一向都是以當下的靈感來做能量療癒,有時沒有看到什麼,有時則會有些畫面自發性地跑出來,並不是每次都會看到那麼多。

但後來想一想,我們本來就是女性,個人意識與所有的女性意識自然會連在一起或互相影響,不管是以有形或無形的方式。因此個人的療癒,也會協助到集體意識的療癒。

在這次的子宮療癒經驗中,我沒有看到什麼嬰靈,只有看到女性的悲傷與苦痛。

因此我認為,與其在那邊爭論墮不墮胎或胎兒的生命重不重要,還不如多協助女性意識重拾力量和自我價值感,從過往社會與歷史對女性的打壓與傷痛釋放出來;換句話說,只有當女性的個體意識與集體意識療癒了,人們才有可能擁有更多的愛與力量,才會更懂得怎麼建立一個穩固美好的家庭與親密關係,才有機會孕育並培養出更多健康幸福的下一代。